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情欲超市

情欲超市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情欲超市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情欲超市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Passion supermarket
美姐侮辱筹划 第一章性奴之夜

走下电车向家走去的半途,白都美沙子有了尿意。美姐凌辱计划,

这时候候从大学返来,可能在演习高尔夫球之後,和伙伴们喝啤酒的关系。

走得再快也须要十分钟能力抵家,仿佛是没法忍受的间隔。

可以说是很自然的结果。

用仅有的零用钱购置照相机和冲刷药品。很大的衣柜可以看成暗室,三个月後照相簿已经完整贴满。

可是作梦也没有想到在这小小圈套里,会有美沙子掉出去。

而且美沙子出去的是没有锁的那一间,所以能拍到她的脸,当然在按下快门时,还不晓得她是美沙子,只晓得有人被歹徒强横,完整由猎奇心拍下来的。

在衣柜的冲刷室里洗出美沙子照片时,那种惊奇使他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不管从那个角度看,照片里的女人确实就是美沙子。

而且从第二天起美沙子说伤风持续三天没有上学把自己关在房里就是最好的证实。

同时他也深深感觉到他已经掌握到能影响美沙子平生的重要机密。

先回抵家的庆太在二楼的房间里等美沙子返来,可是比及晚饭时间也没有看到美沙子返来。

「加津,姐姐呢?」

吃饭时毫不在乎的问。

「据说大蜜斯明天要晚一点返来,有社团的活动。」

「喔。」

庆太的心坎想:「这是在回避我。明天早晨一定要让她晓得我的利害。」

快到十一点时美沙子回抵家里,在客堂看书的父亲荣二郎说:「奶返来啦,加津要我告诉你沐浴水还是热的。」

「对不起,爸爸,我返来晚了。」

「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不会责怪你的。我要睡了,奶要把灯关好。」

说完就走回卧房。

庆太站在楼梯中心看到这情况,期待美沙子走进浴室静静走下楼。

推开门时,美沙子脱下的衣服已经放在篮子里了。美沙子在玻璃的门里。

庆太脱下衣服就翻开乌玻璃的门走出来。

美沙子正背对着门,搅动着浴缸的,从腋下看到饱满的***和挺起的乌黑圆润***,庆太的***已经膨胀起来。

「奶返来的真晚。」

说着把手放在美沙子的肩上,这时候候美沙子的身材发抖一下匆忙转头。

「庆太……」

看着他的脸,然後又看到挺起的***,匆忙转移视野。

「你来做什麽。」

「我想和奶一起沐浴。」

「不行,如果爸爸晓得了……」

庆太猛然捉住她的头发持续两个耳光。

「啊……」

面部的苦楚悲伤使她着嘴说不出话来。

「不想老头晓得就乖乖听我的话。」

还没说完又是一耳光。

「为什麽不答复?」

「晓得了。」

眼里含着泪。

「姐姐,这样很可爱。」

坚固的***碰着她的鼻子。

「快来舔。」

美沙子仿佛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把头部含在嘴里。

正午在补校的教室里***过,可是年青的***仿佛不晓得疲累地在她嘴里更膨胀。

对庆太而言,任何专业的泡沫女郎,也不如美沙子这种迟疑的,生疏的舌头行为会带来更大的刺激。

「好了,」

将近***前停滞「姐姐站起来。」

美沙子站起来时,庆太在海绵抹上番笕。

「奶还没有洗,明天我跟奶洗。」

「我自己会洗。」

还没有说,庆太拳头已经打在她的肚子上,那是毫不留情的一拳。

「唔……」

美沙子抱着肚子弯下身材。

「奶不乖乖听话,还有更痛的。」

抓起她的头发拉起脸。

「你不要粗暴。」

这时候候候又挨了一耳光。

「唔……」

「若干有一点作用了?」

「饶了我!」

忍不住蹲在地上请求。

「那麽,奶要请求说,请给我洗身材。」

「请给我洗身材。」

「站起来分开大腿。」

照他的话做时,庆太用海绵从美沙子的手臂开始洗,对俏丽的***洗得特别细心。

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细长的腿。从脚踝到膝盖,然後到安康饱满的大腿上。

特别是从背後向上看,在大腿上的圆润***,美的让他梗塞。对庆太来讲,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美沙子的全裸。

「啊!」

这样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美沙子的乌黑大腿上。

她的眼睛这样请求,可是庆太禁绝许,一把捉住她的头发拉过往,鼻尖碰着坚固的***。

现在除去让庆太的欲火取得满足之外,没有其他办法。美沙子可爱的膝盖跪在地上,就闭上眼睛伸开嘴,把***来的东西含住。

缩紧嘴吸吮嘴里的***,在用舌尖***。这几天来美沙子已经完整学会怎样使汉子满足的舌技。

可是庆太并没有很快就***,将近忍不住时,就捉住美沙子的头发让她停滞行为,迟缓拨出***,用尖端在美沙子的脸上碰来碰去。

当高潮感消逝後,再度***嘴里让美沙子***。

这样反复两三次,辱没感和悲伤终於使美沙子开始抽泣。到这时候候候庆太才清除对自己的掌握,把欲火的火焰完整宣泄在美沙子的嘴里。

「唔……」

虽然皱起眉头,但也没法吐出来,美沙子只好闭上眼睛吞下那些***。

「走。」

庆太把裤子的拉炼拉起,再让美沙子站起来,只给她拉上下面三个纽扣,就从资料室带出去。

可是,并没有这样就停滞,庆太让美沙子站在吸烟室前的书架中间,吸烟室的另一边就是借书的柜台,有一男一女坐在内里。

的迷惑脸色,变为的眼力。

「妈妈,上面写着什麽?」

可能还在读幼稚园的小女孩指着美沙子的背後。

「没什麽,快走。」

用恼怒的语气说完,拉着小女孩的手匆忙走过往。

美沙子这时候候候才松一口吻,不过好戏还在後面。

第二个走过来的人是拿着黑皮包穿戴西装向推销员的汉子。

这个汉子走过往以後又回到美沙子的背後站着不动。他人用猎奇的眼力看,美沙子已经受不了,可是他人看她的大腿或脚也不能提出抗议。

「叨教,奶是一个人吗?」

「什麽?」

美沙子不由得回过头去,看到戴眼镜的汉子暴露好色的眼力,又匆忙把头转过来。

「在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不……是假的。」

「那麽为什麽要这样做?」

「是有人开玩笑。」

「我给奶拿下来。」

看到那个汉子伸手要拿厚纸板,美沙子匆忙说。

「不用了,就这样。」

「可是,会有人误解的。」

「但不这样挂等一下会挨骂。」

「谁?」

「挂上这个东西的人。」

「本来如此,挂上这个东西的人是许可摸奶的。」

说完之後用手摸穿热裤的***。

「啊,你不能这样。」

美沙子满身紧张地扭动***。

汉子的手,毫不虚心的摸起她的饱满的大腿。

「不要……」

「奶不要动,奶也不期望引发他人的留心?」

汉子在美沙子的耳边悄悄说,然後拉热裤的拉炼。

「不,不能这样。」

「没关系,这里很少人会经由,不用在乎。」

拉开拉炼就间接把热裤拉到脚下。

「啊!」

美沙子情不自禁地捉住雕栏,在热裤下穿的是玄色的比基尼式三角裤。庆太选的不但是腰部,连臀部也是用带子做成的。所以从後面看有一半的***暴露在外面。

当然从经由下面的汽车而言,美沙子的下体是在死角里,可是在日间的陆挢上暴露下体还是比什麽都难为情。

她的饱满的大腿和***,还有大腿根都只有任由那个汉子抚摩。

汉子的手终於达到三角裤的腰上。

美沙子闭上眼睛,奥妙的是这样在随时会有人看到的地方被汉子抚摩身材时,满身会感出甜美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麽,这个汉子的手忽然分开三角裤拿着皮包就走了。

「啊!」

美沙子向着那个汉子逃窜的相反标的目标看去,本来有几个脚穿胶鞋,从装扮就晓得多是在邻近工地事情的工人。

美沙子真想哭出来,本来就穿戴挑唆性的衣服,现在连热裤也被拉下去,只穿戴性感的三角裤。

这样的装扮当然会吸引那些汉子们的眼力。

「唷,这是什麽?」

「哇,***全暴露来了。」

口口声声地说着包抄着美沙子。

「这里还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

一个人开始念纸板上面的字。

「蜜斯,是真的吗?」

美沙子冒死摇头。

「可是明显写着可以摸的。」

汉子们的眼力都盯在美沙子的***上。还没有着手的缘由是因为美沙子太美了,一时不敢着手。

「啊!我受不了了。」

终於有一个人抱住饱满的***用脸在上面磨擦,就在这个时候其他几个汉子的手开始摸美沙子的三角裤内里,大腿,还有***。

小小的三角裤急速就被拉下去了。

「她的***太美了。」

措辞的声音有一点嘶哑,还有人流着口水舔美沙子的大腿。

「喂,把她的腿分开。」

仿佛是领班的人一面敕令一面拉开裤前的拉炼。

细长的双腿,被汉子们粗大的手左右分开。

领班捉住腰就急速把收回黑光的***一会儿插到底。

「喔……」

太大的东西使美沙子嗟叹,但苦楚在霎时间就消逝了,当汉子有节奏地***时,四肢都形成剧烈的快感。也在这时候候候想到庆太要她说的话。

这样的idea使美沙子的身材更形成眼花般的剧烈刺激。

「啊!」

美沙子收回极端愉快的声音。

「打┅┅打┅┅打死我┅┅更用力地打。」

隐蔽在体内连美沙子自己都没有觉察的真正愿望,仿佛这时候候候完整冒出来。

趴趴!┅┅┅庆太的手用最快的速度改变。

「啊!┅┅噢┅┅射了┅┅」美沙子用力夹紧在自己股间的绳索,就这样达到高潮的顶点。

到北海道的蜜月旅行中,happen一件和美术馆事件一样的剧烈刺激又新颖的事。

第四天两个人来到川汤。

庆太在美沙子的搀扶下走进湖边的僻静旅店。

「我是预定过的伊能。」

庆太在柜台说。

「是,伊能师长教师。」

戴眼镜的中年汉子在查预定簿。

「是换友的客人吗?」

「是的。」

中年人用庞杂的脸色向美沙子看一眼说。

「立时就带你们去。」

美沙子那时还不了解那个汉子的脸色是什麽意思。

「什麽是换友?」

在办事生带往房间的途中问,可是庆太只是说:「到早晨就晓得了。」

还有难以想象的事,过往只有在沐浴时才准她取下的丁字裤,在这里吃饭的时候也让她解下来。

四点多钟房间里的手机响了。

「是伊能师长教师吗?我这里是换友,时间到了请到大厅来。」

「晓得了。」

庆太放下手机说:「穿上这个。」

庆太拿出来的是玄色内裤和吊袜带,美沙子照他的话穿上,上面穿一件迷你西服和庆太一起走出房间。

达到大厅时有个三十多岁留长头发的汉子驱逐。

「叨教尊姓?」

「伊能。」

汉子在笔记簿上做一个暗号,带到中间的小房间说。

「请在这里换衣服。」

两个人走出来时,内里已经有三十岁左右的男女在脱衣服。

本来在争持,看到他们出去才停滞。

「美沙子,脱。」

庆太这样敕令後自己也开始脱衣服,美沙子默默地屈服,先来的人又开始争持。

「我还是要回去,我不爱好交流伉俪。」

「来到这里还说这种话,明天奶对这件事不是有很大的期望吗?」

「可是我还是畏惧……不晓得会有什麽样的人对我……」

「不要怕,这里的人都是名流。」

(本来是这样。

可是美沙子不能像那个女人一样请求回去,即便请求庆太也不会准许的。

「美沙子,走。」

庆太扶着拐杖走进近邻的大厅。

在可能有二、三十坪大的大厅里,已经有十多对男女,灯光很暗,播放很性感的音乐。

美沙子紧靠着庆太的身旁坐在地毯上,然後观察其他的男女,几近所有人都在三十岁以上,也有五十岁以上的汉子。庆太和美沙子是最年青的一对,中年的女人也不少,身材已经没有曲线。

全部聚集後,涌现主持人。

「驱逐列位惠临,现在立时就举办换友的第一次派对。first of all要决定friend,请男性到这边来列队。」

依据主持人的指导,二十名汉子穿戴内裤一字排开。

「拴上这个。」

每个人拿到一条很长的绳索,然後脱下内裤把绳索拴在性器上。

常客仿佛很愉快的模样,行为也闇练。适才在小房间的那个汉子暴露惊惶的脸色。

在女人们转过往的时候,把绳索穿插放在地上,绳端分列在四、五公尺的地方,然後在中心盖一条被单。

「现在请列位女性选一条绳索站在那边。」

女人们各自选好站在绳索前。

全部都只穿内裤,但在年青俏丽方面,美沙子是佼佼不群。

汉子们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坎都期望能被穿戴玄色吊袜带的年青女人选中。

从边真个女人依序拉绳索决定自己的friend。一个三十多岁很瘦的女人站在庆太的眼前。

轮到美沙子。

美沙子抽中的是个矮小凸肚的汉子。

美沙子觉得恶寒。

过往曾经在陆挢上被下流的工人奸***过,可是那些漆黑有汗臭的汉子,也比这个凸出肚子不安康的汉子很多了。

决定friend以後,各自拥抱对方合营音乐开始舞蹈。

「太太,请多指教。」

汉子鞠躬後用手搂美沙子的腰,美沙子满身觉得不舒畅,苍白的脸,浑浊的眼神,充斥阴沈的氛围。

很想推开那个汉子就逃脱,可是感觉到围绕在腰上的手绝不会许可她那样做。

在美沙子的周围,有的女人把脸靠在汉子的胸上相互热忱地抚摩。

有人分开大厅到预备好的小房间,可是他们并非牵着手走,有的把绳索套在女人的脖子上,像狗一样的牵着走,也有相反的汉子趴在地上被女人骑在背上走。

「太太,奶是第一次吗?」

美沙子的friend把已经勃起的***顶在美沙子的下腹部问。

「是。」

美沙子用坚固的口吻说。

「在这里是男女有一个人作仆人,别的一个人作仆从,奶要做什麽呢?」

「我……随意。」

「好,那就由我决定。」

美沙子颔首。

大厅里几近所有的汉子都在看美沙子趴在地上被汉子拉出去的场景。

美沙子被带出来的房间,床边还预备了很多小道具。汉子从内里拿出手铐,把美沙子的双手从背後扣上。

「first of all要为仆人办事。」

汉子用冷淡的声音敕令,汉子股间的***一直挺直到现在。

美沙子只好录用似的跪在那边用舌头舔汉子的东西。

「唔……」

汉子急速满身发抖,头向上仰。

他在感激自己的荣幸,已经叁加了很屡次,但碰着这样的美人还是第一次。

不仅是美,身材也异常好,饱满的***上可爱的***向上翘起,细长的双腿,***像西方的女人一样向上翘,还有就是从她的身上能感觉到年青和蔼质。

以後再来也不可能有这种机会……

像女神般俏丽的女人伸出舌头舔他的***,不过看她的脸色就晓得不是毫不委曲。

但这种情况反而使汉子的欲火更剧烈,通俗来这里的女人都像发情的母狗一样没有一点耻辱心。

相比之下这个女人还有耻辱感和厌反感,虽然嘴里不说但从态度和举止看得出来。

「奶已经是我的仆从了,要听从握奶的手就起鸡皮疙瘩的汉子的话,还要听他的话吸吮,奶有无朝气!快深深地含在嘴里!」

一面说一面捉住美沙子的头发,用***的***捅喉咙的深处。

「呕……」

美沙子俏丽的眉毛皱在一起。

「味道好不好?」

汉子拨出***问。

「很好吃。」

美沙子低下头答复。

「仿佛还会答复,但真实的荼毒还没有开始,奶站起来!」

汉子拉着美沙子的头发让她站起来,并排时美沙子还比他高一些。

「奶不要动。」

汉子first of all拉下美沙子的玄色乳罩,本来压在内里的***暴露英俊的外形,淡红色的***向上挺起。

汉子忍不住吞下口水,女人的***美到顶点。

之前都是用绳索绑缚,应用林林总总的用具荼毒,可是看到这样俏丽的曲线,连那样做的动机都消逝了。

汉子急速扑向英俊的***,他仿佛觉得自己规复爱好荼毒狂之前的正常愿望。现在他心坎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和这个女人***。

「太太,奶的***敏感吗?」

美沙子迟疑着没有答复。

「快答复!」

汉子用手指狠狠地拧一下沾满口水的***。

「啊……是……」

「天天早晨老公这样抚摩,奶就愉快了?」

「……」

「是不是是!」

「偶而。」

美沙子的脸通红,声音也很小。

「奶撒谎。有这样好的身材,没有汉子一天也受不了?」

汉子忽然冲动地朝气,美沙子觉得恐怖。如果是游戏就没有问题,但这个汉子仿佛真的朝气了。

「奶快说,要怎样弄奶才会有性感。」

「这……是通俗的模样。」

「是这样吗?」

汉子用力捉住***搓揉。

「唔……要轻一点。美姐凌辱计划,」

「那麽,这样好吗?」

「是……」

「***要怎麽办?」

「是……用舌头悄悄地舔。」

美沙子为自己的遭受流出眼泪。

那个汉子照她的话在敏感的***上用舌尖轻舔。

「有性感了吗?」

「是……」

「有了性感应该叫作声音的。」

「啊」美沙子收回啼声,这样比真正有性感更悲痛。

这时候候候汉子蹲下来从***上拉下三角裤。

「分开大腿。」

美沙子只好把脸转开,分开细长俏丽的双腿。

「还要大一点。」

双腿把拉下到膝盖上的三角裤伸展到最大限度,这时候候候汉子就在大腿根注目。

「为什麽没有毛?」

「被我丈夫剃掉了。」

「像童贞一样的俏丽***。」

汉子把头靠过来,伸出舌头插在内里。美沙子形成反感,满身发抖。

汉子不停地在那边舔,仿佛极端冲动而不晓得该怎样进行下一步的模样。美沙子咬紧嘴唇。在汉子的舌头不断地舔下去时,美沙子也没法掌握自己,***也流出很多。

「爬下来。」

这时候候候汉子才昂首说,美沙子趴在床上。

汉子抱住还有玄色吊袜带在上面的***,就剧烈地把***插上去,汉子的脸色仿佛要哭一样,这样用力地前後活动,女人的***美极了,特别从後背到***的曲线充斥性感。

他现在想到自己正在奸***这样的俏丽女人。自己都有一点不敢信任,只晓得剧烈地抽送***。

在侮辱中,美沙子被荼毒的火焰逐步熄灭起来。

「唔……」

美沙子让汉子随意率性地玩弄自己的身材,心坎只想着他能早一点停滞。

没有多久汉子就把大量的***射入美沙子的体内。

这个汉子当然不会就这样满足,急速要美沙子仰卧在床上,双腿跪在美沙子的脸两侧,把沾满***的***放进美沙子的嘴里。

「唔……」

美沙子皱起眉头,但还是用舌尖***时,***很快就规复精神。

汉子把她的手铐取下,这一次是用正常的姿态******,第二次就不会那麽轻易***了,美沙子的身材和自己的意志相反的在汉子的***时收回***靡的声音。

汉子***来又退出去时,美沙子觉得自己的下体将近熔化般地从内里涌出快感。

(要被这样丑恶的中年人驯服!

在悲痛中美沙子还是忍不住扭动饱满的***,她觉得被荼毒的火焰将近把满身都烧光了。

(啊!没法忍受了。

美沙子俏丽的四肢抱紧丑恶的汉子的身材,她其实没法抑制自己,在体内不断涌出的甜美快感下,收回抽泣般的哼声。这时候候候明智已经完整消逝,在汉子***前,有了屡次的高潮感。

「太太,奶太美妙了。」

汉子还抱住美沙子的身材不放。

「现在要怎麽办呢?」

「现在开始可以自由选择friend,我想会有好几个汉子向奶提出申请,应该会变为轮奸一样的。」

「是吗?」

美沙子毫无脸色的站起来穿上亵服,就是表示不情愿也绝对不会被接收。

汉子聪慧地望着美沙子穿上有玄色蕾丝边的三角裤,细长的大腿画出俏丽的曲线,也许这平生再也见不到这样俏丽的大腿了。

「太太,再来一次。」

汉子用嘶哑的声音说。

「请。」

美沙子默默地把穿到一半的三角裤又脱下来。

汉子说的话是真的,当他取得第三次满足时,已经有五个汉子来到这个小房间。

「请太太决定次序。」

有一个汉子这样建议後,汉子就排成一列,让美沙子一个一个地把***含在嘴里舔。

每个汉子的外形和色彩和大小都不一样,美沙子看在眼里,心坎开始冲动地冒出欲火。

在那一次事件後,庆太落空汉子的功效以来,一直到明天不能享用的东西,眼前就挺拔着五根。怎麽可能不想要,只是这样看在眼里,美沙子的***就冒出蜜汁。

一根又一根地细心享用。

有的汉子再俏丽女人热情又奥妙的舌技下,很快就***。

美沙子完整吞进肚子里以後,自动地趴在床上说。

「从你开始……」

美沙子选的是从额头到脑顶秃顶的漆黑嵬峨须眉。

虽然没有头发但有很多体毛,他的***也是最大。汉子暴露紧张的脸色爬***。

其他四个汉子注目着嵬峨汉子用手搂住乌黑******伟大***的情况。

但这霎时汉子就***。

四个汉子看到後一齐冲上去,其中一人抱着******去时,另一个汉子迫在眉睫地***美沙子的嘴里。

被愉快的汉子前後同时***时,美沙子的性感很快就达到岑岭。

汉子们分别早年後满足二次愿望。

可是猖狂的肉宴还没有停滞,当五个汉子满足後,又来了几个汉子向美沙子请求。

这时候候候经由几个汉子已经记不得了,只晓得满身都沾上汉子的***,不断地形成麻木般的快感。

苏醒时美沙子在浴室里。

磁砖地上有三个赤裸的汉子仰卧,美沙子站在他们的前面。他们比奸***女人更爱好遭到女人的蹂躏、熬煎,是被荼毒狂。

还有两个汉子跪在美沙子的前後。细心地洗她的身材。

「感谢。」

洗完时美沙子这样叩谢。

一个面孔正直的汉子暴露哀怨的脸色说。

「太太,太虚心了。我们是太太的仆从,如果要嘉奖我们,就把甜美的口水吐在我们脸上。」

「可是┅┅」「请求太太,为了太太这样俏丽高贵的女人,就是落空性命也不惋惜,太太是女王,是女神。」

汉子跪在那边抬起头伸开嘴。

其他的汉子也采用一样的姿态。

「好。」

美沙子这时候候候也形成异常的愿望,把口水吐在汉子们的嘴里。

「感谢太太。」

汉子们跪在那边叩谢。

「还有一个请求,就是走出去时,穿上这个经由我们的身材上。」

汉子手里拿的是银色的後跟极高的高跟鞋。

「真的可以吗?」

「千万不要虚心,就把我们看成地毯。」

「好。」

美沙子穿上高跟鞋在排成一列的汉子身上走。

「唔!」

汉子嘴里冒出哼声。

「你们痛就不要这样了。」

「不,请持续走,女王。」

汉子匆忙摇头,那不是有意在忍受,看他们股间的情况就晓得。

这时候候候美沙子不再迟疑,而且看到汉子苦楚的脸色时忽然形成荼毒的快感。

毫不虚心地踩在汉子地肚子上、胸上、脸上、股间。也把体重放在一只脚上,用高跟鞋的後跟扭动。

汉子们在哼声中一个一个地射出***。

有一办得男女在大厅里歇息,都是赤裸裸地在饮酒。

美沙子在女人群里坐下时,急速有两三个汉子过来提出请求。

「让我歇息一下。」

美沙子很虚心地答复。

「那麽等一等一定要┅┅」汉子们很名流地退下去。

美沙子伸手预备拿放在身旁的有果汁的杯子。

可是中间伸过来的first of all拿走,伸手拿别的一个杯子,又有其他的女人抢走。

美沙子这时候候候才觉察女人们对她暴露冷淡的眼力,美沙子默默地想站起来。

「哟,又要去干了?」

「看不出来奶还很色。」

女人们口口声声说。

「这里不是奶一个人的派对。」

「还没有一个汉子来找我呢。」

美沙子只好从新坐下。

「我已经够了,奶们请。」

「哼!已经够了?说得真好听。」

「和那样多的汉子干过,再色的女人也该够了。」

这些女人都是三十岁左右,也许想找汉子也没有人理睬,所以只好来叁加伉俪交流。

「而且有人把汉子的***吸光,已经没有我的份了。」

瘦削的盛饰女人吸着卷烟奚落说。

「奶也应该说几句交待的话。」

第一次抽中庆太做friend的瘦女人瞪大眼睛说。

「对不起。」

美沙子只有报歉。

「报歉也没有用了,只好拿你做署理了。」

「什麽?」

「我有同性恋的癖好,像奶这样可爱的女人,我很情愿做friend。」

「可是┅┅」「禁绝奶禁绝许。」

其他的女人也一起站起来,也许是预备用暴力也要让美沙子准许。

美沙子向汉子们暴露求救的眼神。

「奶怎麽了?」

适才提出请求的汉子很快就觉察,急速走过来。

「对不起,这位太太已经决定要和我们玩的。」

「可是┅┅」那个汉子还没说完,背後有其他的汉子说。

「有什麽关系,看女人同性恋也是很好玩的。」

还有已经和美沙子玩过的汉子们表示同意。

「奶站起来。」

那个瘦女人双手插在腰上收回敕令。

「快一点。」

美沙子被推一下只好站起来。

「把她吊起来。」

「请不要这样┅┅」恐怖感使得美沙子大呼。

「请求也没有用,快来捉住她!」

立时有几个女人涌上来。

美沙子挣扎,但一点用也没有。很快就把她拴在大厅中心的两根铁柱上,美沙子以大字形站在那边。

「奶是逃不了,看奶会变为什麽模样。」

那个瘦女人说完就用手指抚摩美沙子的饱满***。

开始时在整个***上悄悄摸,然後在***的周围向***摸过往。在这同时有一个矮小瘦削的女人用舌头从背後舔到脖子,再舔到耳朵。

还有其他的女人在肚子上、***上、大腿内侧、脚指间用舌头舔或用手抚摩。

只有女人才晓得女人的性感带。

美沙子咬紧牙关忍受。

已经被汉子们奸***几十次,经由无数次的高潮,但在同性恋前展现性感,觉得莫大的耻辱。

「啊!」

身材发抖一下,美沙子的呼吸开始短促。

那个瘦女人在美沙子饱满的***下缘用舌尖悄悄舔。

「看奶能伪装端庄到什麽时候,身材是成熟的,这样觉得怎麽样!」

女人开始抚摩***,但不像汉子那麽粗暴,用手掌悄悄接触,行为也温顺。

「唔┅┅唔┅┅」美沙子冒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叫出来。

可是女人把***含在嘴里时,美沙子忍不住深深叹一口吻。

「啊┅┅」刚开始时美沙子的身材生硬,但这时候候候俏丽的裸体开始扭动。

「嘻嘻嘻,看她的***硬成这样了,真好色。」

有一个女人捏住沾满口水的***。

「看这边,已经湿漉漉了。」

蹲在那边玩弄美沙子***的女人从内里拨出手指展现潮湿的程度。

「奶是不是是开始想汉子了。」

一个女人一面问一面抓美沙子的头发。

「请┅┅饶了我┅┅」美沙子红着脸委曲说一句话。

「哼,还在伪装端庄。」

「我看,就用那个东西。」

「有道理,用那个东西叫她呜呜叫也很好玩。」

她们说的是有假***的玄色胶皮内裤。

先把绑缚的脚松开,穿上内裤,当然要把伟大的假******美沙子的***里。

「看她饥饿的模样,那样大的东西轻易就出来了。」

瘦女人压下开关。

「唔┅┅」在体内收回的振动,使本来就很性感的身材急速有了反响。上身像蛇一样地扭动,***假***的下体更是使她忍不住扭***。

「真色,在这样多的人前扭***。」

虽然不想扭,但炽热的下体不由己的扭动起来。

「想要汉子就明白地说。」

女人们都坐下来一面饮酒一面观赏美沙子苦闷的模样。

汉子们也笑哈哈的看女人们的游戏。

「她还在忍受。」

「现在正式开始。」

瘦女人把开关换到『强』的地位。

「噢!」

美沙子的身材忽然剧烈振动,已经没法忍受。

「啊!啊┅┅」美沙子的声音逐步变大,快感也快速增长。

汉子们的脸上已经没有笑颜了,只是紧张地看着俏丽的女人哭着扭动俏丽的身材。

将近达到最岑岭。

美沙子无私地扭动穿戴玄色内裤的***。

这时候候候忽然关掉假***的开关。

美沙子落空渗出愿望的机会,只有剧烈摇头。

「为什麽┅┅为什麽┅┅」「奶想要的话,就大声说我想要汉子,同时扭***。」

「这┅┅」那是在同性眼前,就是死也不想说出来的话。

「仿佛还不够的模样。」

「啊!」

再度翻开开关,美沙子的身材向後仰,可是达到岑岭之前,假***又停滞了。

「不能这样!」

美沙子忍不住大呼。

「不要这样欺侮我!」

那是落空明智的几近是悲惨的呼唤。

「既然这样,奶就快大声的说。」

「唔┅┅唔┅┅」虽然咬紧牙关,但有人从背後伸手揉她的***时,美沙子不由己地说。

「啊!我想要┅┅」「还有呢?」

虽然咬紧牙关,但已经达到忍受的极限。

「我要┅┅***┅┅」终於说出最耻辱的话。

「多麽好色的女人。」

「简直是***,看扭***的模样就晓得。」

女人口口声声说奚落的话。

可是欲火已经熄灭起来的身材,不是用美沙子自己的意志能掌握。

「想泄出来吗?」

美沙子颔首。

「奶说出来呀。」

「我要泄出来。」

「那麽要向师长教师们那边扭***,请求他们给奶***去。」

在美沙子的耳边这样说。

「请┅┅和我***┅┅」一面说一面扭动俏丽的乌黑***。

「啊┅┅求求你们快给我***来。」

所有的汉子都使***挺直。

假***又开始振动。

「啊!好┅┅」这一次将近达到岑岭时,忽然有皮鞭打在美沙子的後背上。

「啊!」

惨叫的同时身材向後仰。

瘦削矮女人手里的皮鞭不停地打在有汗水的裸体上。

「噢!不要了!痛啊!」

毫不留情地鞭打,美沙子也忘却了适才的性高潮。

「哼,以为白白地能享用吗?」

矮小的瘦女人手拿竹剑来到美沙子的前面用力刺她的心窝。

「呕┅┅」happen哼声时,皮鞭又打在後背上。

「啊!这是干什麽,快不要这样!」

「少废话,奶要做我们的仆从,晓得吗?」

「┅┅」还没有答复时,背上又挨剧烈的一击。

「唔┅┅」「怎麽样?」

「做┅┅」「奶要说清晰!」

那个女人改打耳光。

「我做太太的仆从┅┅」仿佛是从身材里挤出来的声音。

「好,给奶奖品。」

有一个女人拿来玻璃杯,内里装着像可乐的液体。

「奶适才想喝果汁,这是特制的鸡尾酒,伸开嘴。」

汉子拉下颚,美沙子伸开嘴,吞下倒出去的鸡尾酒。觉得苦涩,但不是喝不下去的程度。

「奶为什麽不做出很好喝的模样,是我们为仆从特别配制的。」

美沙子只好喝光。

「好不好喝。」

「好┅┅好喝。」

美沙子晓得不这样说又会挨打。

「当然,那是用我们的尿配制的。」

「哇!」

美沙子觉得心,其他的女人在哈哈笑。

「好喝就再喝一杯。」

美沙子看到又拿来一杯就剧烈摇头。

「不,已经够了。」

「什麽?奶不愿喝我们做的鸡尾酒。」

「不是这个意思┅┅」竹剑又打在肚子上,毫不留情的一击。

「唔┅┅饶了我,不要┅┅」声音愈来愈小,身材也无力的模样,这是已经超越游戏的规模。

「这个仆从一点也不可爱。」

爱胖的女人用充斥恨意的眼睛瞪一下,皮鞭打在俏丽的***上。

「哇!」

美沙子大呼一声就低下头。

「奶怎麽了?还没有到睡觉的时间。」

用竹剑把美沙子的脸抬起。

「饶了我┅┅」「奶情愿喝了吗?」

「呜呜呜┅┅」「解释白!美姐凌辱计划,」

「我情愿喝。」

美沙子筋疲力尽的模样,这时候候候又是一个耳光打在脸上。

「应该说请给我喝。」

「请┅┅给我喝。」

「伸开嘴!」

美沙子无力地伸开嘴,比适才更浓厚的鸡尾酒也只好喝下去。

「这是奶没有爽直屈服的处分。」

松开美沙子的四肢举动让她趴在地上,矮胖的女人骑在背上。

「仆从,爬呀!」

把皮鞭卡在美沙子的嘴里,取代马同时摇动身材。

矮小瘦削的中年女人的身材很重,用达不到地下的短腿踢美沙子的肚子,美沙子逐步在大厅里爬。

这时候候候再也没有人以为这是游戏,是藉游戏的办法,由一群丑女人们对年青俏丽的女人宣泄妒忌心。

肥大的女人挡在美沙子的眼前。

「这样感觉好不好。」

「┅┅」「奶措辞啊!」

骑在背上的矮胖女人用脚踢美沙子的头。

「饶了我。」

急速一掌打在美沙子的脸上。

「仆从还敢说这种话。」

「对不起。」

这一次是肥大的女人用脚踢。

「报歉是没有用的,晓得吗。」

「太太,晓得。」

「看到奶就觉得再熬煎也不够。」

矮胖的女人从背後下来。

「奶在这里手***给我看。」

美沙子想摇头但放弃了。

「要请师长教师们看。」

「快站起来弄。」

「这个┅┅」趴!

肚子上挨了一脚,美沙子逐步站起来。

女人们把玄色内裤上的电动假***的开关交给美沙子,美沙子来到汉子们的眼前站立。

把开关放在『强』的地位上,用双手抚摩***。

在耻辱觉得达极限的情况下,和身材的性欲没法渗出的情况下,对於假***的振动开始有了反响。

「啊┅┅啊┅┅」揉着手掌里的饱满***,美沙子前後地扭动***,晓得这是多麽***靡的姿态,但也没法停滞。

「啊┅┅唔┅┅」美沙子收回更性感和急切的声音,不久後美沙子的***剧烈摇动终於达到性感的最高点。

「她仿佛泄了。」

「在人家眼前手***也会泄出来,真是失常的女人。」

「呜┅┅」美沙子忍不住用手蒙住脸。

「我们来给她更大的快活。」

女人们过来抓美沙子的四肢举动。

「不要!不要了!」

但还是手忙脚乱地把美沙子推倒。

把玄色的裤子拉下去。

「看,这样湿漉漉了。」

把沾满蜜汁的内裤送到美沙子的前面。

「用有颗粒的东西弄她。」

「同时也弄她的***。」

女人们的眼睛里冒出荼毒狂的光芒,把两根电动假***插在美沙子的***里。

「唔┅┅不要┅┅痛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刺入***的苦楚悲伤,美沙子的身材剧烈扭动。

可是那些太太们在美沙子的身上,强制地***。

成熟罢了经有过快感的年青肉体,在有颗粒的假******时,一定会感遭到快感。

「啊!」

美沙子终於收回哼声,跟着***的速度增长,下体形成将近熔解般的美感。

「看,很多***。」

「夹紧假***。」

美沙子咬紧牙关忍受。

(在同性的眼前,而且是这样的女人,不期望泄出来。

至少期望能禁止,无论怎样想禁止。

把持假***的矮小女人,用假***的分枝顶住***上的小***。

「噢!」

美沙子收回悲叫般的声音。

是敏感的部门遭到刺激,克己新终於瓦解。

「啊,我要泄了!」

美沙子尖叫一声,身材就剧烈发抖。

「她又泄了!」

「好色的女人!」

「失常!」

美沙子在她们的骂声中留下眼泪。

「像奶这样的***仆从,应该喝新颖的果汁。」

矮胖的女人骑在美沙子的脸上蹲下去,热热的水流射在美沙子的脸上。

「停滞!」

传来汉子的声音。

可是女人持续撒尿。

那个女人的身材忽然被推倒在地上,霎时间女人们的脸上暴露不满的脸色,但看到汉子恼怒的模样没有人敢措辞。

「美沙子,没关系。」

美沙子觉得那个声音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抖擞一点,美沙子,是我不好,把奶带到这种地方来,我们回去。」

美沙子被抱起时挣扎一下,可是微微伸开眼睛看到庆太就闭上眼睛倒在他的怀里。

第四章痴宴的闭幕

春色已深的一天,美沙子在街上有时碰着大学时期的男friend佐佐野。

「嗨,美沙子!」

有人拍肩膀,美沙子转头看到生疏的穿西装的汉子,但很快又暴露笑颜。

「是你。」

「好久不见了,一起去喝个茶。」

「对不起,我没有时间。」

「十分钟就够了。」

美沙子看一动腕表道:「好。」

佐佐野还是和学生时期一样搂住美沙子的腰走进咖啡馆。

「美沙子,奶更英俊了。」

佐佐野一面喝着咖啡一面看着美沙子仿佛很感动的说。

「你哄人!」

美沙子瞄一下佐佐野,难为情地低下头。

「不,是真的,原以为是那边的少奶奶呢。」

美沙子想起头几天父亲也说过一样的话。自己虽然没觉察,但在心坎仿佛有了变更。

这是自己也不敢信任的事。

多是因为庆太有了变更的关系。自从在北海道交流伉俪的夜晚以来,不再像之前那样,让他人来奸***美沙子。虽然他是性无能的人,所以用各类用具经常做荼毒狂的游戏,但除此之外都很体谅美沙子。

刚开始时还以为庆太有什麽诡计,但就算是假的,美沙子也觉得愉快。

她嫁给庆太本来就是基於形成他残废的赔偿心坎促进。

可是庆太显出体谅心以後,本来就存在於美沙子心坎深处,下意识想要隐蔽的被荼毒狂的性情,反而逐步显暴露来。

在画廊事情时,偶而会期待每周有二、三次的荼毒狂的房事。

(我也许开始爱上庆太了。

庆太从大学回家晚一点,就会开始担忧。

(会不会happen车祸?

使这种心境变更成为决定性,是美沙子有了身孕的时候。

实际上和佐佐野相遇也是从病院返来的时候。

「太太,恭喜你,已经三个月了。」

听到大夫这麽说,美沙子从成亲以来第一次觉得作老婆的快活。原以为自己无缘的甜美家庭生活,忽然间有了期望。

「佐佐野,你在做什麽?」

美沙子看着佐佐野像运动员一样晒黑的脸说。

「赋闲中。」

「我是卖力的问你。」

「是真的,刚适才把辞呈给下属。」

佐佐野把杯里的咖啡一口吻喝光。

「那是没有期望的公司,工资很少但很会挑缺点,我想那种公司是没有前程的,我就告退不干了。」

「那今後怎麽办呢?」

「会有办法的,已经习惯赋闲了。」

「这不是第一次吗?」

「嗯,现在不是在一个公司里干平生的时期了。」

可是美沙子觉得他只是在说大话,没有觉得一点男性魅力。

「美沙子,现在为庆贺我的赋闲去喝一杯?」

「可是我还有事情。」

「下班後好不好?」

「对不起,我不能去。」

「是为了老公吗?」

「他的身材不好,我必需帮他。」

「哦……」

佐佐野仿佛不满足似的点了一支烟。

「我之前也是爱上奶的。」

「……」

「所以据说奶成亲时,给我很大的袭击,而且是和住在你家里的那个小子,气得我天天喝闷酒。」

「不要说了。」

「对不起,自从奶分开我,事情也不顺遂。可是我还是要对奶说,我对奶的心还是没有变。」

「不,不要说了。」

佐佐野脸上忽然暴露笑颜。

「好,我也不是来请求规复之前的关系,只是以friend的态度一起吃个饭罢了。」

「对不起,他在家等我,再会。」

美沙子说完逃脱一样地跑出去,佐佐野暴露充斥愿望的眼力望着曾经爱过几回的俏丽身材。

和平常一样,到七点半就把铁门放下一半,美沙子在内里开始扫除,一面用吸尘器一面想。

(庆太听到我有身时不知会暴露什麽样的脸色?

这样想着扫除到最内里的墙角时,忽然觉得有人的氛围,急速转头看。

看到一个汉子,吓了一跳但又急速松了一口吻。

「佐佐野,吓死我了。」

「因为铁门只关一半,所以想奶可能还在内里。」

佐佐野喝过酒了,眼睛红红的。

「我给你泡一杯茶。」

「不,不用管我了。」

「可是……」

「那麽就给我一杯白开水。」

「好。」

美沙子从佐佐野的身旁经由想去拿水。

「我不想喝水,我要的是奶。」

佐佐野忽然从背後抱住美沙子。

美沙子霎时间几近不能呼吸,但又急速规复防卫本能。现在是罗敷有夫,也开始对丈夫形成恋爱,肚子里还有婴儿,不想损坏刚适才涌现幸运的家庭。

「不要这样,摊开我。」

美沙子用力挣扎。

「美沙子,我爱奶。」

佐佐野从衣服上捉住饱满的***,另一只手撩起裙子。

「不能这样,求求你镇静一点,我是有丈夫的人。」

可是已经冲动到顶点的佐佐野,当然不会听。

「有什麽关系,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不是经常去汽车旅店做爱吗?」

「现在和那时候不一样了。」

「奶说得真轻松。」

佐佐野的手已经摸在大腿根的三角裤上了,现在他已经没法抑制自己,在碰着美沙子之前,作梦也没有想到会happen这种事情。

一年前在旅店的床上,早年面,从後面抱过这身材,有月经时她就用嘴,那时的快感还没有忘却。

明天早晨来这里之前在饮酒时,心坎也只想到美沙子一个人罢了。

(美沙子害了我的平生,我要损坏她的幸运。

这时候候候美沙子收回尖啼声,是求救的呼唤,期望能从翻开一半的铁门传到外面去。

在这刹时眼睛冒出金星,因为脸上狠狠地挨了一巴掌,身材也碰着墙上。

「不……」

想叫嚷时,佐佐野的手住她的嘴。美沙子冒死地伸开口想咬对方的手。

这一次是佐佐野惨叫作声。

「来人啊……」

还没有说完心窝就挨了一拳。

「唔……」

美沙子没法呼吸。

又有几拳打在身上。

「噢!」

美沙子弯下腰双手抱着肚子跪在地上。

「不要这样……我有孩子了。」

流着眼泪请求。

「奶有身了?」

美沙子颔首,可是她怀着对方能放过她的期望急速消逝。

「晓得了,奶的手可以摊开了。」

佐佐野用温和的口吻说。

美沙子摊开手预备站起来的时候,佐佐野的皮鞋尖踢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啊!」

美沙子双手抱紧佐佐野的脚。

「求求你不要这样。」

可是佐佐野的脚依然顶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奶只要发是照着我的话去做,就不打奶了。」

「……」

佐佐野的脚不断增长力量。

「唔……我晓得了。」

「奶要起誓。」

「我起誓。」

「奶起誓什麽?」

「完整照着你的话去做。」

「很好。」

佐佐野这才收回脚。

美沙子流下眼泪,可是连哭的时间都没有,佐佐野一把抓起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拉开裤子的拉炼,把内里的东西掏出来送到美沙子的眼前。

「这是奶最擅长的。」

美沙子的脑海里涌现庆太的影子,和庆太的情况不一样,佐佐野的***只碰着美沙子的呼吸就开始转变外形。

***塞到嘴里。

舌头碰着以後,***开始膨胀,这是从北海道交流伉俪以来半年不曾见过的伟大***。

美沙子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心坎还是期望庆太能规复性能,有又粗又硬的******她的身材里。

庆太仿佛也有这个意思,用萎缩的***和美沙子做爱,只能出来一点点,但不能***,可是能***。也许就是这样使美沙子有身的。

「每晚都这样吸吮那小子的东西,奶仿佛提升多了。」

佐佐野一面抚摩美沙子的头发,有意用***刺她的喉咙。

「卖力地弄好,没有***是不会完的。」

美沙子这时候候候只好什麽都不想。

很久没有尝到汉子的滋味了,所以心境也开始有一点摇动,可是她告诉自己,有爱她的庆太。

「要快使我***,不然天都会亮了。」

佐佐野因为饮酒的关系,有信心不会很快***。

「数到十还不能让我***,我就干奶。」

美沙子把炽热的***完整含在嘴里,前後剧烈地摇头。

可是佐佐野很快就数到十。

「算了,奶脱衣服。」

佐佐野把她的头拉开。

「求求你,饶了我……」

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一掌。

「奶想流产吗?」

佐佐野的脚又顶在美沙子的肚子上。

美沙子哭着摇头。

「站起来。」

美沙子只好屈服。

美沙子赤裸地站在自己的画廊里,身上只有白色的高跟鞋。

「把手拿开。」

对一只手掩盖***,一只手掩盖***的美沙子,佐佐野残暴地下敕令。

美沙子把***上的手放下後,再挪动下面的手。

佐佐野不由得吞下口水,美沙子的身材本来就很美,但一年後的现在比之前更性感,视野转到下面的佐佐野眼睛忽然睁大。

「从什麽时候变为白虎了?」

美沙子没有答复,只是把脸转过往。

「是谁给奶剃掉的?」

「我丈夫。」

「哦,那小子有这种癖好。」

「是……我请求的。」

美沙子几近像喊叫。

「哦。」

佐佐野脸上暴露可怕的笑颜。

「美沙子,把腿分开。」

美沙子毫无脸色地把俏丽的双腿分开。

「禁绝动,晓得吗?」

佐佐野这样嘱咐後开始玩弄。

first of all贪心地亲吻美沙子的嘴,然後舔美沙子的耳朵,他晓得这里是美沙子的性感带之一,在耳朵上吹气,在耳後用舌尖悄悄舔过往。舌头转到脖子上,然後到肩,持续向***上舔去。

美沙子这时候候候觉得心急,原以为忍到***就可以够停滞,可是自己逐步有了反响。

美沙子紧咬嘴唇几近到流血的程度。

佐佐野的爱抚不能算有技能,但时间长,而且已经晓得美沙子的性感带。

「让我躺下。」

这样请求的目标,只是想少受一点熬煎。

「不行。」

佐佐野的目标集合在饱满的***上。

美沙子用手住脸,可是佐佐野拉她的首去握住炽热的***。

「禁绝摊开手。」

半年来没有接触过细弱的***,成亲只有半年的年青女人不由得觉得刺激。

她现在是爱庆太的,但这种心境和肉体是两回事。

庆太会用假***等用具让她达到高潮,但是任何奥妙的用具也比不上真实的***。

让美沙子握住***後,佐佐野细心地抚摩***,用舌尖舔***。

***开始挺出,在这里用牙齿轻咬,含在嘴里吸吮时,美沙子的身材不由己地动动一下收回哼声。

「啊……」

下意识地握紧佐佐野的***。

「用手扶住墙壁。」

美沙子照他的话去做。

佐佐野用双手从後面拉她的腰,上身成程度状,圆润的***形成挺高的姿态,而且穿戴高跟鞋,细长的腿显得更性感。

佐佐野忍不住从後面就剧烈地***去。

跟着他开始***,在美沙子的体内形成快美感。

美沙子紧咬牙根,期望自己不要收回声音。可是半年来没有尝过汉子的真正***使美沙子的理性几近凌乱。

虽然强忍住收回声音,但还是忍不住跟着对方的***扭动***。

美沙子终於收回很大的哼声,因为佐佐野的手在***的顶部开始悄悄推拿。

炽热的***进进出出,同时对最敏感的***的抚摩形成的双层作用,终於打破了她的克己心。

已经忍不下去了,火焰在美沙子的身材里熄灭。

(啊……忍不了了。

美沙子开始用自己的子宫去驱逐佐佐野的***,然後***开始剧烈地扭动。

佐佐野收回很大的哼声时射出大量的***。美姐凌辱计划,

第二天佐佐野又来到美沙子的画廊,美沙子正要把花插到花瓶里。

「嗨,美沙子。」

佐佐野走过来就急速用手摸美沙子饱满的***。

「不要这样。」

美沙子小声请求。

画廊里有一位中年男士。

「美沙子,奶明天这里是湿漉漉的,还把我的***夹紧。」

美沙子匆忙捉住佐佐野的手向客人望过往。幸亏客人背对这一面。

「求求你,不要在这里。」

「可是我想立时就干。」

说着就把美沙子推到柜台後面,在这里的话,客人只能看到上半身,看不到下半身。佐佐野急速坐在椅子上,就从後面撩起美沙子的裙子。

美沙子冒死地扭动***,用双手屈服佐佐野的侵占,可是因为那男客把身材转向这边一半,不能不停滞抵御。

佐佐野乘隙把迷你裙拉起,从三角裤和裤袜上抚摩***。

只是这样做还没什麽大问题。

佐佐野看到美沙子不敢抵御时,勇敢地预备脱下裤袜。

(不能这样。

当美沙子预备捉住佐佐野的守时,那个男客说。

「叨教一下。」

「是,什麽事?」

美沙子摊开佐佐野的手采用立正的姿态。

「这幅画若干钱?」

「那个是……」

想走出柜台时,佐佐野迅速地把三角裤和裤袜拉到腿上,如此一来就没有办法把下半身暴露去。

美沙子看看那人指的话,用紧张的声音说。

「二十五万。」

「二十五万元……能不能再廉价一点?」

「那个作品是……啊!」

说到这里美沙子皱起眉头,因为佐佐野从***的沟里强行***手指。

男客暴露困惑的眼力,美沙子匆忙暴露笑颜说。

「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了,但是可以分期付款。」

一面说一面悄悄地分开双腿。

佐佐野的手指从滑腻的***沟里向前面的***上挖弄。

美沙子的心跳异常剧烈,但只有冒死做出泰然自若的模样。

(快一点走。

明晓得这是不应该的,但不能不这样祷告。

那个客人持续向内里的话挪动。

「求求你,饶了我。」

美沙子忍不住蹲下去。

「不行,你已经是我的人,在法律上奶是他人的,但实际上奶是我的仆从。」

「……」

「美沙子,把三角裤脱下来。」

佐佐野坐在椅子上用冷淡的声音敕令。

「不,不要。」

「奶还不明白吗?奶不听话,我会更爱措辞,明天的事可以告诉你丈夫吗?」

美沙子暴露恐怖的脸色昂首看佐佐野,这是无论怎样都必须要禁止的。

「快一点。」

美沙子只好认了,蹲在那边把三角裤逐步地脱下来。

「这个东西交给我保管。」

佐佐野一把把一团三角裤和裤袜抢过往。

「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二十三秒,奶的挂钟仿佛快了一点。」

墙上的挂钟是十一点十七分。

「这样对客人是不规矩的。奶立时过往纠正过来。」

要纠正时间,必须要用梯子。但是现在画廊里有客人,而且迷你裙里什麽都没穿。

「美沙子快一点。要在那客人还没走之前改过来,不然叫奶做更耻辱的事。」

美沙子只有屈服,拿来铝梯向时钟的标的目标走去。不巧的是那个客人只分开挂钟下面两三公尺罢了。若想让他不会觉察是不可能的事,事到如今只能期望那个汉子有名流的心。

美沙子把梯子的脚分开,放在时钟的正下方。

那个汉子向美沙子瞄一眼,没有表示特别关怀的模样持续观赏画。

美沙子逐步往上爬。

(千万不要往这边看!

在心坎祷告着,爬上四、五阶。

可是觉察年青俏丽的女人向高处爬,任何汉子都会happen兴致,何况女人穿戴勇敢的迷你裙暴露俏丽细长的腿。

美沙子留心入神你裙的下摆,在第五阶上停下来,双手往挂钟伸去。

就在这时候候候那个男客向梯子的标的目标走过来。虽然做出不在乎的模样,自从美沙子拿出梯子之後,就开始留心这边了。

这个人本来对绘画其实不了解,只是买了新房子想在客堂里放一幅画,应用正午的时间来到画廊走一走。

来这里已经是第三次,并非有满足的画,而是针对这里的年青主持人觉得兴致。

不但面孔俏丽,从她身上可以看出优越的教化和蔼质,而且涓滴没有自满的模样,满身散收回成熟女人的美感。

汉子的心在剧烈跳动。

使人崇敬的女人在身旁爬上梯子,而且穿戴迷你裙……

偷偷地看过往,细长的腿,充斥年青和性感,而且能看到大腿根邻近。

(怎麽会这麽勇敢。

如果再向梯子靠近一点可能就可以够对迷你裙内里一览无遗。伪装看画,逐步向梯子靠近。

美沙子伸手时,有一点迟疑。

(他会看到。

可是现在放着手按住迷你裙,又仿佛对客人很不规矩,只好把手向挂钟伸去。

因为双手举在头上,很短的迷你裙至少又向上移了两、三公分。

那个汉子的眼睛向美沙子的大腿根看上去,本来只是想瞄一眼罢了,当看清晰迷你裙内里时,眼睛就没法分开那边了。

原以为看到的是穿在饱满***上的三角裤,但现在看到的是乌黑赤裸的***,霎时间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但确实迷你裙里是外形俏丽的双丘。

(岂非是有意这样的吗?

美沙子采用的行为,自然让人有这样的联想。

另一方面站在梯子上的美沙子觉得剧烈的耻辱,感觉出下面有炽热的视野,但只有匆忙修改时间。

她不应该太急。

预备下梯子时,在最後一阶没有踩稳,穿高跟鞋的脚向前滑去。

「啊!」

双手不应太用力捉住梯子,因为身後没有东西承担,美沙子的身材向後翻倒。

身材落地之前,那个汉子妄图抱住,可是没法承担美沙子的体重,一起跌倒在地上。

这时候候候迷你裙的前面卷起来,可是那个汉子抬起梯子时美沙子才觉察。

「奶没有事?」

「对不起,感谢你。」

这时候候候才觉察,冒死地向下拉裙子。可是那个汉子一定看到三角地带上没有毛,因为暴露不敢信任的困惑脸色。

美沙子匆忙拿着梯子跑走,只有佐佐野笑哈哈地看着这情况。

「今晚不让奶回家,奶预备好。」

听佐佐野这样说,只好打手机给庆太。

「碰着高中的同窗,今晚要住在她家。」

佐佐野把她带到一家叫做多美娜的俱乐部,是采会员制的地方,佐佐野拿出会员卡之後,把美沙子带到最内里的房间。

从走进房间时看到门玻璃上有铁雕栏,形成不祥的预见。

果真房间里的这一边是客位,前面较高的地方摆设着中世纪的刑具等。

已经有很多客人,他们坐下後演出就开始了。

舞台上有一个汉子用铁炼把一个女孩子吊起来开始用皮鞭抽打,在赤裸的身材上随处用晒衣夹夹住,用电动假***奸***。

长相虽然不是很美,但皮肤乌黑的年青女人,仿佛真的达到性高潮。

客人们都戴上面具,一面饮酒一面注目着台上的演出。接着穿戴紧身玄色西服的女人涌现在舞台上。

「感谢列位惠临,不知对适才的演出是不是满足。下一个节目是客人担负配角的演出,如果情愿演出的话请出来演出。」

在美沙子的背後有中年汉子和年青女人争辩。

「奶要不要叁加?」

「我不要。」

「可是奶之前说过期望有几个汉子和奶***。」

「可是我不要在这个地方。」

「奶不愿听我的敕令吗?」

「可是我没有准许这种事。」

「奶不听话,以後就不熬煎奶了。」

「明天还是饶了我。」

美沙子听出那个女人的措辞声音愈来愈愉快。既然肯来这种地方,一定有荼毒或被虐的癖好。虽然大伙都有雷同的癖好,在通亮的灯光下暴暴露自己最神秘的地方还是须要相当大的勇气。

忽然佐佐野站起来,美沙子吓了一跳。

「美沙子站起来。」

周围的人都注目佐佐野和美沙子,美沙子还没来得及摇头,台上的女主持人措辞了。

「那位客人要叁加演出,请列位拍手。」

美沙子已经到了进退失据的地方。

穿黑衣服的女办事生,急速送来拘谨具。

「美沙子把手伸出来。」

「我不要……」

小声向佐佐野请求。

「奶想让我难看吗?」

拉起美沙子的手就戴上拘谨具。

两个手中兼有三十公分长的铁炼相连,屈服和呼救在这里都是没有用的。周围的人以为美沙子也是有这种癖好,嘴里说不要,心坎是驱逐熬煎的。

由女办事生和佐佐野牵着向舞台走去的时候,其他人都暴露惊奇的眼力。

客人叁加演出其实不希奇,有些人的目标就是在演出。可是在那些女人中很少看见这样的美人,就算面孔不错,脱光衣服时身材已经痴肥,或相反的身材年青但长得像小猪一样。

而且对这种演出看过很多的客人来讲,对已经调教好的女人演出已经落空兴致。最好是还没有经由调教又有文雅气质的女人在荼毒中达到高潮的模样。

所以看到强制被拉出来的美沙子,急速晓得这适合他们的口胃。

来到舞台上,佐佐野把美沙子的面具拿走,美沙子匆忙把头转过往,可是佐佐野拉住她的头发使她没法活动。

「列位请看,今晚志愿作仆从的太太是位大美人。」

日常平凡听起来过甚其辞的主持人赞扬,只有今晚全部都表示同意。

「期望作什麽荼毒呢?」

「全由你们决定,只要身上不留下伤痕就行了。」

佐佐野说完後,就退到舞台的边沿。

「从现在起奶就是我的仆从,晓得吗?」

「……」

没有答复时,忽然一记耳光打在脸上。

「啊!」

这个耳光微弱的几近站不稳。

「奶还没有答复。」

女人扬起眉毛的模样显得异常冷淡,美沙子向佐佐野看去,他只是笑哈哈地站在那边。

「是,仆人……」

美沙子低着头说,因为有很多客人再看,耻辱感就更剧烈。

脸上又是一记耳光。

「不是仆人,要叫女王。」

可是从客人的角度看,美沙子才是女王。

女王的长相也很不错,但还是比不上美沙子。这种情况仿佛伤害到女王的自负。

「坐下。」

美沙子跪在那边时,给她戴上有铁炼的项圈。

「奶是那位师长教师的仆从,而那位师长教师把奶交给我调教,所以奶就是我的仆从。要听从我的敕令,晓得吗?」

「是,女王。」

美沙子只好认了。已经没法逃脱,如果对抗只是让观众和女王愉快罢了。

(岂论什麽办法我都要忍受。

这是独一表示对抗的办法。

「奶起誓要作我的仆从。」

「是。」

美沙子规规榘榘地跪下来讲。

「我是女王的仆从,请多多指教。」

耻辱和辱没使她的声音发抖。

「奶不服气的模样。」

女王双手插腰,垂头看美沙子哼一声。

「奶真的情愿作我的仆从吗?那就要向我叩首。」

忽然用脚踩美沙子的後脑。

观众席是静静的,大伙都瞪大眼睛看演出。

穿玄色套装的俏丽少妇,跪在这种俱乐部的主持人眼前,头还被随意率性踩。这时候候候充斥通俗秀内里绝对看不到的紧张感和真切感。

「舔鞋。」

鞋尖对正美沙子的嘴,美沙子认命地伸出舌头舔,但立时把鞋收回。

「这种舔的模样,我不满足。」

同时把手上的皮鞭打下来。

「奶不卖力,我要好好经验奶。在舞台上爬十圈。」

说完就用力拉铁炼。

「唔!」

美沙子摇摇摆晃地在地上爬,观众的眼睛急速集合在玄色的迷你裙下暴露来的玄色裤袜和白色三角裤。

因为穿戴朴素的套装,那种模样就更性感。

「不要慢悠悠的。」

皮鞭毫不留情地打在爬一步就摇一下的英俊***上。虽然不是很大的舞台,十圈还是相当累人的。

「再舔乾净,这一次不卖力舔就要爬二十圈。」

女王脱下衣服,身上只剩下玄色网状的紧身衣。

美沙子趴在地上从鞋尖开始舔,刚舔完一只,又挨了一耳光。

「奶一点都没有诚意,不是因陋就简就可以够的。」

「我没有这个意思。」

「奶这种口吻就错了。」

女王的口吻不像在演出,充斥妒忌恨意也涌现在打的办法上。

「奶抬起头来。」

美沙子抬起头,眼睛看着下方,女王用皮鞭在俏丽的脸上碰一碰说。

「奶以为自己是美人吗?」

「我没有。」

「奶不要太神情了。」

又是一记耳光。

「看奶的脸色就晓得,觉得自己很美,对纰谬?」

「……」

「好,我也承认奶是美人。不管奶有多美,在这里也是我的仆从,奶答复呀!」

用皮鞭拉起美沙子的脸,随手就是耳光。

「是,是,女王……」

「声音太小了。」

女王的手掌又打在美沙子的脸上。

「是,女王。」

「现在要给观众带来欢快,脱衣服。」

翻开手铐,让美沙子站在舞台的中心。

「你们来协助。」

在女王的指导下,三名女办事生包抄美沙子,很快就把所有衣服都脱光。

「给她穿上这个东西。」

女王拿出来的是皮制的三角裤,内里有假***。前面是倒三角形,但腰和***只有一条带子。

「奶的身材仿佛是汉子最爱好的。」

从观众席传来叹息声。

不但是脸英俊,身材也异常美,像西洋人一样细长。

「把这个咬在嘴里。」

让美沙子爬下,用嘴咬起一个篮子,内里装着各类荼毒用的用具。

「向每位客人打招呼。」

first of all来到最右侧的客人眼前。

「驱逐惠临,我是明天的仆从,请多多指教。」

戴着面具的观众说。

「很久没有看到这麽可爱的仆从了,今晚就不要弄得太甚份,怎麽样?」

「是的。」

女王把美沙子咬来的篮子送到客人的眼前。

汉子从篮子内里拿出晒衣夹。

「抬起身材!」

美沙子抬起上身时,汉子就把晒衣夹夹在美沙子俏丽的***上。

「啊!」

美沙子布由得皱起眉头扭动身材,强忍住没有用手去拿下来。

「奶忘了什麽事情?」

「……」

汉子垂头看着美沙子扭动夹在***上的晒衣夹。

「唔……饶了我。」

说出请求的话时,女王在後面用皮鞭抽打美沙子的後背。

「奶真笨,还没向客人叩谢。」

「是……感谢。」

美沙子含着眼泪叩谢。

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情,他们对俏丽女人赤裸地趴在地上暴露苦楚的脸色才会觉得愉快。

来到一对男女眼前。

「已经没有地方了。」

中年的秃顶汉子手拿着晒衣夹做出苦笑,从***到腰部充满了晒衣夹。

「还有,让我来。」

身旁的年青女人拿过晒衣夹说。

「奶把头抬起来。」

捉住美沙子的头发就夹在上嘴唇。

「啊!」

美沙子忍不住皱眉头,这个时候,同性仿佛会比男性更残暴,因为美沙子俏丽,仿佛会更增长荼毒的心思。

「一个还不够。」

鄙人嘴唇上又夹了一个。

「为什麽不叩谢。」

用力捉住美沙子的头发。

「谢……谢……」

因为有晒衣夹,所以说不清晰。

「你说什麽?说清晰一点。」

脸上挨了一个耳光,美沙子又反复说一遍。

「我叫奶说清晰。」

这一次是往返的耳光,是明知说不清晰有意在请求。

日常平凡是遭到汉子的荼毒,但现在从熬煎比自己俏丽的女人觉察荼毒的快感。

「好!我要让奶更容易措辞。伸出舌头来。」

美沙子逐步伸出舌头时,晒衣夹夹在舌尖上。

「呕!」

想收回舌头也收不返来。

「快感谢我啊!」

不能动舌头,当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仆从瞧不起我。」

女人开始用皮鞭抽打美沙子的後背。美姐凌辱计划,

美沙子再度被拉上,双手吊在天花板垂下来的铁炼上。

除三角裤之外,满身随处夹着晒衣夹。

「奶的脸更英俊了,这与奶更相配了。」

女王拿住夹在鼻子上的晒衣夹用力拧。

「感觉怎麽样?」

「……」

「奶措辞呀?」

「哇啊哇呀……」

美沙子含着眼泪想说饶了我,可是舌头被夹住,没有办法说出来。

「笨伯,谁能听得懂哇啊哇呀!」

毫不留情的耳光打在脸上。

对这个俏丽的女人受熬煎,没有人形成同情心,反而期望这个仙颜有气质的女人能遭到完整的耻辱。

「想取下晒衣夹吗?」

「哇啊哇呀!」

美沙子冒死颔首。

「好,帮奶拿下来。但只要收回一点声音,每次打十鞭。」

从脸上的晒衣夹开始拿。

因为不能收回舌头,美沙子的吵嘴流出口水。

从饱满的***一个一个地拿下晒衣夹。

「噢……」

美沙子忍不住哼着仰起头,夹在皮肤上的晒衣夹,经由一段时间後,取下来会比夹上去更苦楚几倍。

「奶已经叫两次了。」

女王双眼暴露冷淡的光,开始在另一个***上拿晒衣夹。

美沙子咬紧牙根冒死忍受,可是取下***上的晒衣夹时,俏丽的裸体跟着哼声改变。

「唔……」

「鞭打三百次。」

女王愉快地说着取下其他晒衣夹。

最後美沙子须要接收六十次的皮鞭。

「现在要检讨这个仆从的敏感度,期望的人请上来。」

观众席上静静静的,但也只是一刹时罢了。有一个人站起来时,跟着有几个人站起来。看到这种情况,其馀的十几个人抢先恐後地站起来。

「没有办法大伙一起来,一次只能上来五人。」

女王急速禁止。

被选到的五个人围着美沙子,有人的股间已经兴起。虽然冲上舞台,看到美沙子俏丽的身材,仿佛不敢着手的模样。

「列位不用虚心。请着手。」

这时候候候才有一个戴眼镜的三十多岁的瘦汉子,仿佛被吸过往一样的靠近美沙子。

「啊!」

大呼一声跪下来,抱住美沙子的饱满大腿,用脸在上面磨擦。

其他四人也取得鼓励,一个人抱住饱满的***,一个人用舌头***美沙子的嘴里。

别的两个人分别从左右亲吻美沙子的***。

五个汉子的手和舌头,在美沙子的身上爬动。

美沙子的双手吊在上面,只有冒死扭动身材。这五个人都是失常,从他们浑浊的眼力看得出来。虽然心坎有厌反感,但在满身爬动的手指和舌头,还是会形成快感。

「不要!不要!啊……」

虽然咬紧牙根,不断从身材里涌出来的快感,其实没法抑制。

「奶还伪装端庄,不过用这个东西就会使奶暴露真面目。」

女王翻开手里的遥控器开关。

「啊……啊……」

美沙子的身材急速向後倾。

在内裤里的伟大假***开始振动。已经被五个汉子把性感提到最高点,所以最敏感的部门遭到刺激,自然没法屈服,下意识里开始扭动***。

「现在开始想要汉子了?」

听到女王的奚落声,美沙子还是冒死的摇头。

「看奶扭***的模样,就不要在装下去了。」

美沙子听到後就停滞扭动***,但也保持不了几秒钟,遥控器换到『强』的地位上。

「喔……啊……」

美沙子在五个汉子的爱抚中,又扭起***。

可是,女王不会轻易地就让美沙子达到性感的顶点,只要美沙子将近达到时就割断开关。

「客人,调班了。」

五个汉子依依不舍地走下舞台。

「等一等!」

美沙子忍不住大呼,在不能取得满足的情况下,美沙子悍然不顾地扭动性感俏丽的肉体。

急速涌上别的五个汉子。

没有人在迟疑,有人用手,有人用舌头贪心地在美沙子身上抚摩。

美沙子没法不让自己从***里流出***。

可是这段时间里女王把遥控器开关调在『弱』的地位上,始终不愿增强。对美沙子来讲,简直是快活的天堂。

「求求奶,不要再熬煎我了,让我泄出来!」

美沙子终於这样大呼。

「奶很文雅的模样,可是在这麽多人的眼前说那种话不觉得耻辱吗?」

「可是我其实没法忍下去了。」

「那麽,就应该像一个仆从般的请求。奶要收我是最爱好***的***仆从,我的***已经湿漉漉的,请让我泄出来。」

「……」

美沙子悄悄摇头,用眼睛望着女王请求。

「不想说也没有关系。」

女王把开关关掉。

「客人,调班的时间到了。」

美沙子的身心已经达到界限。新上来的五个人开始抚摩,从美沙子的嘴里就收回请求声。

「女王……我要……***。」

女王打着她的脸说。

「奶说得纰谬,适才我交过奶的。」

「是……我爱好***,我的***已经湿漉漉了,请让我***……」

「真的这样想吗?」

「是……真的想***。」

美沙子一面大呼一面扭动饱满的***。

「好,让奶上天堂去。」

这才翻开假***的开关,美沙子俏丽的肉体跟着假***的振摇动摆。

断断续续的呼啼声逐步提升。

「啊!……」

终於大吼一声奔上性感的最岑岭,虽然如此汉子们的手指还没有停滞,这时候候候美沙子任由自己的身材,对汉子的行为敏感的反响,流出大量的***,无止境地寻求性高潮。

第二天早上,佐佐野开车送美沙子抵家里的邻近。

「美沙子,要不要再斟酌一次作我老婆的事?」

「我已经有丈夫了。」

「和那种家伙分开算了,从学生时期开始大伙都以为我们是梦想的一对。」

佐佐野一面说一面抚摩美沙子的大腿。

美沙子任由他抚摩。

「何须要成亲,你已经随意率性玩弄我了。」

「不,我还是想跟奶成亲,因为我爱奶。」

抬起美沙子的脸亲吻。

「还是跟他分别。」

「……」

「奶已经反水丈夫若干次了,明天也在大伙眼前猖狂地泄了,分别是为那个家伙好。」

「快让我回去。」

佐佐野向美沙子看了一眼。

「奶细心想一想。」

美沙子回抵家门前想开门时,门急速就翻开。

「奶返来了。」

暴露庆太的笑颜。

「对不起,明天我……」

「没有关系,玩得还好吗?」

「是……」

想脱高跟鞋时忽然形成吐逆感。

「奶,没关系?」

美沙子着嘴跑进卫生间。

「奶怎麽啦?」

美沙子对跟出去的庆太委曲做出笑颜。

「也许是喝多了。」

「快去歇息。」

庆太搂着她走进寝室躺在床上。

「明天不要去画廊了。」

「不,立时就没事了。」

「不要太委曲了。」

庆太坐在床边温顺地抚摩着美沙子的脸。

美沙子拉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嘴上,她想还是不能落空这个人。

「我该去学校了,奶自己一个人没关系?」

「嗯。」

「明天要歇息,我上午就会返来。」

庆太要走出去时,美沙子叫道:「亲爱的。」

她很想把一切都说出来。

「什麽事?」

「不,没什麽。」

庆太注目美沙子一段时间後走出去。

「亲爱的,对不起。」

美沙子忍不住流下眼泪。

「佐佐野师长教师,几天前谈的话,我接收了。」

当佐佐野打手机到画廊来的时候,美沙子这样说。

「什麽意思?」

「我要做你的老婆。」

「真的吗?」

「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太好了,今晚有空吗?」

「我现在要送画到伊豆去,要不要一起去?」

「兜风也不错。」

「我等你。」

佐佐野和美沙子一起去伊豆。

太阳已经到了西边。

上高速途径时,佐佐野请求脱下三角裤。

开车的是美沙子,她没有对抗。

脱下三角裤和裤袜,也脱下裙子。

经由收费站时,毫不虚心的看她赤裸的大腿。

「今晚显得特别屈服。」

「我既然说要做你的老婆,就已经下定决心了。」

佐佐野一面说一面从衣服上抚摩美沙子的***。

「可贵奶下了决心,和那小子在一起,没什麽好的。对了,上一次去过的俱乐部的老板娘,想请奶再去一次,情愿出高价值,这件事不错。」

「照你的话做。」

佐佐野满足所在颔首点上一根烟,分开高速公路後,佐佐野说:「肚子饿了,找一家餐厅。」

照佐佐野的话向餐厅开去。

「奶去买汉堡。」

「让我穿上裙子。」

美沙子看看佐佐野,他脸上带着笑颜,但脸色是卖力的。

「这样是不可能的。」

下半身什麽都没有穿。

「奶不是准许绝对屈服我的敕令吗?」

「可是……」

看到泊车场的汽车,就晓得内里有不少人。

「好。」

佐佐野点颔首就拿出一根绳索。

「抬起***。」

美沙子困惑地抬起***时,佐佐野以闇练的手段做成丁字裤。

「这模样被警员看到也不会犯罪的。」

「这……」

「奶不满足,连这个也不给奶了。」

「……」

美沙子被赶出驾驶座。

虽然已经认命,但这样的装扮走在外面,剧烈的耻辱心使她几近快昏过往了。

但不能不向前走。

半途碰着两个汉子,一个汉子只顾看美沙子的俏丽面孔,但看到美沙子的下体时收回尖叫。

别的一个汉子也看到了,暴露不敢信任的脸色注目着美沙子的下体。

汉堡店里有七、八个人在吃东西。

美沙子的心跳更剧烈,几近会意脏爆炸灭亡。

可是美沙子下了决心,事到如今一切都不关她的事了,排闼走出来。

「驱逐惠临。」

柜台里的办事生对美沙子说,但脸色立时变了,仿佛不敢信任自己的眼睛。

美沙子笔挺地走向柜台。

「我要五个汉堡两个果汁。」

「是。」

办事生的眼睛盯在美沙子的身上,这时候候候客人们当然觉察美沙子异常的模样。

汉堡店里变得阒寂无声,都抱着猎奇的眼力看美沙子。

美沙子觉得期待汉堡的时间异常长。几近使她想死的耻辱感,在达到极限时反而使美沙子形成豁出去的心境,甚至还有意想让那些人多看一下自己的下体。

有了这种心境後,很奥妙地会形成一种快感。

美沙子完整落入倒置的情感里。

接过汉堡付钱後,美沙子有意扭动***走出去。

回到车上时,现在股间的绳索已经被***弄湿了。

「请托,你来开车。」

佐佐野自得地笑了一下说。

「老板娘说奶有作仆从的本质,仿佛是真的。」

说完之後就动员汽车。

「再往前走就有汽车旅店了。」

「我晓得有更好的地方。」

佐佐野在树林包抄的公元前泊车,和都会的公园不一样,夜晚看不到人影。

「奶要在田野干嘛?」

「你不情愿吗?」

「不,很好玩。不过,奶比我想像的更好色,肚子里还有那小子的孩子。」

「有身不是可以更宁神吗?」

两个人下车走入公园。

「到那边的树林里去。」

美沙子走在前面,跟在後面的佐佐野看到乌黑的***左右摇摆,那是异常性感的风景。

周围相当阴郁。

忽然看不见美沙子,可是佐佐野其实不惊惶,只要眼睛习惯阴郁後就可以找到她。

「喂,美沙子,等等我。」

向前面的阴郁说。

就在经由一棵大树的时候,忽然从左边有东西出来打在他的头上。

「哇!」

佐佐野就地倒地,昏黄当中看到美沙子的人影。

「美沙子……」

想叫时,那东西又打下来。

「唔!」

急速反回身材。

很大的石头掉在耳边的地上。

已经没有站起来的力量,只是从氛围中晓得,是用石头打他。靠着第六感在地上回避,持续不了多久,後脑又受了剧烈的一击。

美沙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垂头看着倒在那边不能动的佐佐野。

(我的生活不能让这个人损坏。

喃喃地说着,用手悄悄摸着肚子。

回身预备拜别时,忽然被佐佐野的脚绊倒。

「啊!」

紧张地转头看,本来佐佐野逐步地爬起来,他的头上流着鲜血。

「啊……」

想逃脱可是一点力量都没有。

「不,你不要过来!」

委曲说出一句话。

「美沙子!」

佐佐野从紧咬的牙根迸出三个字,摇摇摆晃地伸开手扑过来。

「哇!」

美沙子闭上眼睛,可是经由几秒钟也没有happen任何事情。伸开眼睛时看到一个汉子用木棍打垮佐佐野。

佐佐野不能动了。

「奶没关系?」

「啊!是你……」

在庆太的搀扶下,美沙子委曲的站起来。

「你为什麽会在这里?」

「我在跟踪奶。」

「什麽?」

「那个不重要,先搬走这个尸首再说。」

「要怎麽办?」

「做成假车祸,快来协助。」

和庆太一起把佐佐野的尸首抬到车上。

「奶坐计程车回去。」

「为什麽?」

「这个事件和奶无关,是我杀的。」

「什麽意思?」

「奶不用担忧,我是说万一的情况。现在扯平了,奶之前想杀我,我那时写信给friend,如果我奥妙地死了就翻开那封信,可是现在奶看到我杀人的现场,我们之间是同等的了。」

「这是为什麽?」

「我是真的爱奶,以後也要奶真的爱我。」

「我是爱你的。成亲时虽然不是,但现在是真的爱你。」

「也许是。可是我要清除奶心坎对我的亏疚感。」

「你晓得我和他的事吗?」

「嗯。」

「你没有说出来。」

「我想晓得奶真实的情意,选他还是选我。」

「其实我的心从来没有摇动过,只是不晓得该怎麽办。」

「我也觉得不安,奶为什麽纰谬我解释白,还以为奶会选择他。」

「你真傻。」

美沙子悄悄打一下庆太握标的目标盘的手,忍不住流出眼泪。

「那麽,一切你都晓得了吗?」

「什麽一切?」

「这里有我们的孩子。」

美沙子拉着庆太的手摸自己的肚子。

「是真的吗?」

「是真的。」

美沙子的脸上暴露笑颜,可是庆太在这时候候候暴露庞杂的脸色。

「本来如此,我晓得了。」

快到车站的地方泊车。

「在这里应该可以叫到计程车。」

「我和你一起去。」

「不,这是我的事情,奶要掩护孩子。」

美沙子只好点颔首。

「你要小心。美姐凌辱计划,」

「不用担忧,一切都会顺遂的。」

美沙子走下汽车,汽车逐步起步。

美沙子一直目送汽车,可是忽然像被雾包抄落空汽车的表面,从美沙子的视野里消逝。

/

本文原标题情欲超市,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news/2017/0913/94983.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SARA化身双面娇娃 新歌MV上演“妻子复仇记”
下一篇:之郭襄 神雕外传 被要求删除的四十部淫秽色情网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