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宫野志保h 最初的约定(上)【新志文】

宫野志保h 最初的约定(上)【新志文】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宫野志保h 最初的约定(上)【新志文】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宫野志保h 最初的约定(上)【新志文】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Initial engagement (last) [new words]

最初的商定(上)【新志文】

一.新的转学生。宫野志保h,
阴郁构造被祛除后
你个手机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柯南
“谁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手机中响起
“我是黑衣女人。”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僻静
“喂喂….”
“睡的好吗?大侦察!”
“明日又为了坦白身份,跟小兰折腾了泰半夜。”
“构造都祛除去,怎么还坦白身份!”
“如果被小兰晓得柯南是新一,还不他的空手道跟整死。”柯南无奈的说
“那你可要感谢我了。”
“Why?”柯南困惑的问
“你立时就能够够以工藤新一的身份跟小兰会晤了。”
“岂非….?”柯南愉快的说
“没错,解药就快做出来了,现在是最后的试验阶段。”
“真的,太棒了。”柯南愉快的跳了起来!
“当然,只要你肯当我的人体试验。”
“啊…晕…!”柯南倒
“怎么?你不情愿,那你就一生当你的江户川柯南吧…”
“啊,不,我立时就到你那。”柯南挂了手机就飞似的向博士家冲去
灰原放下手机内心很难受.
“这样真的好吗?这真是我想要的终局吗?”灰原不断的诘责自己
不一会柯南到了博士家,以把按住了灰原的肩膀
“解药呢?”柯南愉快的说
“你还真是焦急呢”灰原拿开柯南的手,沉着的说
“在这,不过你可要有内心预备,这会解药我把药的剂量调到到了最好, 如果成功你就成为工藤新一,如果失败你就永久是江户川柯南。”
灰原的话仿佛让柯南的决心产生了摇动,他犹豫了一下,仍然坚定的吃下了解药。
在一阵身材的苦楚挣扎中,一个嵬峨的须眉涌现在灰原眼前。
“看来解药很成功!”
“谢了灰原,你可以变回宫野志保了”新一愉快的说
“你不用担忧我,快去见你现在最想见的人吧!”
“呵呵,小兰瞥见我肯定会吓一跳的”新一愉快的出了博士的家门,他没有觉察在他身边的灰原悲痛的脸色。
“小兰!”毛利侦察事务所门外响起以个少年的叫喊声
刚睡醒的小兰听到了这个声音,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缓慢的冲到了楼下,大开门,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眼前。
“新一。”小兰的眼眶已经潮湿
小兰一把抱住新一:“笨伯,你终于返来了,我等了你好久了!”
“傻瓜,我不是已经返来了,你宁神,我不会在分开你了”新一抚慰小兰
“嗯!”小兰擦了擦眼泪
柯南的事就在浩瀚知情人士的掩盖中消失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凌晨
“新一,在不起床了就迟到了!”新一家门前响起响亮的叫喊声
“来了”
“呵呵,还是,大人的模样最舒服了。”新一照着镜子在言自语的说
帝丹高中的校门口涌现了久违的画面——新一和小兰又说又笑的走进学校
“刚返来伉俪就一起上学啊!”园子在中央对他们又说又笑
“啊,又回到久违的坐位了,呵呵,真思念!”
“列位,明日我们班来了个新同窗,大伙鼓掌驱逐。”
在鼓掌声中,一个少女踏入课堂,幽美的身材,茶色的短发,还又能仿佛能把一切都能结冻的眼睛,满身高低散发出高贵的气质和聪明的光线。
“大伙好,我叫做宫野志保!”响亮的声音熔化了所有人的心,其中最为惊奇的可以说是新一了
“宫野同窗,你就坐在工藤同窗中央吧。”
志保很文雅的走向坐位,不带任何多余的行为坐到新一旁
“请多指教”志保很有规矩的说
新一回过神来,很无奈的回敬了一句:“请多指教!”

二.树下的商定
宫野志保的到来让全班的男生振奋起来,一到下课,男生们陆续向她披露情绪,这让本来不爱好人多的志保很受不了。
她起身走出课堂,新一看到她走出课堂追了过往,想问一下事情的原由
新一在树下觉察了她,她昂首往着高高的大树,从远处看就像一幅幽美的画
新一走了过往
“灰…”刚想要启齿
“叫我宫野,你晓得我为什么以宫野志保的身份来到这个学校吗?”
“为什么?”新一困惑的问
“明日FBI的人打手机来讲,在他们搜刮构造老巢时,觉察一些文件不见了,构造名单上的人名也与实际人数不符,他们困惑还有他们的friend逃出了FBI的搜寻!”
“那你为什么还…”
“是你告知我不要回避的吧,我也不想成天过着流亡的日子,我也要间接站出来处理一切,你曾经说过会掩护我到最后的不是吗?”
新一轻轻的笑了一下:“傻瓜,我可是个侦察,你就宁神的做你的宫野志保吧。就算出了什么事我也会想办法!”
志保很欣喜的笑了一下:“那我先感谢你了,大侦察,不过我不是温室的花朵,我自己也能够掩护自己。”
“喂喂..你还是老模样..”新一无奈的说
“比起这个,现在最重要的是怎样让你死后女孩了解我们俩的关系!”志保不紧不慢的说
新一一回头,觉察小兰已经在离他们俩不远的地方注目了他们很久了。
小兰看到他们觉察了自己。很有规矩的朝他们走来。
“你们怎么刚会晤就那么熟了?”小兰打破了为难的局势
“哦..她.她是我之前在一个案件中熟悉的..”新一心血来潮编出的来由
“是的,我只是想单面感谢工藤师长教师。没有其他的意思”志保也很合营的答复了一句。
“这样啊”小兰也信任了
“对了新一,园子的爸爸要开一个晚会,约请我们去”小兰笑着说
“好啊,宫野也去吧”新一愉快地朝向志保说
“我不去了。”志保很爽性了谢绝了他
“你就去吧,总是在家里会得抑郁症的”新一带又敕令的语气
“对啊,宫野,我也很想跟你交个friend。”小兰也劝他
“好吧”宫野没法低过他们的劝告,只好准许
新一见会志保准许了,内心很开心
三. 晚会的闹剧
到了晚会的那天
场景异常的壮观,又很多人被约请到了
新一正在大口大口的吃着晚会的食品
“新一,你庄重点嘛!怎么说你也又点名望!”小兰在新一一旁劝道
“呵呵,你也来吃点嘛,否则一会被他人吃光了。“
“对了,志保呢?”小兰问
“她,她说要晚点到”
新一的话音刚落晚会上响起了赞叹声
一个身穿紫色制服的少女涌现在了大伙的眼前,虽然穿的很通俗,但他那高贵的气质和文雅的行为,感动了在场的所有男性,当然也包括新一。
“鄙人毛利小五郎,可不可以就教一下这位俏丽蜜斯的名字呢?”一个色色的老头向他搭赸
“宫野志保.”一句冷冰冰的话回应了毛利小五郎
“哟吼,年青真好啊..呵呵。”毛利小五郎暴露色色的脸色
“老毛病还是没改啊。”一个讥讽的声音涌现在小五郎的死后
本来是妃英理
“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也不想管,但是谁七老八十了还出来丢人现眼的。”
“你…..”小五郎无语了
“喂喂…他们怎么还是这个样啊。”新一内心无奈的想
舞台上的主持人措辞了
“明日我们将举办一个娱乐节目,我会在列位佳宾中抽出一个男性和一个女性上来跳上一支舞”
全场的氛围昂扬起来
“first of all抽出的男性——工藤新一。”
“啊啊啊….”新一就地倒下.
“来抽出的女性是——宫野志保!”
这个谜底震动了全场
“宫野志保,就是那个大美人,那个小子捡到了个大廉价”这样的评价不断在晚会上反响
志保和新一本来想谢绝,但在世人的推重下还是硬皮上了台
新一上了台为了不让场景为难,自动的约请志保,小声的说:“喂,我们随意跳跳就能够够了”
志保站在台上半响没有措辞,时不时的看看小兰那悲痛的脸色
“对不起”志保丢下这句话后就转身分开了会场
新一瞥见志保走出会场,也预备追进来,他对小兰说:“志保一个人太伤害了,我先送他回家了”然后也跑出会场
小兰站在那边垂头不语
晚会就在这种为难的局势中停止了
志保和新一回家的路上
“你也真是的,不就是舞蹈吗?以声不响的就走了,弄的全部舞会都没法顺利进行。”新一埋怨道
“如果我真的跟你舞蹈,那台下的毛利兰会怎么想?”志保启齿了
新一听到这句话立刻沉默了
过了一会新一启齿了:“其实,我…真的..很想跟你跳一支舞。”
志保听到这句话,停止了脚步,站在那垂头不语
“对不起”志保又说了这句话,然后就跑开了
新一站在那边,内心很复杂
四.约会(上)
志保回到家中,关在自己的房间想了很多
她拿起她母亲的遗物——录音带,听了第N遍
“给11岁的志保,有爱好的人涌现了吗?……”
“有,妈妈,但他爱好另一个人,也许我这辈子可能就只爱好他一个人,我想获得他的关怀,但又不想损害任何一个人,妈妈,告知我,我该怎么办…”志保边哭边喃喃自语
第二天
“博士,早啊!”新一涌现在博士家
“新一啊,你怎么来了?”阿笠博士困惑的问
“明日是周日,小兰一大早跟园子进来了,现在安身立命,也没什么案子,所以我就到你家玩玩电脑游戏,打发下时间,志保呢?”
“哦,恰好你没事,志保这两天心境不太好,我现在正在忙最新的试验,你就帮我陪陪他,横竖你也闲着”博士说
“哦,没问题”新一愉快的准许了
不一会志保从自己的房间出来,瞥见新一正在客堂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干什么,色迷迷的看着我”志保冷冰冰的瞪了新一一眼
“喂…你要感谢我,明日我可以陪你!”
“我不须要”志保很坚定的谢绝了
“晕。我不是说过了吗?历久把自己关在家里会得抑郁症的,你就当是关怀一下自己,进来散散心怎样!”新一劝志保
志保眼珠子一转:“好吧。你就陪我去逛商场吧!大侦察”
新一马上满身抖了一下,心想:“看他的脸色,一定不会又什么功德。”
不过新一还是准许了
到了商场
“志保,你要买什么?”
“太多了,我变为大人以后,衣服基本就不够穿的,所以要多买几件,然后在去买点生活用品,然后在去书店,然后…..”
“啊,那你身上的钱够吗?”新一不安的问
“这就是我要你来的缘由!”志保狞笑说
“啊…”新一晕倒..
“我想你身上应该有一张金卡吧?”
“这你都晓得?”新一惊奇的问
“那当然,别忘了,明日是你自动提出要陪我的.”
“汗..明日我就认栽了,听候调遣,大蜜斯”新一完全被臣服
“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宫野志保h,”志保朝新一笑了笑
“是….是…”新一无奈了

五.约会(下)
志保虽然很少出门,但是对外面的情形了解的很清晰,她试穿的衣服都是最新款式的,在配上他那高贵的气质,可以说是完美,新一在看着志保试穿一件一件的衣服发楞了。他们在一成天在商场东跑西跑,新一已经上接不接下气了,但志保却跟没事样
“真是敬佩你们女人,只要一买东西,就会体力无穷!”
“是吗,小兰也是这样吗?”
“对,不过你要比他有眼光多了,你买的都是高级品,要不是有金卡,我们明日就别想回家了。”
“我们去劈面的饭铺去吃饭吧!”
“嗯”
他们来到饭铺找了个位置坐下
“明日可真累啊!”新一埋怨说
“一贯精力旺盛的名侦察也又喊累的时候,真是希奇!”
“喂喂…”
“明日花了你那么多钱,我以后会还上的~!”
“晕,不用啦,横竖我一个住也用不了那么多钱,与其在那放着还不如赶早花掉,明日花了那么多钱,反而内心很舒坦!”
“扑哧..”志保听了新一的话笑了起来
新一见志保笑了,内心很愉快:“对嘛.你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最漂亮了。”
“是吗?”志保酡颜的说
“对啊”
小兰和园子正要回家的路上
小兰回头一看,觉察新一和志保在餐厅了有说有笑,站在那边发楞
“怎么了,小兰?啊,那不是新一吗?中央的不是志保吗?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园子也觉察了新一
“没事,园子,我们快走吧”
“不行,我一定要让他说明清晰!”说着拉着小兰的手大步走向餐厅
“工藤新一!”园子大呼
“小兰?园子?”新一被园子的大呼声中吓了一跳
“你怎么可以背这小兰跟其余女人在一起呢?还给他买了那么多东西”园子对新一大吼
“你沉着点,志保不是外人,她是….“新一哏住了
“她是什么,小兰等了你那么久,你却这样对她,你明日给我个公道的说明!”
站在一旁的小兰垂头不语
“对不起”志保措辞了
志保然后站起来对新一说:“明日你给我买的,我以后会还给你的。再会。”
说完志保走出门外,新一楞了一下,冲进来,只见志保已经打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新一”小兰的声音重新一死后响起
“对不起,小兰,我会给你个说明的”
然后自己也打了辆出租车走了。
园子则对新一痛骂,小兰照旧垂头不语,满脸悲痛的脸色。

七.我会掩护你
志保对新一的冷淡让新一很不理解
下学了
新一瞥见志保一个人第一个走出校门,刚想冲要上去。
“新一,一起走吧”被小兰的声音叫住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新一甩下这句话就去追志保
“哦,那你慢走!”小兰因为新一那句“我在意你”到现在内心也很愉快,没有看出新一那边纰谬劲。
“志保,等一下!”新一喊住了志保
“有事吗?”志保头也不回冷冰冰的说
“happen了什么事了吗?怎么你这几天一直对我那么冷淡呢?”新一直言不讳的说了
“我对谁都是那么冷淡的,你不晓得吗?”照旧了冷淡的答复
“志…”新一还想说什么
“别说了,我有事我先走了。”志保说完大步的甩开新一
新一一个人站在那内心别扭
“不晓得什么时候我特别在意志保了,甚至以为他是我生射中不可缺少的,为什么,我不是一直以为我爱好的是小兰吗?”新一想了很多,内心很苦楚,但是他还是想到博士家向志保问个清晰
合法新一刚要回到博士家中的时候,觉察一辆保时捷356A从博士家开出,新一觉察纰谬劲,就猛冲进博士家,只见博士被打昏了,新一扶起博士
“博士,志保呢?”新一焦急的说
“志..保.GIN..”博士吱吱唔唔的说
“GIN,他不是死了吗?”新一惊奇的问
他觉察地上有一张纸
“工藤新一,我返来了——GIN”
“可爱”新一一拳头打在地上。
“志保,我一定会救你的。”
画面转到GIN,在仓库里
“GIN,你怎么还没死?”被绑上的志保对GIN大呼
“我的sherry,你太小视我了,你以为那时我真的会傻到自己跑到你们的圈套吗?我找了个替死鬼就脱身的。” GIN照旧用那个讨人厌的声音说
“啊”志保觉得异常恐怖
“别畏惧,现在构造就我一个人了,只要你肯跟我,我就会不记你之前的任何错误,我们重新开始创立新的构造….”
“你做梦..”志保还没等GIN说完就大吼一声
啪.一个巴掌打在志保的脸上:“臭女人,一枪毙了你太廉价你了,这是一个定时炸弹,还又10分钟,我要让你试试什么叫恐怖,哈哈….”
“再会了sherry。” GIN大笑一声走了
志保看着那计时器,内心一点一点的失望,他想起了新一,他不晓得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想起他,他边想边流出泪来,泪已经模糊了双眼
在计时器还有30秒的时候,一个身影涌现在了志保的眼前
“新一,你怎么会在这。”志保惊奇的问
“笨伯,我可是个侦察”新一照旧自信的说
新一拿了个瓶子,一脚踢烂了窗户,抱起志保就飞的向窗户冲去,炸弹就在这时候爆炸,两人虽然受了重伤,但躲过了此次爆炸
“你…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志保有气无力的问
“因为我说过要掩护你到最后的,你忘了吗?”新一看着志保坚定的说
志保因为惊吓过度昏迷在新一的怀里。这时候警方的人也赶来了,把他们送到了病院

八.树下的商定2
新一请托警方让此次案件对外界保密,同时也谢绝了警方的掩护,警方准许后,新一因为受了重伤也昏迷了。
哀:“如果是我,可以的话我倒期望落空影象,我姐姐被杀和阴郁构造的事,如果都往了,做一个纯真的小学生灰原哀该有多好,然后....就能够够跟你永久...永久这样。”
柯南:“灰原....你...”
哀:“开顽笑的,有精神了吗?”

哀:“你不是告知过我……不要回避吗?你不是叫我不要回避自己的运气吗……而且你还说你会掩护我对纰谬?”
柯南:“对、对啊”……
哀:“不过,我可不是温室里身强力壮的花朵,我不须要你的掩护……”

哀:“你还真平静”
柯南:“啊?”
哀:“我天天早上看到这个都会觉得满身发冷。我会问自己,你到底……是谁?”
柯南:“还说呢!这还不是拜你制作的药所赐”
哀:“切实其实,我觉得很抱歉。害得寻求本相的你……必需不断诱骗大伙。连在这面忠实的反响一切的镜子上……都反响不出你的实在面孔”

“志保...”新一大呼一声从梦中惊醒,他觉察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
“护士蜜斯,叨教跟我一起被救护车送来的女性在哪?”新一找了个护士问
“你说的是宫野蜜斯啊,他异常钟前就醒了,说是要去散散心。”护士答复说
“是吗?感谢了!”新一有规矩的感谢护士,然后去病院的园子里找志保
他从一个树下觉察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但蕉萃了很多
“志保,你没事吧!”新一很温柔的问
“又给你添麻烦了,大侦察!我看我还是赶早分开比较好!”
“笨伯,你欠我那么多,就想一走了之”
志保昂首看着新一
“那..我该怎么做能力答谢你呢?大侦察!”志保又低下头轻声地说
“你如果真想答谢我,就准许我三个请求,一。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磋商。二。不要一个人去伤害的地方。三........不要...分开...我!”
志保听到第三个请求是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新一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不要误解,你如果成天躲着我,要我怎么掩护你啊!”
“这样啊,你不觉得你的请求太过分了吗?”志保冷淡的说
“比起你欠我的,这还不算什么!”新一狞笑着说
“好吧!我就暂时准许你”志保浅笑的说
“是吗?呵呵呵呵...”新一内心很愉快的说
两人在树下定下了商定,这样的商定让他们两个的心连在一起

九.默契(上)
志保和新一在病院住了不久就出院了,身材也规复的差不多了
新一又和小兰编很多来由对于过往以后,他们又回到了之前正常的生活
“早上好啊!志保”新一对正在上学路上的志保说
“好啊,大侦察,你的两小无猜怎么没跟在你身边啊”志保照旧话中带刺的说
“小兰啊。他明日卖力打扫卫生,一大早就去学校了!”
“这样啊”志保照旧冷冰冰的说。
“你的身材规复的怎样了?”新一温柔的说
“不用你关怀,我很好”志保照旧没有脸色的答复
“喂喂...你就不能像个女孩子一样吗?”新一无奈的说
“我像男孩子吗?”
“.....”新一无语
上课中
新一对无聊科目毫无兴致,坐在那发困
志保也无聊的望向窗外
“啊................”一个尖啼声打破了教员的授课声
新一听到啼声后第一个冲了进来,志保和其他同窗也跟了进来
他们看到立青教员倒在走廊上
“他已经死了”新一刚想去磨练他死没死,死后的志保就发话了。
“你怎么晓得,你有没磨练。”新一困惑的问
“我光看就晓得,是氰酸甲中毒”志保不急不慢的说
同窗们都对志保的才干而赞叹
不一会暮目警官就来了
“这小子在哪哪都有案件,根毛利一样,连自己的学校都不放过。”暮目无奈的想
然后暮目又摆出端庄的脸色说:“死者叫三田立青,本年34岁,是则个学校的教员,为人大大咧咧,落拓不羁。觉察死者的是正田美子。叨教死者是怎么死的。”
“他喝了一杯咖啡就死了。宫野志保h,”美子答复说
“我们在咖啡中磨练出了氰酸甲反响。死者也许死了30分钟左右”中央的高木说
“这样啊,那就是美子蜜斯觉察死者的时间喽!高木,查一下他身上有无氰酸甲反响”暮目说
“工藤老弟啊,你有什么觉察啊?“暮目对工藤说
“暂时没有。”
“申报警官,他的身上没有氰酸甲反响。”高木说
“那你的怀疑也最大,跟我们去警局走一趟吧”暮目指着美子说
“纰谬吧,我身上没有反响,再说给他泡咖啡的不是我,是后勤室的慧明教员。”
大伙一回头觉察慧明教员垂头不语的站在那:“对,是我杀的。你从我身上可以检测出反响来”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暮目问
“我欠他钱,他就拿我家传的宝玉做典质,等我把钱还给他想要回宝玉时,他告知我宝玉已经被他卖了”说着他哭了起来
“那你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吧!”暮目正带慧明教员要走
“等下,凶手是你,美子教员”新一发话了

.默契(下)
“等下,凶手是你,美子教员”新一发话了
“怎么回事啊,工藤。”暮目困惑的问
“当然,慧明蜜斯也想杀立春。只是却被美子争先了一而已”新一说
“你们只是磨练出了咖啡里又毒,但没有磨练,死者死否是喝咖啡中毒的,我刚才观察死者时,并没有觉察他的嘴中有咖啡的气息”志保在中央接新一的话说
“没错,你们看看地上,有一点点的饼干屑,美子教员的饼干是早就预备好的,所以各个处理工作都做得很好,等立春教员吃饼干中毒而死后,你就把他未吃完饼干踩碎后,踢倒花园里,这就是你在走廊犯案的缘由。”新一说
“证据呢?”美子说
“证据就在你的鞋底!”新一和志保一起说
“啊啊啊...”美子惊奇的叫了声
“在你的脚底应该就能够够检测出反响吧,通俗磨练时,鞋底通俗是被疏忽的,还有立春教员的手中也应该又氰酸甲反响,大伙从一开始就被那杯咖啡所困惑了,所以并没有检讨其余地方”新一说
“不用查了,我认罪了,告知我,你是什么时候觉察我是凶手的。”
“就从志保告知我死者嘴里没有咖啡的气息时我才觉察的”新一答复说
“呵呵,果然是才男妙女。其实我也是欠他的钱被他威逼才想杀他的,不过我唯一的失误是没有觉察你们两个破案的人才。”
美子被警员带走了
同窗们被志保和新一的推理给惊呆了,校园中响起长达5分半的掌声,志保和新一这一对异性的侦察组合成为了校园最火热的话题。从那以后新一和志保就不断的给警方处理了很多案件,志保的加入让新一的破案效力提高了很多。东京最火热的高中生侦察工藤新一变为了高中侦察新志组合。一时惊动东京
相反的,服部平次那却没有任何新闻,为什么呢?

十一.山中露营(上)
一个阳光明媚的凌晨。
一个手机吵醒了正在熟睡的新一
“喂。谁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涌现在手机里
“你还在睡啊!”一个熟悉的男声在手机中说
“哦,本来是服部啊,你怎么近来都没跟我接洽,我还以为你从人间蒸发了呢?”新一开顽笑的说
“都怪我那老妈!他为了让我此次的摸底考能考好,让我天天在家K书,过上了与世隔绝的日子,苦啊!”服部埋怨的说
“应该的,谁叫你除去文科优良,其他科都因陋就简”新一讥笑的说
“我本来想约你们一起去山中露营的,居然你那么说就算了。”
新一笑着说:“横竖近来天天破案也累死了,放松一下也不错。”
“可是我又不想去了”服部率性的说
“好啦。不要小孩子气啦!”新一劝服部
“真是的!你那预备去几个人?我这就我和和叶”
“我,小兰,志保,可能园子也要跟来...!”新一答复说
“志保?”
“就是灰原哀啦!他也变返来了,现在叫宫野志保。”
“你们的关系不通俗吧!都叫那么亲热了!”服部狞笑
“喂喂....”
“好啦,明日上午8点米花车站聚集,OK”
“OK”
新一挂下手机后想:“小兰应该没问题,压服志保就有点艰苦了。”
新一到博士家里,觉察志保正在无聊的看电视,于是他笑眯眯的走向志保。
“怎么了大侦察,是否是又有什么案件须要我协助的”志保面无脸色地说,眼睛照旧看着电视
“喂喂...你说的我似乎衰神一样,似乎我找你就是为了破案的。”新一无奈的说
“岂非不是吗?”
“不是,其实...我觉得我们这几天为了破案也很累的,所以应该放松一下。”新一支支唔唔地说
“你的意思是要找我进来玩吧.”志保一语说中
“那你..”新一刚想启齿
“我不要!”志保很爽性的谢绝了
“大伙去放松一下啦。服部,和叶,小兰都去的”
“那我更不应该去了,怕妨害了你们两对情侣。”志保照旧面无脸色地说
“喂喂....”
“志保你就去吧,恰好我这两天有事进来,家里没人照顾你。”博士也劝他
“对啊”新一急速应和博士
“好...吧.”志保终于被说动了
第二天早上
“你们很慢啊”服部埋怨说
“都怪新一不晓得穿哪件衣服才托了那么长时间。”小兰在旁说
“园子呢?”和叶说
“他为了看阿真的竞赛,所以不来了。”小兰答复说
“这位是?”服部高低端详着志保
“宫野志保,请多指教”志保冷冰冰的说
“哦,你就是灰....”服部刚想措辞,新一就把他的嘴捂住:“没错,他就是我跟你说的我的破案错误,宫野志保。”
然后新一小声的跟服部说:“我和志保变小的事还没有给小兰说,因为阴郁构造的事还没处理呢?”
“啊...黑..”“你们聊什么呢,那么奥秘!”服部刚想措辞,又被忽然窜出来的和叶给艮住了
“没什么,呵呵呵...”新一和在那傻笑..
“好啦,我们去露营吧。”服部对大伙

十二.山中露营(中)
新一一行人去山上露营,几个人正在爬山
“好累啊!”和叶一边埋怨一边擦头上的汗
“都是因为你日常平凡不运动,像我爬了那么久了跟没事一样。”服部自信的说
“耍什么酷啊,你头上还留了那么多汗呢。”新一想
“新一,你累不累,要不要喝水呢?”小兰一边爬一边问新一
“不用啦。呵呵,志保你累不累啊!”新一别说边转向志保
“不,我不累!”志保照旧冷冰冰的答复
“小兰和新一的关系还是那么好啊。”和叶在一旁讥笑的说
“哪有啊...”小兰红着脸说
大伙都很开心,只有志保一个人在那低着头,冷静无闻。
“工藤似乎很关怀志保嘛。你们之前熟悉吗?”荷叶猎奇的问
“他是我之前一个案件中熟悉的。他在我破案中帮了我很多忙。”新一说明说
“哦”
“工藤,你留意到了吗?后边...”服部接近工藤小声地说
“嗯。后边那个老妇人总是随着我们,而且他的身边还没有一个人,我们应该多留意一下。”
“嗯!”
和叶和小兰觉察了老妇人,上去打声召唤:“老婆婆,你怎么一个人啊。”
“我的丈夫已经到山顶了”老妇人说
“那你一个人没问题吗?”小兰问
“没问题,我常常来着爬山的,对这熟悉的很。”老妇人笑着说
“那我们一起走吧..”小兰说
于是新一一行人跟老妇人一起爬山
到了山顶上
“呵呵,还是山上的氛围最好了。”老妇人笑着说
“老太太,可以告知我你的真面目了吧。”新一对这老妇人卖力地说
小兰和荷叶很受惊的看着新一
老妇人先是一惊,然后又僻静下来:“你们在说什么啊,没规矩。”
“别装了,我刚才有意上山时绕了点远路,你常常上山应该不会没觉察吧。”新一说
“还有你刚才说你丈夫在上顶上等你也是哄人的吧。”服部说
“你身上的爬山设备也不是很全,这显著表示你是暂时想上山才预备不敷的。”志保沉着的说
“呵呵,真不愧是日本的名侦察啊。”老妇人笑着说
“废话少说,你到底是谁?”新一指着老妇人说
“呵呵呵..我就是风行万千汉子的心,破案无数的阴郁男爵夫人,工藤有希子。”老妇人扯开面具,摆了个很COOL的POSS
新一等5人暴汗....

说十三。山中露营(下)
“呵呵呵..真不愧是我的儿子,那么快就觉察我啦。”有希子边摸新一的头边说
“妈...你怎么来了?”新一无奈的说
“呵呵。我本来是跟你爸爸返来搜集小说的材料,顺便来看看你,谁知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打手机给阿笠博士,他说你们去露营了,你爸爸要去见一个客人。所以我就一个人跟来了。宫野志保h,”
“汗....”新一无语
“哇,大明星耶,给我签个名。”和叶大呼
“嗬嗬嗬嗬。想不到你也是我的影迷,真不好意思。”有希子大笑说
“好啦,我都饿死了,赶紧吃饭吧!”新一捂着肚子说
于是他们就着手开始吃饭,在吃饭时,新一把自己变大后happen的事都告知了有希子和服部,当然这是在小兰和荷叶不再的情形下。
“这样啊,那你和志保的名望现在那么大,不怕被他们晓得吗?”服部说
“没事,现在阴郁构造就只剩GIN一个人了,短时间他是不可能来找我们麻烦的。”新一自信的说
吃完饭大伙在一起有说有笑,只有志保一个人冷静的做在一边看着景致。
“怎么了,又有什么苦衷吗?”志保一回头觉察新一已经坐到中央
“这似乎不关你的事吧!”志保照旧冷冰冰的说
“你忘了吗?我们商定好的,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磋商的。”新一温柔的说
“......”志保垂头不语
“你不想说就算了,来跟大伙一起聊聊天啊。你一个人在那边很无聊的。”志保边拉志保的手边说
志保不想去,却被新一硬拉了过往。但是志保还是很有随合的跟他们聊在一起。
新一看着志保,内心很愉快
“小新....”
新一回头一看,是有希子在叫他
有希子把新一拉到一边小声说:“你挺关怀志保的。”
“当然了,他是我friend啊。”
“真的只是friend正样吗?”有希子加重了语气说
“.....”新一说不话来
“新一,你长大了,情绪的事应该你自己决定,但你要让自己明白,你到底爱好谁,否则选错了可是会懊悔一生的。”有希子苦口婆心地说
新一垂头不语
长久的露营就这么停止了
“你要让自己明白,你到底爱好谁,否则选错了可是会懊悔一生的”有希子的话一直显现在新一的脑海中
“我....到底....爱好...谁?”新一不断的诘责自己

十四。小兰的告白
“我到底爱好谁.”新一不断的诘责自己
第二天早上新一送走怙恃之后,又开始了平常的生活
“早上好啊,新一”天天都会又那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
“早上好,小兰。”新一每次都用那标志性的笑颜来驱逐这位两小无猜
“呵呵,你们伉俪还是那么亲热啊。”园子在一旁笑这说
“别胡说,园子。”小兰酡颜红的说,新一对这些谈吐似乎已经屡见不鲜,照旧很平静的走到自己的坐位上
“好啊,志保。”志保朝正在卖力看书的志保打召唤
“你好,工藤同窗。”志保照旧用冷淡的口吻答复他
“喂喂...”
虽然志保每次都对新一那么冷淡,但新一却照旧热忱的跟他说谈笑笑,这一切都看在小兰眼里,虽然小兰外面上没什么,但内心却有些伤感。
下学了
“志保,一起回家吧。”新一笑着对志保说
“不用,我自己会回家,你死后的女孩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志保面无脸色的答复
新一一看是小兰
“新一,一起回家吧。”小兰委曲浅笑的说
“好啊。”
两人在路上谁也没措辞
“新一..”小兰启齿了“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好啊,你想去哪?”新一问
“中心公园。”
两人来到了公园的长凳上坐下
“新一...”小兰低着头说
“什么事?”新一问
“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在中心公园的广场上,你和那些同龄的孩子在一起踢球,你那时的球技已经很棒了,让那些同龄小孩都很敬佩,到了初中,有一次你在飞机上自力的处理的第一个案子,站在死后的我看到你那自信的脸色,内心好愉快,也是从那以后,我对你...产生了....
一种..奇异的感觉..。”小兰眼睛潮湿了
“小兰....。”新一手足无措的看着小兰
“有一天,你不知为什么分开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我每次都会想起你,比及你返来后我觉察你站在我家门口的那一刹时,我明白了,我对..你的..那种感觉,就是.....爱好。我爱好你...新一。”小兰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小兰...。”新一惊奇的不知说什么好
“我...可以....爱好你..吗?”小兰有些抽搐的说
“小兰..我...”新一照旧说不出什么
“小兰!!”忽然死后的园子大呼小兰的名字
“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新一,你不会欺侮我们小兰了吧!”
“没...我.”新一刚想措辞
“没什么,我只是和新一回忆起了一些小时候的事。”小兰抢在新一前面说
“我先走了,新一。”小兰垂头说
小兰分开了,留下新一一个人站在那,不知站了多久

十五。斜阳下的晚饭
小兰的剖明让新一一下子愣了
他一个人站在中心的广场上
“我爱好你...新一。”小兰的话直在新一的脑海里不停的回荡。
“不晓得为什么,之前我也屡次理想小兰成为我的新娘,我也屡次以为自己爱好的是小兰,但为什么小兰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内心却很抵触,脑海里闪出一个人影,那..不是.小兰,而是.....志保!”新一不晓得该怎么办,他不晓得也该怎么答复小兰,当他想到那时小兰那充斥泪水的眼睛,和那卖力的脸色,他的心就软了。
“哎....”一个少女的从死后拍了他一下“你怎么了,一脸苦闷的脸色,是否是碰着处理不了的案件了。”
新一回头一看,本来是志保
“是啊,这回的案件真是艰苦啊。”新一苦笑的说
“有无我要协助的。”志保温柔的问
“不了,让我一个人静一下。”
“好吧,我走了,再会!”志保向新一挥挥手后就走了
新一则持续苦闷的在长瞪上坐着,脑子里一片凌乱
不知不觉已经到傍晚,新一的已经在那呆了一下午,新一的肚子已经咕嘟咕嘟叫了
“肚子好饿啊!”新一摸着肚子说
“给你..”
新一一回头觉察志保正拿着一个汉堡给他
“志保,你不是走了吗?”新一困惑的问
“别误解,我只是途经瞥见你还在而已。”志保嘴上那么说,其实他已经在邻近看着新一一下午了
“感谢啊,你不吃吗?”新一接过汉堡说道
“我吃过了,不用替我担忧。”志保说
“你啊,真不可爱,显著观察了我一下午还说是途经的,显著什么也没吃却说吃过了,来,给你一半。”新一把汉堡掰了通俗递给志保
“啊,你怎么....晓得...!”志保酡颜的问
“我可是个侦察啊..你忘了吗?我还可以看出,你是因为钱带的不多才只买了一份,你那么关怀我,真不好意思”新一自信的说
志保的脸更红了,但在斜阳的照耀下并非很显著
在斜阳下的两个人坐在椅子上吃着一半的汉堡,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美妙,像一幅温馨的画,画出了人世间最美妙的情绪!

十六。新的竞争者
小兰向新一告白之后也想了很多
“为什么自重新一返来之后变了很多,似乎对志保的任何事情都很在意,他和志保的默契绝对不像friend那么简单。岂非....”小兰越想内心越苦楚,他决定向志保问个清晰
第二天下学后
“志保”小兰叫住了志保
“什么事,毛利同窗。”志保有规矩的问
“可以谈谈吗?”
“....好啊。”志保犹豫了一下,还是准许了
咖啡厅里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志保问
“我想晓得一下你和新一的关系,你们真的是通俗friend吗?”小兰吞吞吐吐地说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我总觉得新一似乎对你都很关怀,什么事都为你着想。虽然他嘴上说你只是他的friend,但我...觉得..新一...可能....爱好你。”小兰悲痛的说
志保听到这句话内心很不是滋味,他不晓得要怎么答复小兰
“但我对工藤同窗却没有这个感觉。我只是把它当做通俗的同窗一样。”志保虽然嘴上那么说,其实内心很难受
“是吗?太好了,我本来以为你也爱好他的,如果跟你比我真的是没戏了。感谢你了,宫野同窗。”小兰愉快地说
志保虽然外面没有变更,但他的内心却在流泪
从那以后小兰对新一显著比之前加倍关怀了,这让新一很困惑
“小兰怎么了,忽然对我那么好,又什么功德happen了吗?”新一在言自语的说
志保在他身边低着头看书,脸上尽是忧伤的脸色
“同窗们,明日我们班来了个新同窗。大伙驱逐。”教员措辞了
话音刚落,一个萧洒的帅哥走进课堂
“大伙好,我叫科兴帅。请多多指教。”
简单的一句话却夺走了全班女孩的心。
为什么呢?

十七。宫野志保h,奇异的女孩
“大伙好,我叫科兴帅。请多指教。”
简单的一句话却夺走了全班女孩的心。除去志保和小兰
这位可以说是名不虚传的帅哥了,炯炯有神的眼睛,蓝色的短发,诱人的浅笑,穿戴白色休闲服和深蓝牛崽裤,再配上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可以说是完美。
“啊,帅哥啊”园子尖叫
“是啊,跟我们一班,真是幸运。”班里这种群情声不断
新一对这个奥秘帅哥很不爽,在多番的讯问中才晓得他是科兴团体的少爷
一个星期过往了
阿帅已经成为了班里的名流,他学习很好,各项运动都很精彩,为人也很随和,寻求他的女生逐日增加
阿帅和班里的每一个同窗都混熟了,只有一个女孩——宫野志保,只有他似乎对阿帅置若罔闻。
“叮铃铃...”上课了
怒气冲发的化学教员走进课堂,对同窗大呼:“现在开始测验。不及格的下学后留下。”
“啊”一阵哀怨声从课堂中响起
这是阿帅加入的第一次测验,通俗来讲是谁先做完谁交
卷子发下来,阿帅一看。
“太简单了,我异常钟就能够够做完。”阿帅内心想
阿帅刷刷的做卷子,五分钟事后,阿帅已经做了很多了
忽然他听到有人站起来,昂首一看,居然是宫野志保。他拿着卷子走到教员眼前
“我做完了。”冷冷的甩下一句又回到坐位上看起他的书
教员看了看卷子,楞了一下,然后说:“宫野同窗,满分..”
全班的同窗都很惊奇
“喂喂...”新一暴露无奈的脸色
“太让人受惊了,一个18岁的少女五分钟做完高中的化学题目。真是个天赋。”阿帅很受惊的看着他
这个奇异的女孩让很受人驱逐的阿帅引发了浓重的兴致

十八。新的敕令
志保那超乎凡人的聪明和那冷淡性情引发了阿帅浓重的兴致
“你好啊,宫野同窗。”阿帅走向志保说
“好。”志保照旧连人都不看的答复
接下来的时间阿帅就对志保问天问地,但志保的答复都是“好,不,不晓得.....”等不超过三个字的答语
“喂喂...你有完没完啊。”坐在一旁的新一不耐烦了
“你就是高中生侦察工藤新一吧。我跟宫野同窗措辞似乎不管你什么事啊?”阿帅冷淡的对新一说
“你没瞥见宫野同窗都不想理你吗?”
阿帅不再理睬新一而转向志保说:“不晓得宫野同窗下学后有无兴致跟我讨论一下学习上的事呢?”
被科兴帅约请可以说是所有女生最骄傲的事,但.....
“不,我没有兴致。”照旧被志保冷淡的谢绝了
“嘻嘻嘻...”坐在一旁的新一偷偷的笑,心想:“呵呵,让你分开你不分开,怎样,很没颜面吧。”
科兴帅就这样灰头灰脸的回家了
“少爷,你返来了。”管家说
“嗯”
“少爷,老爷明日早上从美国返来了,说有话对你说。”
“好,我这就去。”
科兴帅来到了他的父亲科兴森龙的房间里
“爸,找我什么事?”
“你晓得我为什么把你从美国转学过来,来到那么一个通俗的高中?”森龙叼着雪茄坐在椅子上说
“不晓得”
“我是有义务交给你,你先看看这个照片。”科兴帅一看,本来是志保的照片
“你已经在那上了一个星期了,对这个女生有什么看法。”森龙问
“他为人冷淡,但聪明超群,这是我现在了解到的。”
“好,那你的义务就是天天留意观察他,到时候我会给你指导的。”
“为什么”阿帅困惑的问
“不要问为什么,这是敕令,你可以进来了。”
阿帅只得乖乖的进来,因为他晓得对抗森龙就是自找苦吃。
阿帅刚进来,就有一个穿戴黑衣,留着白色的长发的须眉从另一个房间里出来。
“一切都在筹划中。GIN。”森龙说着向他丢去一根雪茄
GIN扑灭雪茄长吐一口说:“你看着吧sherry。我们的新构造立时就要成立了,让我看看你那恐怖的脸色吧,哈哈哈哈。。”
“想这样的小脚色杀了他就能够够了,为什么还要监督她?”森龙问
“他的聪明就是我想要的,她是我们构造中兴的一个重要的棋子。”GIN说

十九.KID的挑战书
一天早上,一个手机吵醒了他。
“喂,工藤老弟吗?我是暮目警官,基德在明日发来了挑战书,你来警局我在具体跟你说吧。”暮目一口吻说完所有的话
“啊...”还没睡醒的新一..
新一到了警局后,暮目警官那出一张卡片
“亲爱的警员们,我将在明日半夜12点,伴着钟声来取走河汉之星。
——KID”
“工藤,你怎么看。”暮目问
“呵呵,那家伙终于现身了,我来会会他。”新一愉快的说
“那就看你了,河汉之星的仆人甫温师长教师是个大财主,他为了保住这个宝石,请了很多的保镳,中森警官那为了跟KID背注一掷也投入了很多的警力,在加上你和宫野蜜斯这对日本最火热的侦察组合,我想KID这回一定会失败的。哈哈..”暮目大笑说
“期望如此”新一答复,
“其实人越多,越不安全。”新一内心想
新一到了博士家,把具体缘由告知了志保。
“志保,你怎么看。”新一问
“我想KID居然能对在日本那么有权威的大财主下挑战书,他一定也是做好充足的预备的。”志保答复说
“嗯,此次我一定要抓到KID。”新一自信的说
志保看到新一自信的模样,微微一笑。
到了KID涌现的早晨
“现在才8点,甫温师长教师的别墅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被围死了,连只蚂蚁也进不去”新一看着表说
“嗯,我想甫温师长教师这回为了KID可以说是大费周章了。”志保在一旁说
“这些戍守在KID看来就像积木一样,表面看起来很威武,其实一碰就散了。”新一的死后涌现了个年青须眉的声音
“啊,你是.....白马探”新一受惊的说
“好久不见了,名侦察”白马萧洒的说
“哼...都给我让开,只要我名侦察毛利小五郎出马?管他什么KID,我三五下就摆平了”
“喂喂...怎么毛利大叔也来了,他来了很碍事的。”新一无奈的想
“明日绝对是个让人难忘的夜晚,连我的占卜也没法预感。”
“红子也来了。”白马笑着说
“是啊,我是来看看我们的怪盗师长教师要怎么对于这些日本的名侦察。”红子看着上空说
各路名侦察齐聚一堂,来驱逐这个让人难忘的夜晚

二十。半夜的对决(上)
基德的此次涌现引发了许多人的留意
“毛利小五郎,工藤,白马,连红子也来了,诶,那个茶色短发的女孩似乎在哪看过,一看也是一个不好对于的脚色,看来明日要多留意一下啦。”黑羽快斗用望眼镜从离这不远的屋顶上观察情形。
“少爷,此次的行为没问题吧,这里可是妙手云集啊”中央的管家说
“没问题,还有,不要叫我少爷,现在...我是....一个让人扰攘不安的讨厌的....暴徒而已。”说着衣服一拉,变为了怪盗基德。
“已经11点50分了,离基德涌现只有10分钟了。”红子看着表说
“别粗心,KID可能已经来了。”新一说
“没错,KID最擅长的就是假装。”志保在旁赞同道
忽然地上涌现了一个黑影,世人往上一看,是怪盗基德
“是KID,快捉住他啊。”毛利小五郎和中森警官大呼
于是屋外的警员们都朝KID追去
“怎么了。”屋内的保镳们开始纷扰起来
“当当当....”半夜的钟声响起
“砰”忽然保镳中央掉出个玄色罐状物,忽然从内里冒出一股烟
“本来是催眠瓦斯。”一个保镳大呼,不过已经晚了,其他保镳已经倒下去了。
忽然涌现了一个穿戴白色披风带着白色高帽的人。
“怪....盗..基.....德”那位保镳说着也倒了下去
基德拿起宝石:“太简单了吧。一定有问题!”
“真不愧是基德。那么快就察觉到了。”一个声音从屋子角落里传出
一个须眉和一个女子走出,是白马探和小泉红子,他们脸上都有防毒面具
“呵呵,无所事事的怪盗明日可要有苦吃了。”红子讥笑的说
“哼哼,你们带了防毒面具确实利害,但你们忘带了一样东西,那就是.....墨镜”基德说着拿出一个闪光弹来,往白马他们一抛,白马他们被闪的睁不开眼睛。
基德撑起滑翔伞刚想向天窗那飞去,一个网子从基德的头上落下。把基德网了起来
“怎样,响马师长教师,我的圈套不错吧,专门捕会飞的植物的。”一个讥笑的声音从天窗别传出,是志保在那等候多时了。
“这个口吻,本来...你是....呵呵。真是风趣....”基德笑着喃喃自语
“蜜斯,你不要忘了,我可是个魔术师啊。”基德对志保大呼一句。然后掀起一阵烟雾,使志保没法睁眼,当他睁开眼时,基德已经在空中飞走了。
“基德跑了?”白马说
“呵呵。宫野志保h,还没有停止呢!”志保笑了笑说

最初的商定(上)【新志文】









本文原标题宫野志保h 最初的约定(上)【新志文】,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news/2017/0913/94958.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正妹网'' 请注意,前方有一波正妹网红军团接近
下一篇:老婆复仇记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