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宫野志保h 新兰——试婚新娘4

宫野志保h 新兰——试婚新娘4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宫野志保h 新兰——试婚新娘4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宫野志保h 新兰——试婚新娘4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The New Zealand - marriage bride 4

长安城工藤府
晚膳时间,工藤优作来到德配夫人藤峰有希子的霞院。宫野志保h,
「相公?」藤峰有希子讶异的起身,迎上前。
工藤优作急速扶住她,纵使晓得她身体安康,但是看她荏弱的身形,他就是忍不住疼惜。
「别走的这么急,我自己会走进来的,你不用急着出来驱逐我。」扶着藤峰有希子坐回椅子,他也在她身旁落坐,奉养的丫环连忙添了副碗筷。
藤峰有希子温柔的一笑,替工藤优作添了一碗饭。
「相公要来应该先告知一声的,妾身也好要厨房多预备一些好菜。」她已经茹素多年,这些平淡的菜色,怕入不了相公的口。
「无妨,年事大了,吃平淡点,养身。」工藤优作一点也不在意,间接吃了起来,顺路夹了口菜送进藤峰有希子的碗里。
藤峰有希子温婉的含笑。
「相公有事吗?」
「岂非没事不能来找你吗?」工藤优作负气的问。在他的夫人眼前,他是最任性的,完整呈现出他的真天性。
「真的没事?」藤峰有希子笑望着他。
他烦恼的瞪她一眼。「好啦!有事有事,行了吧?不过,我想先陪你用完晚膳,到时我们再谈,可好?」
「当然。」
两人在安静温馨的氛围下用膳,谁知一声声烦吵的嚷嚷从院外的大门传进来,损坏了此处的安静。
工藤优作不豫的蹙眉,正想喝斥那不知规则的丫头,手臂上温软的触碰让他垂头望了眼,然后昂首看着藤峰有希子。
「别生气,她好象是十二妹房里的丫头吧!应该有重要的事才对。」
「她会有什么重要的事!」工藤优作不豫地嗤道。看来他得开始萧条宫野志保那个女人了,不然她越来越恃宠而骄,竟连他的规则都敢不遵照!
哼!府里的侍妾谁不晓得,如果他在医生人的霞院时,是不得打搅的!
「别气了,气坏了身子,妾身该怎么办?」藤峰有希子轻柔的望着他,搭在他手臂上的柔芙落入他的控制。
「好,我不气。」对于她,他是最温柔、最体谅的汉子。「香馨,你去赶她走。」他对一旁卖力奉养藤峰有希子的丫环道。
「等等。」藤峰有希子唤住香馨,转而面临工藤优作。「相公,既然人都来了,就听听她有什么事吧!也许十二妹真的有重要的事也说不定啊!」
两道眉拧了拧,最后他才不甘愿的颔首。
「香馨,让她进来吧。」藤峰有希子嘱咐丫环。
「是,夫人。」香馨领命,到前头开门去了。
「真是的,嚷成那个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出命案了呢!」工藤优作不豫的咕哝。
「相公!」藤峰有希子发笑。「好了,别绷着一张脸,会吓到人的。」
「吓死她最好。」他道。
「妾身不爱看相公绷着脸。」藤峰有希子抬手划过他紧蹙的眉头。
工藤优作神色稍缓。「我就是拿你没辙。」也只有眼前这个女人能左右他的喜怒哀乐了。
「老爷,夫人,奴仆带杏儿进来了。」香馨在门外传递。
「进来吧。」藤峰有希子沉寂地说。
门呀地一声开启,香馨领着杳儿进门。
「奴仆见过老爷,夫人。」杏儿一脸惊慌的跪在地上,可见刚刚香馨一定申饬过她事情的严峻性了。
「是谁死了?」工藤优作冷着脸问。
「相公!」藤峰有希子不赞同的低唤,扯了扯他桌下的衣摆。
工藤优作抿抿唇,让步。
「不是的、老爷,是丧事,天大的丧事。」杏儿连忙道。
「天大的丧事?怎么?我即位为皇了?」工藤优作讽道。按例桌下的衣服又惹来一双柔荑的施虐。

  好好好,我端庄点就是了。再次让步,用眼神呼应老婆的「敕令」。
「说吧!是什么天大的丧事让你冒着被逐出工藤府的风险,损坏我定的规则?」
「老爷,是十二姨,刚刚十二姨晕倒,奴仆连忙请了医生,医生说,十二姨已经怀有身孕了。」杏儿被这么一吓,急速一口吻把事情申报终了,期望老爷念在这事上别处分她的不知之罪。
工藤优作站了起来,眼底的神色莫测高深。
「恭喜老爷,老来得子。」藤峰有希子垂着眼,轻柔的道贺。
望着老婆脸上空缺的神色,工藤优作忽然觉得自己很忘八。
就算她何等的豁略大度,何等的包涵他,纵使自己总是说她是他独一尊敬爱好的女人,但他的好色却也伤她最深,成群的妾室,对她来说,都是分瓜丈夫的人。
「有希子……」他唤着她的名,心底有着不舍。
藤峰有希子抬开端来,对他暴露一个笑颜,凄凄的拧痛了他的心。
「相公还是移驾到十二妹那儿去吧!妾身累了,想歇息。」她微微一叹。
「好,你歇息,我明日再过来。」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他必需先去处理宫野志保的事。
有身?!哼!
工藤优作大跨步的来到宫野志保的卧房,就看见宫野志保躺卧在床上,一见到他来,便虚虚弱弱的起身,让丫环将她扶起,靠坐在床头。
「老爷,您来了。」宫野志保内心实在异常自得,自己的计谋已经成功一半,她已经成功的怀了身孕。
「嗯。听杏儿说,你……怀有身孕了?」工藤优作脸上完整见不到涓滴情感,让人猜不透他内心到底在想什么。
「是的,妾身怀了老爷您的骨血,妾身好高兴,老爷您终于有第二个孩子了。」宫野志保笑得柔媚。
工藤优作靠近她,神色异常专注,如果宫野志保不是那么自得,以至于有点失态的话,她应该就可以发觉,工藤优作的眼底隐约有丝残佞。
「已经肯定了吗?医生怎么说?」工藤优作问。
「医生说妾身有身月余,还说妾身的身子安康,一定能生个壮小子。」
「我不宁神,我再找医生来看看,我要亲耳闻声医生说我能力宁神。」工藤优作眼力深邃深挚的望着她的肚子。
「当然,老爷怎么说,妾身都会服从的。」宫野志保含笑。
哼!死老头,怕我是假有身吗?不要紧,你再请一百个医生来也是一样,老娘是真的有身了,呵呵……
计画的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要把工藤新一给处理掉,让她的孩子成为工藤家独一的继承人,如此一来……哈哈哈!
工藤优作眼底充满阴森,嘴角噙着一抹残佞的含笑,很难发觉。
有身吗?哼!她以为有了孩子能如何?如果他现在告知她,他不可能让女人有身,不晓得她会有什么神色?
他怎会不晓得她内心的盘算!不过就是想取而代之。看来他必需开始清理门户了,但凡威逼到他的德配夫人和新一位置的人,他都不会轻饶!别说宫野志保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就算是他的,他也不会留!


为时三个月的观察路程,在两天前停止,本来工藤新一盘算带着毛利兰留在江南玩个几日再返程,不料却接到家里来的飞鸽传书。
宫野志保那个女人有身了?爹要他胆小如鼠?怎么?岂非宫野志保盘算杀了他取而代之吗?
哼!她也未免太过于心急了吧!也不想一想,现在工藤家所有的家当都是他在治理,能扩大至现在的局势也都是他的功绩,如果真的杀了他,工藤家基本等不到她的孩子长大成人就倒了!更何况……那个胎儿基本不是爹的!
没错,他晓得爹为娘所做的事,若非晓得,他早就不认这个花心风骚、总是惹娘暗自饮泣的爹了,哪还会任劳任怨的一肩挑起工藤家的重担!
「怎么?宫野志保h,是坏新闻吗?」毛利兰偏着头,困惑的望着自从接到飞鸽传书之后,就一脸凝重的工藤新一,关怀的问。
「嗯,算是吧!」期望宫野志保肚子里的胎儿与爹无关。
「那……你要回家了吗?」毛利兰黯然地垂下头。
微微一笑,工藤新一将她揽进怀里。
「为什么忧心?」他挑起她的下巴,让她面临他。
「哪有?」毛利兰别开眼,不自在的说。
「就有。」工藤新一哪会远么简单让她蒙混过往,他要她的内心完整不藏苦衷,他要她对他毫无坦白,他要她信任他,没有困惑。「说,你在担忧什么?」
毛利兰拍开他的手,转过身背对着他。
「兰?」
「我……不想回长安……」她低语。
工藤新一扬眉。「为什么?」
「回长安之后,你一定会把我送还给你那个friend,对不对?」毛利兰猛地回过神来,眼眶微红的控告。
工藤新一一楞,才想到自己是她「相公的friend」。
「我说对了吧!被我料中了吧!所以我不回去,当然,你家里有事,我不能请求你不要回去,所以我会自己一个人留下来,我不会麻烦你的。」见他不说话,毛利兰以为自己的猜想是对的。她眼红鼻酸心涩涩的撇过火,负气的说。
「哈哈,你这个傻瓜!」工藤新一发笑,复又将她拥紧,宠溺的在她的鼻尖印下一吻。
「你还骂我!」毛利兰不满的喊。
「你本来就是傻瓜,要不,你怎么会以为我会把你留在江南,自各儿回长安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工藤新一摇头叹息。
「横竖我不会回去的!」
「你宁神好了,我不会把你送去『我friend』家的。」工藤新一笑道。
「咦?真的?」
「当然,以后我家就是你家,我会跟『我friend』说清楚,从今以后我才是你的相公。」
「他会准许吗?」
「当然,『我friend』绝对不会有意见的。」工藤新一笑。
相公可以这么简单就换人的吗?毛利兰困惑的蹙眉,纵使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她还是挑选信任他。
「其实……我也是可以一个人留下来的……真的。」毛利兰最后道,是他不让她留,不是她做不到。
「你喔!连在别苑里都会迷路的人,怎么自己一个人留下来?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吧!」第八章
赶回长安的路途,毛利兰爱上了露宿,所以每到天黑,工藤新一便会挑选一处适合露宿的地方落脚。
「我说少奶奶,为什么有温馨的堆栈不住,偏要露宿呢?」叫过一次少奶奶之后,又成功的蒙混过往,服部平次今后都称她为少奶奶,免得麻烦。
「露宿很好玩啊!你看。」毛利兰仰开端,指着满天残暴的星空。「好漂亮,是否是?」
好玩?她当然好玩啊!累的人又不是她!
住堆栈,他只要卖力启齿嘱咐,自有小二筹措,可露宿,全都要他卖力耶!从整顿地誧,捡柴生火,照料马匹,预备晚饭,还要卖力守夜,隔天一大早,又要整理所有的东西,累死人了耶!
看着服部平次哭丧着一张脸,毛利兰不安的问:「你不爱好吗?」
「兰,你别理他,他如果不爱好,没人拦着他,他可以自己分开。」工藤新一观察了一下周围之后,来到他们身旁。


  呜呜……少爷居然威逼他!他好不幸喔!
「可是……我不想把快活修建在服部平次的苦楚上,他看起来很不爱好露宿……」
「是吗?」工藤新一斜睨着服部平次。「你不爱好露宿吗?」
「不,怎么会呢?我爱好露宿,我爱死了露宿,你看,星空何等残暴俏丽,我爱死它了。」服部平次嘿嘿干笑,搏命的摇头。
「你瞧,服部平次很爱好露宿,你就别瞎操心了。」
「那就好。」毛利兰松了口吻,纵使觉得服部平次的神色扭曲的很奇怪,但她没有理由不信任他亲口说出来的话吧!
「服部平次,还不去筹措,楞在那里盘算让我服侍吗?」
「我连忙去。」服部平次惊跳起来,急速开始劳碌。
「我可以协助捡柴。」毛利兰连忙道。
「不用了,你乖乖的坐好,天暗了,林子里不安全。」工藤新一让她在马车旁的大石上坐下。「服部平次,你也别进林子,气象不冷,毋需生火,至于晚膳,马车上有些干粮,用那个就好了。」
服部平次讶异极了,随即一惊,以他对少爷的了解,岂非……
「服部平次晓得了。」敛了笑,周身升起警惕,服部平次可贵端庄严正的道。
「耶?终于要吃干粮了?」毛利兰高兴的问。
「你爱好?」工藤新一讶异,若非不得已,谁会爱好又硬又没味道的干粮?
「我小的时候吃过一次喔!咬起来硬硬的、干干的,在嘴里吮了一会儿,它就会逐渐变软,好好玩,很想再吃吃看,可是服部平次好象很爱好佃猎,每次露宿,他就迫在眉睫的去佃猎,人家不好扰了他的兴趣嘛!」
服部平次的确欲哭无泪了,他爱好?好冤哪!
工藤新一发笑,心思其实满不幸服部平次的。
「爱好就好。服部平次,把干粮拿出来。」
「是,少爷。」他是最不幸的随从了。
简单的处理了晚膳,夜逐渐深了,累了一天,毛利兰很快的靠着工藤新一睡着了。
「少爷……」服部平次靠近他们。
「服部平次,我们的客人异常有耐烦,看来我们不睡,他们是不会出现的。」工藤新一低语。
「那……要睡了?」要他自己睡在另外一边吗?他只有一点点武功,他会怕耶!
「把你的地铺拖到这边来,我可不想再找其余一个随从,很麻烦的。」工藤新一太了解他了。
「是!」服部平次高兴的服从。
「小声点,你想把少奶奶吵醒啊?」工藤新一低斥。
服部平次连忙捂住嘴,他才不敢领教睡眠不足的少奶奶呢!那种泼辣,一次就够受的了。
别看她常日无邪仁慈的样儿,一旦睡眠不足,那的确是泼得让人不敢领教,他有幸见地过一次,吓得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还不快去,想让我们的客人在林子里生根吗?」工藤新一不耐的说。
「服部平次连忙去。」服部平次连忙把地铺拖过来,在少爷身旁躺下。
夜沉了,星光闪烁。


  林子里,三名须眉窥测着营地里的人。
「那家伙睡下了?」第一个须眉问。
「很有可能,不过我猜没有。」第二个须眉摇头。
「我也这么以为,他可能只是要引我们进来。」第三个须眉道。
「那……我们要进来吗?」第一个须眉又问。
「不进来,真盘算窝在这里生根啊?」第二个须眉没好气的说。
「没错,我们可不能让那家伙绝望,你们说是不?」第三个须眉淡淡的笑了。
「既然那家伙没睡我们也要进来,那为什么要躲在这里那么久?」第一个须眉百思不得其解。
嘎?嗯?对啊!宫野志保h,为什么呢?
「你很噜苏耶!走了啦!」第二个须眉不耐烦的说。
三人偷偷的潜进营地,无声、快速,就在他们靠近了躺着的三人时,工藤新一翻身而起,瞪着他们,刹那三人像定了格般,静止不动。
「我就晓得一定是你们三个!」工藤新一瞪着这三个损友。可不是吗?这三人恰是东方休阎、南宫千令,和北堂颛顼。
「啊!本来是三位令郎,我还以为是什么恶人呢!」服部平次也跟着起身。
「嘿嘿!本来你早就发觉了。」南宫千令抓抓头,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你们不是故意要让我发觉的吗?」三人在林子里不时的嘀嘀咕咕,声音都传到他耳里了,只有像兰和服部平次这种不懂武功的人才听不见。
「咦?有吗?」北堂颛顼皮皮的跟着坐下。
「说吧!什么事不能等我回长安,大老还的赶来半路拦阻?」工藤新一问的是东方休阎。
「其实我们三个本来盘算一游江南,找你只是趁便。」东方休阎淡笑着。
「为什么要『趁便』过来找我?」还真是好趁便,连他在哪里都晓得。
「因为两天前我们吃了几只烤小鸟,看着小鸟便想到你,所以就过来看望看望了。」
工藤新一眯了眼,他和小鸟也能凑成联想?旋即一悟。「你们该不会是抓人家的信鸽烤吧?」
「哎呀!工藤你真是好聪慧呢!一猜就中。」南宫千令好敬佩。
「东方,你有什么新闻要告知我吗?」如果他猜的没错,那信鸽所传递的信息,一定与他有关。
「有人高价买你的命。」东方休阎婉言。
「咦?东方,你怎么没跟我们说?」南宫千令和北堂颛顼惊问。
「又不是买你们的命。」东方休阎冷淡的看他们一眼。
「厚!工藤可是我们拜把的,他的命就是我们的命,买他的命就即是买我们的命,你不告知我们就即是不告知工藤……」
「那我告知工藤就即是告知你们了,不是吗?」东方休阎打断他们的三言两语。
「好了,别耍宝了,我没心境看。」工藤新一阻拦他们。「我的命值若干?」
「二十万两。」
「什么啊!才二十万两?工藤的命即是全部工藤家耶!就值二十万两?」
「黄金。」东方休阎弥补。
「嘎?黄金?!」南宫千令和北堂颛顼傻眼,清了清喉咙。「那……哦,这还差不多,二十万两黄金,委曲啦!」
工藤新一沉吟了一会儿。
「东方,是宫野志保吧!」工藤新一了然的道。看来老头子的忖度不是空穴来风,这宫野志保,真是蠢的可以!
「你都猜到了,还问我做什么?」东方休阎耸肩。「不过,她不但花钱买阎罗殿的杀手,还有其余路人马要你的命。」
「阎罗殿接了她的拜托?」工藤新一狠狠的望向东方休阎。
「当然喽,二十万两黄金,不赚白不赚。」东方休阎微微一笑。阎罗殿的规则是先拿钱再做事,不像其余门派,只收取一到三成的订金,办完事之后再收取尾款。因为阎罗殿至今还没有失败记载,所以信誉优越。
「东方!你居然接了这桩生意?!」南宫千令和北堂颛顼不敢置信的瞪大眼。
「我是接了。」东方休阎仍然含笑着。
「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居然为了钱要friend的命?!」
「我有说要工藤的命吗?」
「你不是接了生意?」


「生意归生意,做不做又是其余一回事,横竖银两已经入口袋了,我信任宫野志保没有机会来向阎罗殿索回。」东方休阎耸肩道。
「嘎?诈欺!」
「那又如何?」
「你就不怕阎罗殿的名声毁于一旦?」
「名声算什么?更何况……你们以为宫野志保会有启齿的机会吗?」东方休阎的笑一刹时变得阴寒。「再说,你们以为我们此次游江南的花费从哪儿来的?」
「嘎?难不成你就是拿工藤的卖力钱来付出?难怪你会这么大方。」
「怎么?或者要我退掉?」东方休阎斜睨着他们。
「不!当然不,呵呵,这生意你接的好,接的好。」
真是……工藤新一受不了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两个损友实在是……
他了解东方干事的手腕,所以也不以为意,却是另外一件事他比较在意。他徐徐的望向北堂颛顼。
「北堂,你最后一次碰宫野志保那个女人是多久的事?」他必需晓得宫野志保肚子里的孩子和北堂有无关系。
「为啥忽然提这件事?」北堂颛顼困惑的问。
「答复就是了。」
「不就你爹对你提婚事的前一晚。」
「之后就没有了?」工藤新一确认。那是三个多月前的事,而宫野志保只有一个多月的身孕,那就与北堂无关了。
「没有,我可是很忙的。」要心疼的人那么多,哪能专宠一个人?
「不是你就好。」
「什么不是我?」
「宫野志保有了身孕。」
「喔!我懂了,你担忧是北堂的种,是不?」东方休阎勾起唇角,真是惋惜,如果真是北堂的种,那就好玩了。
「我的种?!哈!那是不可能的,我从来不会把种留在女人体内。」北堂颛顼嗤笑,「不过,你怎么一副绝对不多是你家老头的种似的,虽然说他年事有些大,但要让女人有身,也是很有可能的啊!」
「这不关你的事。」工藤新一不想说明。
「工藤,有件事我最好提示你一下,虽然说阎罗殿不会参加追杀的行列,但是各方拿钱做事的杀手可还多的很,就我所知,红艳门也接了这桩生意,你晓得红艳门吧!全都是你讨厌的女人。」东方休阎转移话题。
「那些人我还不会放在眼里。」工藤新一冷声道。
「你当然不会放在眼里,不过我好象忘了讲一件事。」
「什么事?」工藤新一蹙眉。
「宫野志保为了防备万一,连你的小老婆都不放过,终究你们孤男寡女相处了三个多月,她可能已经有身孕了。宫野志保h,」
「没有。」工藤新一简扼的说。
「你怎么那么肯定?」
「关你们什么事!」工藤新一不耐烦的冷道。
「不会吧!工藤,你该不会还没碰她吧?」东方休阎噙着一丝诡笑,趣味盎然的鳅着他。
「少奶奶基本就不晓得少爷是她的相公。」服部平次在一旁一边打哈欠一边嘀咕。
「服部平次!」工藤新一没好气的瞪向他,这多嘴的主子。
「哇哈哈,不会吧?真的有这种事?」三人捧腹大笑。
「小声一点!」工藤新一急速阻拦,可是,为时已晚。
「干啥呀!吵死人了!」毛利兰揉着眼睛,火大的爬起来。
「哎呀!小娘子被我们吵醒了。」北堂颛顼浮滑的调笑,不过……为什么工藤和服部平次忽然退了开去?
望向一样觉得困惑的东方休阎和南宫千令,三人的视野回到毛利兰身上。
「你好啊,小娘子,我们应该是初次见面吧!」北堂颛顼甩开困惑,没想到工藤的娘子这么娇俏可儿,只惋惜,瘦了一点。
「三更半夜哪来的疯狗不睡,在这边狂吠吵人?!」毛利兰不耐烦的蹙眉咆哮。扫了一眼三个生疏须眉,她举起手,指向正想静静退开的工藤新一。「你,把这三只疯狗拖去杀了!」
「嘎?!」
「疯狗?!」
「杀了?!」
三人惊诧的望向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无奈的耸肩。「早叫你们小声一点。」他低声的在他们耳边道。
「小娘子性格不好?」
「睡眠不足的时候,特别是三更半夜被吵醒。」
「那……现在怎么办?」看着那双又圆又大又冒着火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们,他们只得赶快求救。
「嘀嘀咕咕的,是否是汉子啊!」毛利兰跳了起来,火大的吼着。
「怎么办?溜啊!怎么办!」工藤新一连忙正告他们。
三人楞了一下,连忙轻功一展,几回腾跃飞掠,消逝在林子里。
「兰,睡觉。」工藤新一抱住她,将她放倒在地铺上,没有让她有对抗的机会,垂头堵住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火辣辣的热吻。
「呜……」毛利兰嗟叹一声,闭上眼睛,一眨眼,紧抓住他手臂的乌黑小手一松,她睡着了。


「呼!虚惊一场,幸亏少爷您晓得用这个办法。」服部平次拍拍胸脯低声的说。
「我们也睡吧!明儿个还要赶路呢。」工藤新一躺了下来,温柔的将毛利兰揽进怀里。
「那三位令郎呢?」服部平次不宁神的望向漆黑的林子。
「宁神,死不了的。」


薄暮气象转阴,工藤新一忖度入了夜可能会下雨。
「今晚我们住堆栈。」扶着毛利兰下车,工藤新一告知她。
两人才刚到堆栈门口,忽然一对看起来应是母女的被轰出堆栈。
「滔滔滚,要乞食到其余地方去,别在大门口碍着我们经商!」
衣冠楚楚的母女俩踉踉跄跄的跌出堆栈,那年事大的女人倒在地上起不来。
「娘,娘,你没事吧?」年轻的女人着急的跪在她娘身旁,想要将她扶起。
「我……我没事……茵茵……扶娘起来,我们……我们走。」
那名为茵茵的女人扶起她娘,才跨了一步,她娘就瘫软了下去,昏了。
「娘?娘?」茵茵惊骇的哭喊。「谁……谁来救人啊!谁来救救我娘啊!」
「新一,她们好不幸喔!」毛利兰红了眼眶。
工藤新一扫了那对母女一眼。
「别管闲事,兰。」拉住想上前协助的毛利兰,他冷淡的说。
「这才不是闲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她们那么不幸,岂非你想漠不关心吗?」毛利兰不高兴的瞪着他。
「如果她们真的不幸,自然会有人协助她们。」工藤新一仍然一脸冷凝。
毛利兰惊诧的望着他,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摆这种神色给她看了,或者该说,他从未对她摆这种神色才对!
「大家皆有落井下石,你却如此无情!我不管你了,要我眼睁睁的看她们受难,我办不到。」毛利兰甩开他的手,不等工藤新一有任何反响,便来到那对母女身旁。
「女人,我们来帮你。」毛利兰蹲下身。
茵茵讶然的抬开端来,旋即对着她磕开端来。
「感谢女人,感谢女人,感谢,感谢……」茵茵梗咽的说。
「女人你别这样!」毛利兰想要将她拉起,可那女人却还是一直磕,她无措的向工藤新一求救。
再次扫了那对母女一眼,工藤新一的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再怎么不幸,仍然是他讨厌的女人!特别又因为她们让兰对他形成不原谅,他的神色就更阴霾。
「新一……」毛利兰不得已,只好软下声来请求。
叹了口吻,在毛利兰请求的眼力下,他只好上前将那晕厥的妇人扶起。
「女人,快起来吧!我们先带你们进堆栈,然后再为你娘请医生……」毛利兰见工藤新一扶起了晕厥的妇人,也赶快将那女人扶起,可切切没想到下一刹时,那妇人竟苏醒了过来。
不但如此,她快速的从袖里抽出一把芒刃,直取工藤新一的心脏。
「愚昧!」工藤新一低喝,一反手,毫不留情的折断了那妇人的手。
「啊——」那妇人哀嚎一声,手中的芒刃掉落在地,全部人也倒在地上,捧着手苦楚的哀嚎着。工藤新一顺手射出一粒小石子,封住了她的穴道,让她动弹不得。
「啊!」另外一声惊叫出自毛利兰口中,就在工藤新一处理掉妇人的同时,她被那名荏弱的茵茵女人挟持了。
工藤新一眼中残留着一丝冷淡,冷冷的瞪着茵茵。「摊开她!」
「办不到。」茵茵女人连忙拒绝。

  「你们是红艳门。」工藤新一了然的说,盘算乘机将毛利兰从刀下救出。
「你为什么会看破我们的假装?!」茵茵女人仿佛异常震动。
「第一,我早就晓得红艳门接了一桩要我命的生意;第二,没有一个老太婆会有一脸的皱纹,却具有一双白净滑腻的手。」糟糕的易容术,也敢在他工藤新一眼前虚伪!
「既然晓得我们是红艳门,那就毋需我多费唇舌。工藤新一,如果你不想看你娘子颈子上开一个血口,送掉生命的话,就把刀子捡起来。」茵茵女人狡讦的笑。
「你想做什么?」毛利兰后悔的急喊。
「哼!我们想做什么还需要问吗?笨女人。」茵茵不屑的冷哼,不过也幸亏有这个笨女人,不然她们的义务就要失败了。
「我已经捡起来了,接下来呢?」工藤新一淡薄的说,脸上毫无神色的把玩着那柄芒刃,让人猜不透他的内心到底有何盘算。
茵茵冷淡的笑了出来。「我要你一刀刺进自己的胸口。第九章
「不!」毛利兰恐怖的大呼。
「闭嘴!宫野志保h,」茵茵喝斥,架在她颈上的刀子一使力,划出一条血痕。
「禁绝伤她!」工藤新一寒光迸射,狠狠的瞪着她。
「这里现在由我做主。快一点,工藤新一,一刀子狠狠的刺进去,要不然我就拿她开刀了。」
「不要,新一,我禁绝你损害自己!」毛利兰搏命的喊,一点也不在意颈子上的刀子正威逼着她。
「不要乱动,兰。」工藤新一迫切的喊,盯着她脖子上的芒刃,心恐怖的收缩着。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毛利兰哭喊着,都是她多管闲事,才会落得这般下场,都是她的错。
「别说了,我从来都不会怪你的,你太纯真,太仁慈,你没错,错的是这些应用你的纯真和仁慈的恶人。」
「够了,情话绵绵说够了吧!快着手。」红艳门的女人最恨的就是有情人,因为她们都是一群被汉子摈弃,或是被女人横刀夺爱的人。
「只要我刺进胸口,你就放了她?」工藤新一冷冷的瞪着她。
「你以为可能吗?她也是标的之一,这么说吧!你只要自己处理自己,我就让她死的愉快一点,不然,我会一刀一刀的将她的肉刮下来,凌迟至死。」
毛利兰恐怖的发抖着,她不懂,这到底为什么?
「兰,别怕,没什么好怕的,以她那三角猫的工夫,基本动不了我们。」工藤新一忽然信心十足的说。
「哈哈!工藤新一,你太高估自己了,现在胜算是控制在我手里,快点着手,不然我就拿她开刀了!」
「你肯定吗?你忘了我还有一个随从,而他,就在你的前面。」工藤新一冷冷的笑了。
茵茵一凛,但随即狡狯的一笑。「哼!想唬我?你以为我这么容易受骗吗?」
工藤新一耸肩,却是倒在地上哀号不已的错误叫了——
「当心前面!」
茵茵一惊,连忙转过火去,而工藤新一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当机立断地扬起手中的刀子疾射而出,正中茵茵的太阳穴。
「你……」茵茵瞪大眼,基本没法有任何反响,便直挺挺的今后倒下。
「兰!」工藤新一一个箭步上前,拥住瘫软在地的毛利兰。「你没事吧?我马上带你去找医生!」她颈上的刀伤其实不严峻,但是却让他揪了心。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毛利兰忍着痛,梗咽的说。
「别说了,是我不好,我该一开始就告知你的。」他温柔的将她抱起。「我带你去找医生。」
「少爷?这到底……」服部平次楞楞的望着现场,老天,他不过是去安置马车,趁便撒了泡尿,怎么会变为这样呢?
「服部平次,这里交给你善后,她们两个是红艳门的杀手,一死一伤,你把她们带到衙门去了案。」工藤新一交待。
「是,少爷。」



长安城工藤府  宫野志保鬼鬼祟祟的绕到后院,左右张望了一下,闪身躲进假山里头,一进去,便被抱了满怀。  「哎呀!总管大人,这么猴急做什么!」宫野志保娇吟,造作的拍掉胸脯上不循分的手。  「我想死你了,那么多天了,让我先抱抱你。」工藤府的总管GIN猴急的扯开宫野志保本来就裸露的衣裳,大掌抓捏着那两团浑圆。



「啊——」宫野志保嗟叹着。「你先告知我,我交待的事办的如何了?」
「没问题,已经搞妥了。」GIN迫切的应道,迫在眉睫的吸吮着那丰满的胸脯,撩开她的裙摆,进占了她的奥秘地带。


  「你调用了那一大笔银两,老头子没发觉吧?」宫野志保不宁神的问。
「他不可能发觉的。」GIN扯掉她的亵裤,手指骚刮着她的私处,随即自得的一笑。「你这个**的女人,才开始就湿透了。」



「嗯……还不是因为总管大人你太利害了,志保招架不住嘛!」宫野志保嗟叹着,腰部跟着他的手激烈的摆动着。
GIN将她放倒在地上,扯开自己的裤头,便冲进她的体内。
「喔!」实在太舒畅了,GIN忍不住低吼。一阵冲刺之后,便将热液全数洒在她的体内。
「总管大人,你什么时候要给志保好新闻啊?」宫野志保满足了GIN之后,不忘讯问。
「那些杀手都是一等一的,不会失手的,你只要宁神的等,当心点顾好肚子里的胎儿,等工藤新一死了,工藤家就是我们的。」GIN呵呵低笑。
宫野志保暴露一抹魅笑,笑意却没有延伸到眼睛,哼!他以为事成之后她还会留他活命吗?作梦!杀了工藤新一之后,他会是第一个陪葬的人!
沉溺在情欲里的两人都没有发觉,假山外一个惊诧的丫环急促的拜别。
「夫人……夫人……」香馨猝不及防的回到霞院,一脸苍白的来到藤峰有希子眼前。
「怎么了?香馨,是否是十二妹那里出了什么事?」藤峰有希子担忧的起身,拍抚着喘不过气来的丫环。
「夫人,糟了啦!夫人!」香馨喘着气,恐怖又着急的喊。
「逐渐说,说清楚,happen什么事了?」
香馨深吸了口吻,稳住自己。
「夫人,您嘱咐我送补品到十二姨太的房里,我才刚到,就发觉十二姨太鬼鬼祟祟的今后院去,香馨一时猎奇,就偷偷的跟了过往,结果看到了不得了的事啊!十二姨太居然……居然和古总管两人在假山里幽会,还……还做出苟合之事……」
「香馨!开口,这种事情是不可以乱说的!」藤峰有希子吃紧的打断她。
「夫人,香馨没有乱说,他们不但苟合,我还闻声一个不得了的诡计,十二姨太要杀少爷啊!」
「什么?!」藤峰有希子惊的趺坐在椅子上,一脸震动。
「夫人,是真的,总管请了杀手,要杀少爷!」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古总管他跟了老爷十年,老爷这么重视他,让他才三十就掌理工藤府,他居然……」藤峰有希子抚着胸口,苦楚的吸气。
「夫人,您别急,别急啊!香馨马上去找老爷,马上去请老爷过来霞院。」
「好,你快去,快去!」
「你要香馨上哪儿去?」工藤优作恰好走进来,看到神色苍白的夫人,连忙担忧的上前。「夫人身子不适吗?」
「相公,妾身有一事,一定要告知相公,请相公信任妾身绝非蓄意污袜。」藤峰有希子迫切的握住工藤优作的手,眼底盈满泪水。
「有希子,我从不会困惑你什么,有什么事你虽然说,我在听。」工藤优作从未见过他的德配夫人暴露这种惊慌的神色,心底异常不舍。
「相公,关于十二妹,香馨刚刚无意间发觉……十二妹竟与古总管谋害想杀戮新一,相公,你一定要救救新一!」
「香馨,你在哪里听到的?」工藤优作莫测高深的问。
「禀老爷,在后院的假山里。」
「这么说,这包药草是你掉的。」工藤优作拿出一包药草,鲜明就是藤峰有希子要香馨送给宫野志保的补药。
「啊!」香馨一惊,她连药包掉了都没发觉!
「幸亏是我发觉的,要不然你就要风吹草动了!」
「相公,既然药包在你手上,那么想必你已经晓得了?」
「别担忧,有希子,我们的儿子可利害,不是那些人能对付的。」
「可是那些人是杀手……」
「宁神,我早就飞鸽传书给新一,要他当心,新一拜师学艺可不是学假的,他的武功可是高的很。」
「看来相公早就晓得十二妹的事了。」藤峰有希子此时才豁然开朗。
「没错,从那天她的丫环跑来霞院禀报她有身了的时候,我就晓得她开始不循分了。」
「为什么?这跟十二妹有身有什么关系?」
「夫人,我从没告知过你,除去新一以外,我不会再有其余的小孩了。」工藤优作微微的笑。
「为什么?」

「因为我早就决定,工藤家的子嗣,只能是夫人所出。」
「可是你……」很惊奇,但是他明显有那么多的妾室,而宫野志保也明显怀了身孕……
「你记得你刚生完新一的时候,医生说你的身子不适合再有身吗?」见藤峰有希子颔首,他持续道:「那时候,我就密请医生帮我的忙,从那时候起,我就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相公……」惊诧的捂着嘴,藤峰有希子不敢置信的望着他,两滴清泪就这么滑落。他居然为她做了这种事?!
「好久没见你掉过泪了。」工藤优作感慨,自从第二个妾室进门后,他就未曾见她掉过泪了。



本文原标题宫野志保h 新兰——试婚新娘4,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news/2017/0913/94931.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正妹网'' AG亚游升级直播厅,正妹网红军团强势来
下一篇:之郭襄 神雕外传 改编《神雕侠侣》原著结局 郭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