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464.第464章 王子复仇记

464.第464章 王子复仇记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464.第464章 王子复仇记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464.第464章 王子复仇记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The 464. and 464th chapters of Prince revenge
那被圣光同盟的奴隶军标兵追杀的少女,是一个典型的西方丽人。妻子复仇记,

她有着一头稍微卷曲的齐肩金发,在月光下闪烁着金子般的俏丽光芒。双眸是清亮的碧绿色,像是凌晨感染了露珠的嫩叶新芽。

她看起来才十七八岁的样子,精细娟秀的面庞看起来还有些青涩。

她身高中等,胸脯也不像通俗的西方美人那样巨大,范围看起来只跟楚灵风差不多,一只手掌就可以完整笼罩的那种。不过她的腰臀线条极佳,双腿也非分特别细长。

她穿戴破破烂烂的无袖夏布上衣,下身是一条灰不溜秋的兽皮短裙,脚上则是一双鞋尖有破洞,裸露半截拇趾的鹿皮靴。

这身不正经的打扮,显得这少女的生活状况其实不怎么快意。

而从她袒露在外的,均匀壮实的双腿、双臂来看,这少女进行过相当程度的锤炼。她身上披发的气味,也不像是弱者的样子,最少有六级兵士的程度。

不过戋戋一个六级兵士,怎么可能在一群均匀品级都在八级左右的精锐标兵部下流亡?

哪怕她终究被追上了,可是看她和那群标兵的样子,分明是在森林中追逃了良久的样子。

除非这少女除去是一个六级左右的兵士外,还有什么其余本事。

李庆高低端详那少女一阵,直到那少女被他的眼神,看得瑟缩着身子抱住了双肩,显出一副怯生生的样子后,他才微笑道:“说说吧,俏丽的蜜斯,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帝国境内,被圣光同盟的标兵追杀?”

“我,我叫芙罗拉……”那少女紧张兮兮地说道:“我是拉维尼亚王国的公主……”

“拉维尼亚王国?”李庆打断少女的话头,用讯问的眼神看着小龙女。

“西方一个小不点国家。”小龙女道:“国土面积还不到一万平方公里。不过地理环境很好,四周环山,中心是肥饶的盆地平原。降水充分,四季如春。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小王国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被圣光同盟消亡了。”

李庆点点头,对那自称拉维尼亚王国公主,名叫芙罗拉的少女笑道:“本来拉维尼亚王国,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消亡了啊!那么这位可爱的蜜斯,您这位所谓的公主,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要告诉我,您是从一百多年前穿越过来的哦!”

“不,不是的!”芙罗拉用力拉扯着衣角,紧张的声音都开始发抖了:“我的国家,确实在一百多年前就被万恶的圣光同盟扑灭了,但是,但是王室并没有全员罹难。

“我的曾祖,那时王室年事最小的一名王子,亡国时只有五岁的萨尔玛王子,在八个忠实的王室骑士保护下逃了出来……”

依据芙罗拉的报告,那位只有五岁的萨尔玛王子,在八位王室骑士们保护下出逃后,一起叛逃出圣光同盟的权势范围,在一个未被圣光同盟归入掌控的小国抛头露面生活下来。

一个小国的亡国王子,又只有五岁,即便身旁有八个忠实的王室骑士,也不会有什么复国的动机。甚至连那八个忠实的王室骑士,也从未给萨尔玛王子灌注贯注复国或者复仇的动机。妻子复仇记,

因为圣光同盟的权势太大了,复国啊,复仇啊什么的根本不现实。

所以说,那位小王子按理应该今后忘却自己曾经的身份,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平平庸淡地长大,老老实实过平生。

但问题在于,拉维尼亚王国的王室其实不是通俗人。他们是新芽女神的后嗣。

新芽女神只是一名微小神力的小神,只在拉维尼亚王国流传崇奉,相当于拉维尼亚王国的护国神。

而王国之所以消亡,也是因为新芽女神拒绝了辉煌之主的招揽,不肯give up神职,成为辉煌之主部下一员通俗的神使——

但凡被辉煌之主驯服的神灵,都必需give up一切神职。而没了神职的神,除非超脱了崇奉神的藩篱,提升不依赖崇奉,不受崇奉约束的古神,不然永久只能是最弱的半神,根本上没有提高的可能。

凡不肯give up神职,充任辉煌之主麾下半神神使的神,都被辉煌之主消亡了。新芽女神亦不例外,被辉煌之主攻破神国,褫夺了神职。其地上的信民国度拉维尼亚王国,亦被圣光同盟入侵扑灭。

一个崇奉神,如果被褫夺了神职,信徒又被杀光,教义制止流传,那么这个神就必定陨落了。但陨落的神,并不是不成回生。

只要有人记起它的神名,为它树立教会,流传崇奉,成长信民,那么比及信徒的数目到达一定范围,这个神就有可能回生。

不过神很少有成功回生的。

不只止二号地球,就苏苏所知的大批位面,都鲜少有陨落的神成功回生的案例。

一方面是信徒被杀光,典藉被销毁,教义被制止之后,善忘的常人,很快就会忘却这个神存在的一切陈迹。

连神的存在都忘却了,怎么可能会有人为它再建教会,流传崇奉,成长信徒?

另一方面,在有真神存在,神能展现威能的世界,一个神会被杀光信徒,焚尽典藉,被制止流传教义,那肯定是有更壮大的敌对神存在。

有敌神虎视眈眈,哪一个陨落的神会有机会回生?

就算世间有人记起了它的神名,一旦做出重修教会的举措,立马就会招致敌神教会的雷霆袭击,鸡犬不留。

很不幸的是,萨尔玛王子,就是那必需被革除的“根”。

其实,独一五岁的萨尔玛王子,在失去了王室的教导,又丢失一切典藉之后,没人在耳畔经常提点的他,肯定是会逐步忘记新芽女神的。

保护他的八位忠实骑士,为了王子的平安,也不会提起新芽女神,更不成能帮她重修教会。

但问题在于,新芽女神虽陨落,但她的血脉还在拉维尼亚王国的王室中流淌。

萨尔玛身为王子,体内自然也流淌着新芽女神的血脉。

不过传承了多代的王室,女神的血脉已经相当淡薄了。正常情况下,是不成能觉悟的。

但或许是王国消亡时,王室和被屠戮的信民的祝愿——也可能是怨念,又或许是新芽女神陨落时作出的最后祝愿——仍可能是怨念,在萨尔玛王子八岁那一年,他竟然觉悟了崇高血脉。

血脉浓度还挺高,从其展现的各种神异看来,甚至不下于典藉中记录的,新芽女神的第一代亲生神裔。妻子复仇记,

崇高血脉既觉悟,各种神通不学自明,各种常识亦随之清楚。

萨尔玛王子记起了新芽女神的神名,无师自通地晓得了新芽女神的教义。在三年镇静生活中,本逐渐忘记的亡国之恨,也齐上心头。

老实说,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就算经历了亡国的悲剧,亲眼见证了亲人、子民被屠戮的惨景,经由三年的平庸生活,也早该忘得差不多了。

就算一直没忘,这痛恨也不成能深到什么田地,不成能激烈到非报仇不成的田地。

但崇高血脉者不一样。崇高血脉觉悟后,聪明奔腾,影象力大幅强化,自出生后睁眼起所有的影象,都能在脑海中重现,影象犹心。

影象是一种累赘,过于清楚、光鲜的影象,更是难以承受的重任。

年仅八岁的萨尔玛王子回想着五岁之前,与亲人在一起时虽平庸但快活的生活,回想着小小王国俏丽的田园风光,回想着子民辛苦充分的耕作劳作,回想着丰产的高兴幸运,回想着每年举国同欢的丰产节、神诞日……

又回想着圣光同盟的雄师攻入小小王国,戋戋千多人的王国卫队勇敢抵御却惨遭屠戮,自愿抗敌的庶民用耕具、木棍徒劳地招架如虎似狼的骑士,被重剑扯破身材无助地躺倒在血泊中……

回想着敌军攻入王城,摧毁女神的神殿,屠戮牧师和信民,回想着父王和母后披挂上阵,批示王宫的骑士、仆人甚至侍女,在宫门前招架壮大的护教骑士,又一一倒在血泊之中……

那一幕幕清楚光鲜的影象,或快活的,或悲惨的,或镇静的,或激烈的……在这些影象的刺激下,觉悟了崇高血脉的小王子,在只有八岁的时候,就已变得如成年人通俗沉稳、睿智,同时产生了极端伤害的动机。

回生新芽女神,复国,复仇。

萨尔玛王子开始筹建机密教会,准备回生新芽女神——在有真神的世界,想要复国,first of all就必需回生王国的保护神。而筹建教会需要用钱,很多的钱。

王子将他八位忠实的骑士派出去,做冒险者,做雇佣兵,接任务赢利。他自己也开动脑筋,以崇高血脉觉悟后带来的聪明,摸索着学经商赢利。

不能不说,崇高血脉者确实是让人妒忌的存在。不只能魔武双修,学什么战役技巧都快,就连经商也比通俗人夺目。萨尔玛王子先是以学徒的身份,去商店里帮工,黑暗学习怎么经商。然后一步步进入范围更大的商行、商会学习。

数年后,萨尔玛王子以骑士们赚来的资金,和自己数年来攒下的款项,创办了一个商店。又花了十年时间,将商店成长成商行、商会,甚至还具有了几条海船。

资金有了,机密准备了十几年的教会,也隐蔽地开张了。

萨尔玛王子以商会为保护,趁着四周行商的机会,随处看望敌视辉煌教会的情投意合者,吸纳辉煌教会治下的失意者、失败者,被排斥者。从中吸纳机密信徒,流传新芽女神的教义。

他的行为很谨严,每个信徒,都要经由严厉的考核、磨练才会吸引出来。与潜伏信徒接触时,他也从不亲身出头具名。甚至直到教会具有了两千多忠实信徒时,他的身份都未曾裸露。

就连信徒,都不晓得萨尔玛王子才是新芽教会真实的教宗。

对外,萨尔玛王子是大商会的仆人,天赋的商人,日进斗金的富豪。甚至与很多圣光同盟的显贵交好。妻子复仇记,背后,萨尔玛王子倒是壮大的神裔,妄图回生女神,规复王国,甚至颠覆辉煌圣教的复仇者。

他将一切都掩盖得很好,除去那一直陪伴着他的八位忠实的骑士,没人晓得他真实的身份,也没人晓得他真实的图谋。就连他的妻子、孩子们都不晓得这一切。

萨尔玛王子很有耐心地潜伏着,不断成长着机密教会,培养人才,种植强者,耐心地等待着女神的回生。他甚至准备用平生来完成回生女神的筹划——虽然崇高血脉觉悟后,他将具有极为冗长的寿命。

惋惜,萨尔玛王子终究还是裸露了。

在他六十五岁那一年,当他在圣光同盟的重要成员国,坦帕斯商业同盟中,会面一名重要的商业伙伴时,不测遭受了辉煌圣教十三辉煌骑士之一,大贤者墨菲斯。

大贤者墨菲斯,是十三辉煌骑士中,个人战力最弱的一员。但同时,他倒是十三辉煌骑士中,最可怕的一员。

他的“真视之眼”,可以识破一切假装。他的“全知预感”,传说甚至可以看见将来。

大贤者墨菲斯一眼就看破了萨尔玛王子一直以来隐蔽得完美无缺的崇高血脉。但他那时并未揭露,而是若无其事地查询拜访、结构。

直到半年后,将一切准备妥善的大贤者墨菲斯,终于发动了雷霆一击。

萨尔玛的商会被查封,惨淡经营半辈子的机密教会被连根拔起,每个机密据点都被摧毁,所有的准备神职人员、信徒,和苦心种植的强者,全体被屠戮,无一人幸免于难。所有被疑惑可能与萨尔玛王子的筹划有连累的通俗商会成员,亦被判处绞刑。

王子积累了半辈子准备用来复国的财产,全体落入辉煌圣教手中。

王子本人,也被十三辉煌骑士中的“暗影之刃”巴尔击杀。他的八位忠实骑士,全体战死。他的家人也被屠戮殆尽。

只有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甚至连那八位忠实骑士都不晓得的私生子逃过了此劫。

而那个私生子,明显恰是萨尔玛王子有备无患,留下的最后一手。

为此,他甚至删除去自己的影象,连自己都不记得有个私生子。

那个私生子,当然也不晓得自己的父亲是谁。

私生子的母亲,一个通俗的磨坊主家的女儿,一样不晓得自己儿子的父亲是谁。

按理说,留下这样一个私生子,似乎没什么用。

但萨尔玛王子之所以做出如此安排,就因为他深信,一旦自己举家罹难,那么自己那个私生子,一定会在王国和女神的祝愿下,觉悟崇高血脉,主动明白所有的一切。

萨尔玛王子赌对了,那个私生子,果然在萨尔玛一家罹难后不久,觉悟了崇高血脉。就像萨尔玛王子一样,自崇高的血脉中,不学自明的晓得了一切。妻子复仇记,

他甚至间接从血脉中继续了萨尔玛的一切影象。关于王国的,关于亡国的,关于萨尔玛所痛恨的……

那个私生子,恰是芙罗拉的祖父。

而他在崇高血脉觉悟后,在继续的影象刺激下,做出了与萨尔玛一样的举措——发愤回生女神,规复王国,向辉煌圣教复仇。first of all,就是筹集资金,树立机密教会。

他没有忠实的骑士保护,母亲只是继续了磨坊主外祖父小磨坊的通俗妇女。

但他继续了萨尔玛的一切常识,自食其力将小磨坊成长壮大,开商店、建商行、建商会……赚到钱之后树立机密教会,总之他再一次反复了他父亲曾经做过的一切。

他甚至做得比他父亲更好,商会成长的更宏大,赚的钱更多,机密教会也成长得顺风顺水。因为来源明净,也不曾激发任何人的疑惑。

但他还是裸露了。

这一次,倒不是被大贤者看破。他吸取了父亲的经验,不管什么时候,都服膺着不与辉煌圣教的高层照面。这一点他也一直做得很好。

但是,正因为他做太好,机密教会成长的太顺遂,新芽女神竟然真有了回生的迹象!

但天上的一切,都在辉煌之主的掌控中。那位自称独一神的壮大神,很快就发现了新芽女神回生的迹象。于是神喻下达,大贤者墨菲斯亲身出马,在教会配合下明察暗访,用两年的时间,查出了本相。

于是萨尔玛王子曾经遭受的一切,再一次降临到芙罗拉的祖父头上。

那一年,芙罗拉的祖父七十五岁,芙罗拉方才出生不到半年。

“祖父被不死鸟塔诺薇杀戮。我的祖母、父亲、伯伯、伯母、叔叔、婶婶、阿姨、姨夫……平辈的所有兄弟姐妹,无一幸免,全体被杀戮。我的母亲,一名辉煌教会的前护教骑士,依附对辉煌教会行事手段的熟习,带着我逃出了包抄……”

芙罗拉讲到这里时,李庆等均是大奇,陆续问道:“你母亲竟然还是辉煌圣教的护教骑士?不会吧,这也太扯了吧?”

“是啊,太不成思议了。这怎么可能?你祖父可是矢志颠覆辉煌圣教的复仇者啊!他怎么会许可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护教骑士?”

“护教骑士也能够成亲的吗?那不都是一群毕生奉养辉煌之主的狂信徒吗?怎么会和世俗之人成亲?妻子复仇记,”(http://www.shengyan.org/book/104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engyan.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engyan.org

本文原标题464.第464章 王子复仇记,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news/2017/0913/94927.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什么是神雕外传之郭襄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