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天雨传奇

天雨传奇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天雨传奇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天雨传奇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The rain legend
作者:清闲至尊浏览(read)更多收集([电] network)风行(prevalent)小说,请点击 ,请应用(make use of)360或者搜狗搜刮(search)内兄小说网!催眠传奇,天雨传奇
一、魔力初现
半夜时分,我,雷天雨骑着我最亲爱的重型机车从南京东路呼啸而过。突然(suddenly)(sudden)
间,从路旁冲出一位醉汉,我一时闪避不及,连人带车在路上滑了过往( the past);此时,
车子因与空中磨擦起了火花,眼看就要起火熄灭了。心中想着:“完了完了!我
的性命(life)就此结束了吗?不……”自己心坎(inward)想道:“我必需(must)抢救(save)自己的性命(life)。”
我所以(therefore)燃起了求生意志,双手努力(do all one can)(动make great efforts)在周边(around)(all around)空中上猛力的抓,以求可以(can)脱离(separate oneself from)机
车。但适得其反,终究(after all)重型机车的重量实在太重了。突闻一声爆响,原来是一辆
汽车撞上了我的重型机车,而重型机车却往路旁的电线杆飞去;汽车上的驾驶以
为他撞上了人立刻(immediately)逃离了现场;电线杆因承受不住重型机车的抵触触犯(collide)而断裂了,并
形成高压电线跟着(along with)断裂,但断的电线却往我的身上打去,我被高压电击中满身一
阵颤抖(shiver)(shake)并昏了过往( the past)。
周边(around)的住户立刻(immediately)报警处置(handle),不久救伤车来了,立刻(immediately)将我送往病院(hospital)。
在病院(hospital)抢救室外,我心急的怙恃(father and mother)雷皇团体的总裁雷天敌及夫人蒋琇嬅正在焦
急的期待(wait)。不一会,我那还没有过门的未婚妻王敏怡也赶了过来。合法( just when)王敏怡要开
口问我的情形(circumstances)时,父亲说道:‘等吧!不要问了。’王敏怡听到这句语,心的感
觉就如身在冰窖中一样。
过了几个小时后,大夫(doctor)出来了并问谁是伤者的家眷(family members)?父亲立刻(immediately)过了去,问医
生:‘我儿子现在怎么样了?’大夫(doctor)回答道:‘公子([敬] your son )( son of a feudal prince or high official)([敬] your son )并没有什么外伤,只是……’
‘只是什么?!’父亲吼道。
‘只是公子([敬] your son )( son of a feudal prince or high official)([敬] your son )被高压电击中出现( present (a certain appearance))重度晕厥(stupor),一时之间我们也没有辨法,为公子([敬] your son )( son of a feudal prince or high official)([敬] your son )
医治。’
‘那天雨什么时候才会醒来?’雷天敌问道。
‘不晓得,也许明日;一星期后;来岁(next year );更或者是永久没法醒过来。期望(hope)你
们要有意(intentionally)理预备(动prepare)!’
我的怙恃(father and mother)和敏怡听到这句话,立时有如晴天霹雳更是泪流满面。
自我转入加护病房靠着性命(life)维持体系(system)已有半年了,这期间,我的未婚妻王敏
怡在前二个月,每天都到病院(hospital)看顾着我;但近来敏怡很少来病院(hospital)了。明天敏怡到
病院(hospital)来,恰好父亲与母亲也在。
母亲说道:‘敏怡,你来了!’
敏怡回道:‘嗯。’
接着母亲又说:‘这阵子真的难为你了!伯父和伯母也想了良久(a month of Sundays );天雨也不
知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为了不误了你的芳华!我和你伯父决定,你跟天雨的婚
姻清除(eliminate)好了!’
敏怡此时也说道:‘伯父伯母,其实我今天来这是要告知(tell)天雨,我下个月就
要结婚了。’
我的怙恃(father and mother)妇听了一时咬牙切齿,但想一想自己原来(original)也不想误了王敏怡的荣幸(good fortune),
也就熄去了肝火。问道:‘是哪家的公子([敬] your son )( son of a feudal prince or high official)有幸娶到你呢?’
敏怡回道:‘是……是神洲国际的副总裁江鸿明。’
父亲想着:“江鸿明?催眠传奇,原来是江国华那老匹夫的大儿子(雷皇团体与神洲国
际在商场上是互为仇敌(enemy)关系)。”
母亲说:‘那恭喜你了。我想婚期鄙人个月应有很多事还没辨好吧,也不担
误你的时间了,以后若你丈夫允许(permit)你再来看天雨吧!’
这天是王敏怡和江鸿明的大喜之日,可是在病院(hospital)的加护病房里倒是相当的热
闹,因为在半小时前我的维生体系(system)出了毛病,形成我的血压直线降低(descend),新的维生
体系(system)响了,我的心跳停止了。此时,大夫(doctor)立刻(immediately)应用(make use of)电击的方法(way)想要使我的心脏恢
复跳动。
四分钟过往( the past)了,黄金时间过往( the past)了。大夫(doctor)走出加护病房向父亲说:‘我们努力(do all one can)
了,还是没法抢救(save)公子([敬] your son )( son of a feudal prince or high official)([敬] your son )的性命(life)。’虽然爸和妈早已有意(intentionally)理预备(动prepare),但此时两人还是
承受不住。
突然(suddenly)(sudden)间,护士从加护病冲出,大呼(call out):‘大夫(doctor)……大夫(doctor)!病人有意(intentionally)跳了,且正
在渐渐的规复了。’大夫(doctor)立时又冲回病房进行抢救了。
一个星期后,我在大夫(doctor)的允许(permit)下出院了,不过大夫(doctor)向我的怙恃(father and mother)说,期望(hope)我能
每月回病院(hospital)复诊检讨(check up)。
回到家,我向怙恃(father and mother)讯问(ask about)为什么自我醒过来至明天出院都没瞥见敏怡来看我?
雷氏伉俪(husband and wife)百辞莫辩(unable to speak in self-defense [self-justification] under certain circumstances),深怕说出了真相我会做出傻事来;但不说我未来得知又会怪
两老,真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堕入两难局势(aspect)。
母亲立刻(immediately)叫来女佣美琳扶我到房间歇息(have a rest),并说:‘我等会打个手机(telephone)请敏怡过
来。’我无奈的让美琳扶着回房。
在回房的过程当中我一直想着:“敏怡为什么不来见我?”突然(suddenly)(sudden)间一个女子的
声音在心中响起:‘敏怡蜜斯(Miss)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晓得,真的好不幸!’
我望着美琳说:‘你说什么?敏怡嫁人了?’
美琳望着我说:‘少爷,我没有说什么啊!’
‘有,绝对有!你适才(just now)说:“敏怡蜜斯(Miss)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晓得真的好可
怜!”’
此时,美琳惊吓地望向我:“我明明是在心里想的话,为什么少爷会晓得,
而且一字不漏呢?”我二话不说,立刻(immediately)冲下楼去。
此时妈妈向父亲说着:‘天敌怎么辨?敏怡已经嫁人了,我们怎么跟天雨说
呢?’
‘我不信!我不信!’
母亲吓着望向正在楼梯上的我。
房间里,我单独心酸([医]heart-impairing disease ),不睬(pay no attention to)怙恃(father and mother)在门外的叫嚷(shout)。美琳在旁畏惧(fear)的颤抖(shiver)着,蒋
琇嬅怒言说着:‘美琳,你是如何(how)告知(tell)少爷的?’
美琳颤抖(shiver)着说:‘没有……没有,我没有告知(tell)少爷。’
‘乱说(talk nonsense)!’蒋琇嬅痛斥的说:‘你没告知(tell)少爷,那少爷怎会晓得的?’
美琳说:‘那时我只想着:“敏怡蜜斯(Miss)已经嫁人了,少爷还不晓得,真的好
不幸!”少爷突然(suddenly)转过身来问我说什么?催眠传奇,接着少爷就冲下楼了。’
经由(pass)一段时间的心灵疗养,我逐步规复活力(lease of life),不过我仍经常(frequently)单独地堕入沈思
中。就像今天一样,我又在沈思了,我想起了那一日我和美琳的对话,我模糊(indistinct)的
想到那日美琳说的话似乎(seem)是从我心坎(inward)收回来的,并非从美琳的口中说出的,难
道我这次车祸使我有异于凡人的能力(ability)(ability)(ability)(ability)吗?我不再多想,立刻(immediately)出了房门要另一个女
佣叫美琳来。
几分钟后,有人拍门,我说:‘出去。’
美琳走了出去:‘不知少爷叫美琳来有什么事吗?’
我跟美琳说:‘我们玩个游戏。’
‘什么游戏?’美琳问着。
‘什么游戏你等一下就会晓得,你先过来。’
美琳走了过来,‘手伸出来。’我道。美琳将手伸了出去,我说:‘我们玩
猜迷游戏,猜你心里想什么?’
我握着美琳的手说:‘开始了。’美琳的眼神刹时(moment)出现了迷网,但马上又恢
复了正常,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
接着我说出美琳心坎(inward)所想的事:‘美琳,你是不是在畏惧(fear)少爷又想搞什么恶
花招(acrobatics)吧?’美琳望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我想要进一步挖掘(excavate)自己的能力(ability)(ability)(ability)(ability)有多大,对着美琳说:‘将房门锁上之后
将满身的衣物脱去。’美琳服从(be obedient to)地做着我所敕令(order)的事。
看着美琳将衣物一件一件脱去,我觉得(feel)一阵阵狂喜。我立刻(immediately)叫美琳将衣服穿
上,惟独不准穿内裤,并敕令(order)着美琳以后不准再穿内裤。美琳回答道:‘是。’
‘出去吧!并叫雪儿出去。’我说道。
当雪儿出去后,我又再一次考证我的能力(ability)(ability)(ability)(ability),雪儿当然又照着我要求做了。经
此一来,我想着:在还没将这能力(ability)(ability)(ability)(ability)完整开辟(develop)掌握(control)之前绝不(absolutely not)可乱花([法] maltreat ),让这些女孩有
所疑惑(suspect)。
二、熟母之夜
这天早晨,我正从圣母峰以刹时(moment)挪动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想着从圣母峰到台
湾间隔,我用刹时(moment)挪动只需一秒钟的时间就到了。“看来再持续(continue)演习(practise)下去,美国
往返(make a round trip)可能也只需两秒钟了。”我边想边走向浴室。
混堂( common bathing pool)内的水早已满了,实际上是我在圣母峰演习(practise)时早已应用(make use of)念力将热水注入浴
池了,好让我从圣母峰回来能立刻(immediately)的泡入热水中,清除(eliminate)寒意。
几个月的演习(practise)下来,我已将自己的能力(ability)(ability)(ability)(ability)完整开辟(develop)出来并能有效的掌握(control)着。我
想着:“明天是自己出师的日子,应该要好好的庆贺(celebrate)一下,等会不管是谁送来宵
夜,我一定让她陪我**。”我想到自己已经良久(a month of Sundays )没有**了,想着想着,我愈
来愈高兴(exciting)。
拍门声中我想着:“是谁那么荣幸(good fortune)让我临幸呢?”正要应用(make use of)天眼通时,母亲
的声音响起:‘天雨,妈妈送燕窝来了,快开门呀!’
我此时脑中‘轰’的一响,怎会是妈妈?催眠传奇,但是自己说的‘谁送来的谁就让我
临幸’的,不管了,就算自己出师不利吧!
我开了房门让妈妈出去,妈今晚穿的是一件粉红通明的长袍睡服,稳稳约约
可以瞥见两颗**跟着(along with)呼吸高低(high and low)的摆动,特别那两粒樱桃在粉红的睡袍的陪衬(set off)下
更加刺眼(dazzling)亮丽,我立刻(immediately)低下头不敢再看,深怕心中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谁知不
往下看还好,一往下看,发觉(find)妈居然穿戴通明丝质的内裤,内裤上映出了丰满(plump)的
山丘及玄色草原,使我的欲火更是狂烧不已。
妈似乎(seem)发觉(find)了我的情形(circumstances),有意(intentionally)说道:‘你这孩子真不会照料(give consideration to)自己,刚洗完头
发,头发也不擦不怕伤风(catch (a) cold)了。’
‘没有啦!方才(just)听到妈的拍门声,才忘了擦。’
‘你这孩子,真是的!’接着妈妈就进入浴室,出来时手上多了一条毛巾,
妈妈说道:‘你边吃我边帮你擦头。’我回了一声:‘喔!’
在妈妈帮我擦头时,不时的感觉(sense perception)到头碰着(meet (with))两团肉,这让我的欲火如火上加油
般的熄灭着,我怕妈再度发觉(find)的丑样,我向妈说:‘您不用再擦了,我等会自己
擦就是了。’妈接着说:‘那你快吃,我把碗拿下去。’
‘不用了,等会我叫美琳来收吧!(此时我的**真是野火烧不尽,须要(need)美
琳来帮我灭火)’我说道。
妈说着:‘你还是快吃吧!不要再麻烦美琳上来收了。’看来妈现在还不想
走!但我的欲火一直熄灭着我的意志,使我的意志面对(be faced with)崩溃(disintegrate)了。
心坎(inward)深处一直有股声音说着:‘把她抓来干吧!不会有人晓得的。’也许在
我的深层意识中以为**是不可谅解(excuse)的,使我的心坎(inward)处于相互交战(go on an expedition [a campaign])中。
终于,**战胜了明智,而在那一刹时(moment)**完整占据(capture)我的心思。我先将我的
房间与外界断绝,但并非完整的断绝,而是能让我发觉外界的一切事情,而外
界没法得知在我房内的任何情事包括(include)声音。接着我试着以我的脑波与妈妈的脑波
接触,并以温和的声音敕令(order)着妈妈躺在床上,我开始以脑波撩起了妈妈潜藏在心
中的淫念。
我知她春情已动,于是渐渐一颗颗地解开了她寝衣(pajamas)的扣子,只见寝衣(pajamas)悄悄滑
下了她的**,两颗丰乳弹跳而出,跟着(along with)她的呼吸高低(high and low)升沉(rise and fall)着。终于最后一颗扣
子也解开了,那高高隆起的山丘**、一片稠密(dense)的草原又出现在我的面前(before one's eyes)。
我悄悄地分开了她的双腿,再用手扒开**,然后把头埋进妈的胯间,伸出
了舌尖去**妈那朱红的**。不一会儿,即闻声妈的呼吸变的沈重而且短促,
我的心跳也跟着(along with)欲火的高升而剧烈(intense),黏滑的淫液,很快由**一股股地流出。
‘嗯……’我持续(continue)**以挑起她的更深层淫念,妈妈满身( from head to foot)颤抖(quake)着,樱桃小嘴
一直(without stop )低声地嗟叹。我伸着舌头,渐渐深刻(go deep into)妈的肉穴中,吸、挖、卷、抽,有纪律(law)
地用灵巧的舌头盘弄(fiddle with)她的阴核。
但是看着妈妈如木头般的一动也不动,我只好再一次应用(make use of)脑波向妈妈说着:
‘妈,等一会你伸开眼睛时,会看到一个须眉(man),你会想要与这个须眉(man)共赴**。
不管他要求什么,你都要尽量去满足他,以满足他的需求为你今生(This life)最大的心愿(desire)。
妈,你可以伸开眼睛了。’
合法( just when)妈妈将眼睛徐徐(slowly)的展开(Open)时,我的心中更充满了高兴(exciting),一想到妈妈等会的
**,我会心的笑了起来。
妈妈展开(Open)眼睛对我说着:‘我的爱,天雨。天雨,我的爱。’我对妈妈所说
的话吓了一跳,因为妈妈居然叫着我的名字!但随即我想起了,我并没有封闭妈
妈的影象,难怪妈妈会叫着我名字。催眠传奇,
妈的手突然(suddenly)伸向我的胯下去磨揉我的大**,再伸进裤底握住它高低(high and low)动摇(wave),
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妮声道:‘天雨,妈……内里……好……好痒……你……
快……快上……来……替妈……止痒……吧……’
我马上起身撤除衣裤,迫在眉睫(unable to hold oneself back)地叉开她双腿,跨上她的贵体,先吻上她的
樱唇,两手也再度抚揉着她有弹性的**。妈担忧(worry)地问:‘你会**吗?别插到
屁眼去了。’她又以手来引诱(guide)我的大**,好准确地插入她的**里。
我提起屁股,把大**渐渐插入她的玉穴中,才华(ability)入一个**,已听得妈叫
道:‘天……雨……哎……停……痛……死了……’妈的娇靥变白,身躯痉挛,
很痛苦的样子。而我则觉得(feel)好受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sense perception),舒畅(comfortable)得差点要叫
出来,看来爸爸已经良久(a month of Sundays )没跟妈妈**了。
听到她的叫痛声,我忙问道:‘妈,你很痛吗?’
妈回答道:‘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我很绝望(be disappointed)地说:‘那我抽出来好了!’
‘不……不要抽……不要……’妈的双手像蛇样般地死缠着我的背脊,娇躯
悄悄地扭动了起来。我的**像一根熄灭的火棒一样,渐渐地一寸寸插入她的淫
穴里,又麻又暖又舒畅(comfortable)。
一会儿,妈终于哼道︰‘呀……好……爽……爽……死了……天雨……开始
……动吧……你……插呀……’
现在,我觉得大**似乎(seem)被一层生温的肉袋子紧紧地圈住,再望着妈粉脸含
春,娇喘吁吁,那淫荡的样子,真使我不敢信任(believe)是常日我所畏敬的妈妈,竟瘫在
床上,任我插干,她的慵懒**,端的([方] really)勾魂荡魄,使人心摇神驰。
我怕她再痛,悄悄地抽出**,又渐渐插了出来,一抽一插,也插出味道,
觉得(feel)好受极了。妈的肉穴里,跟着(along with)我干插的行动,**更是氾滥,娇哼**声一
时反响在妈的卧室里。
我一见肉穴光滑了,更是大起大落插弄着,一下下直捣进她的花心,抽到淫
穴口时又在她阴核上用**磨揉着,只插的她叫着︰‘好……天雨……用力……
嗯……呀……我……我快……被……你……刺穿了……’
我越干越猛,‘滋!滋!’的一声声直响。‘呀……啊……’妈妈被我插得
双脚乱踢,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眯着,口中也不断嗟叹着︰‘天雨……你顶到
……人家……子宫……了……呀……好妙……好舒畅(comfortable)……嗯……’
这淫荡的娇呼,更刺激得我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不再管插的是我的亲娘,
毫无珍视(take pity on)地冒死**着。妈紧搂着我的身子,口中收回梦话(sleep-talking)般的吟声,快感的刺
激,使她满身滚烫非常。
她挺乳抛臀地迎向我每一次的狂插,爽的快疯了,不时地大声**着:‘天
雨……唔……你……真棒……妈不晓得……你……这么会插……穴……我真快活(happy)
……乐上天……了……嗯……哼……’
我越插越高兴(exciting),大**已经整根被妈的肉穴吞出来了,而妈的**紧紧地咬
住我的大**,**也一直(without stop )地摆动着,我用双手端住(Holding)妈的大白屁股,一阵狠命插
干,插得妈**︰‘唉唷……哼……大**……哥哥……唉唷喂……我的……心
肝瑰宝(treasured object)……儿子……妈……妈……不行了……我……我泄给……泄给你了……’
妈浪哼着,泄出了她的阴精。
我也在一直(without stop )地**着,嘴也贪心([书] avaricious)地吸吻着她的脸庞,手紧抓着妈的大肥乳,
跟妈说:‘还不行,我还没出来呢!’
妈听到我所说的话,接着妈说:‘天雨……妈真的不行了……你……你放过
妈好不好?啊……又来了……又来了……我又……又泄给你了……妈真的……真
的不行了……’妈说完时阴精如泄洪般的涌出,此时的我也觉得(feel)背上一阵酥麻,
却没想到我的**正在接收(absorb)着妈妈**内所涌出的阴精,这正是我意想不到的事
情。
而我再次在妈妈**内**三百下后,才在妈的**深处激射出我的子孙,
完整泄在她的子宫里,然后紧搂着软瘫了的妈妈,两人这样**裸地相拥睡在床
上。
约莫过了四小时后,我醒了过来,此时我的大**仍插在妈妈的**内,看
着妈妈的**,有如白玉般的白,摸起来更像婴儿般的稚嫩,使我的大**又再
度的硬了起来。
妈妈被我的大**给弄醒了,我问妈:‘妈,还要不要再来一次呢?’
‘不了,我现在一点体力也没有了,要不是已有十几年没做这档事,妈妈一
定能陪你玩得更久。’
我反问妈:‘妈,为什么你有十几年没做过了呢?’
妈妈说:‘还不是你那死鬼老头在外金屋藏娇,硬是不碰我。更气的是他金
屋藏娇还不止一个。’
‘那我有无其他的弟弟mm?’
‘这点你爸爸还有些良知,他在外连一个后代(sons and daughters)都没有。天雨……扶妈妈到浴
室去洗个澡好不好?’
当然,在浴室中我又让妈妈享用了两次**。当妈妈想要分开(leave)我的房间时,
我封闭了妈妈这一段影象,并解开了房间与外界的断绝。此时妈妈觉得自己的下
体一直有液体流出,而且感觉(sense perception)到自己的**似乎(seem)有东西进入过一样。
“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妈妈看了一下壁钟说道:‘你看你一碗燕窝你吃了
十分钟还吃不完,真是的!催眠传奇,’
其实在我使房间与外界断绝时,时间其实不存在,所以(therefore)当我清除(eliminate)断绝时自然与
适才(just now)的时间无异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章, 按 → 键 进入下一章。

本文原标题天雨传奇,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news/2017/0911/94874.html,以便下次阅读!


上一篇:万泰烘干机,方碧如老师,澳特弗净水器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