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刑讯女俘虏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

刑讯女俘虏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刑讯女俘虏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刑讯女俘虏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Secret: Japanese torture Chinese female prisoners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

日军大佐向地上的女人弯下腰去抓住她湿漉漉的头发。刑讯女俘虏,这时候的女俘虏已经完整没有了适才(just now)那样道貌岸然的西席样子。她神色(complexion)苍白(dreadfully [ghostly] pale),半张着的嘴里满是净水,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使她满身发抖(shake)得象风中的树叶一样。

“求、求求你们——别再灌了——日军大佐——日军大佐是真的——不晓得什么东西。”“啊,是那样吗?”日军大佐阴森(cloudy)地笑起来。虽然她仍然在否定(deny),不过看来已经将近(be about to)垮掉了。“劝导(help sb. to see what is right or sensible)劝导(help sb. to see what is right or sensible)她。”日军大佐对会说中国话的野山说。


野山这个战前在中国开布店的商人很得意地显现他会熟练地应用(utilize)中国北方的卷舌口音。刑讯女俘虏,他蹲在女人身旁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粗心是从来没有人在宪兵队能熬过三天还不开口说话的。日军大佐们对她做的还仅仅只是个开首(begin)罢了(that is all)。日军大佐们将要怎样(how)怎样(how),对女人还可以怎样(how)怎样(how)。她轻声说“你们杀了日军大佐吧。”于是野山向她说明(explain)日军大佐们决不会简单地杀掉她,相反日军大佐们要让她一直在世(aboveground)承受无穷无尽的苦楚(pain),日军大佐们甚至会让大夫(doctor)给她医治,直到她不得不把日军大佐们想要晓得的所有一切都告知(tell)日军大佐们。当然在那之后事情就会变得非常好了。

军大佐们会放了她,会给她钱,给她在其余什么地方找个事情做。这当然是假话(lie)。被确认了抗日份子身份的人,不管他招认与否,少少(precious few)有可以(can)被开释的。刑讯女俘虏,象女俘虏这样具有谍报(intelligence)background的对象在她全体(whole)坦率(honest)后几近可以肯定会被处决,或者会长期关押起来,预备(动prepare)以后还可能有什么用。不过这并不是眼前的问题。眼下的问题是日军大佐注意到在野山的三言两语之下那女人闭着眼睛基本(root)没有什么反响(reaction),日军大佐意想到她只是狡猾地应用这个机会歇息(have a rest)。

酒精烧脚


“上面已经烤过了,再不弄弄下面会不均匀。”女人足弓很深的脚掌与她平躺的身材(body)垂直着直立在那边(that place),宪兵们把棉花团倒上酒精,用细铁丝绑缚(truss up)到她的脚底上。火点了起来,一开始酒精冒出几近看不见的蓝色的火。她猛抽她的腿,动员着铁床都摇摆(rock)起来,同时偏过火(go beyond the limit)从旁边看着自己正在散发出青色烟雾的两只脚。她紧咬着嘴唇一下一下加倍(to a higher degree)用力地往回收腿,就那样缄默(reticent)地和系紧脚腕的绳索(cord)格斗(wrestle)了一两分钟。

然后她刚毅的神色(expression)被苦楚(pain)一点一点地撕扯开去,一长串使人胆战的哀鸣冲开她紧闭的嘴唇。刑讯女俘虏,她的两条腿变成了狼藉(debunching)的抽搐,在尽量的范围内扭曲成各类(sundry )奇异(strange)的形状。她转开脸朝天,完整失控地哭叫起来:“妈妈呀,日军大佐痛啊——”火燃烧了,问女俘虏。她抽咽(sob)了半天,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钢针

把日常平凡(in normal times)用来缝棉袄的约莫五公分长的钢针举起来给她看,威吓(threaten)她。然后就在女人的鼻子尖底下用针尖往她烫烂了表皮的嫩肉上乱划,每整齐(standardized)下都使她象是怕冷似的直打寒噤(shiver (with cold or fear))。最后,可怜的女人眼睁睁地盯着那根钢针一公分一公分从自己的额头正中扎了出来。生怕(I'm afraid)她的感觉(sense perception)会象是扎在心尖上一样吧。

女人满身的肌肉象汉子( man)那样一块一块地矗立(tower aloft)起来,在皮肤下凸现出清晰的表面。她金饰(jewelry, expensive clothing and other valuables)的身材(body)现在绷得象拉直的弓弦一样紧。刑讯女俘虏,忽然(sudden)地,那只正被扎进钢针的右乳房象是获得了自力(stand alone)的性命(life)似的,在中川手中一抖一抖地跳动起来,每跳一下便从顶端的伤口里忽地冒出一粒血珠。

与它应和着,女人正呆呆地瞪着它的细眼睛中也同时涌出一大滴眼泪。


中川又拿起第二根针再给她看——在第一根针尾稍稍下面一点的地方再扎出来。

看着第二根针扎进一半,女俘虏想闭上眼睛,几个声音连忙(immediately)怒骂起来:“睁开眼睛,好好看着!”同时更用力地撕扯着她的头发。她再睁眼,忽然(sudden)脆弱地说:“别,别再扎了。”音调( tone)很特别(special)。大伙(great master)意想到这一点后愣住了手。她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液,说:“日军大佐,日军大佐都告知(tell)你们。刑讯女俘虏,”宪兵们把她的头放回铁床上,一齐朝日军大佐看。日军大佐看了看表,十点多一点。如果这是真的,明天以内还来得及做些事情。日军大佐问:“发报机在哪里?”

“在,在江边,大豆集沿江往南一百多米,也许,两百米吧。有一间土坯屋子前面。”


日军大佐朝野山看了一眼,他后来与那个白左的中国间谍一起事情了大半天,把女俘虏在上岭走过的线路从新(again)走了好几遍。他稍稍颔首(nod one's head),意思是她到过那边(that place)。

“为什么放在那边(that place)?刑讯女俘虏,”

她稍稍有些惊奇(surprised)。

“干什么,让人来取呀。”

很使人忸捏(ashamed)的是,日军大佐一直在等着这个联络员在小城中四周乱转,终究肯定(confirm)没有人跟踪后便狡猾地溜到一家中国人栖身的院子门口,悄悄敲几下门。比及(by the time)她再从内里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没有那口箱子了。所以(therefore)日军大佐一直以为日军大佐们在她送交东西之前就抓住了她。在两三天以内那些等着收取东西的人一定可以(can)实时(timely)获得(get)正告。日军大佐一直在理想(illusion)率领一个行为(move about)组冲进那个最神秘的谍报(intelligence)组织的一个联络站甚至一个指挥中心。可是现在情形(circumstances)就不太一样了,日军大佐本该想到这种“信箱”的交货方法(way)的。一定是这几年来日军大佐跟匪贼(bandit)作战太多让日军大佐变愚昧(stupid)了。刑讯女俘虏,

“哎哟,痛埃”她嗟叹起来,“给日军大佐喝点水吧。”



本文原标题刑讯女俘虏 揭秘:日军刑讯中国女俘虏,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jishixinwen/2017/0525/87042.html,以便下次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



新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