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刑讯女俘虏 女俘虏的悲惨命运 刑讯逼供女俘虏全

刑讯女俘虏 女俘虏的悲惨命运 刑讯逼供女俘虏全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刑讯女俘虏 女俘虏的悲惨命运 刑讯逼供女俘虏全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刑讯女俘虏 女俘虏的悲惨命运 刑讯逼供女俘虏全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The tragic fate of female captives; extorting confessions by torture; the whole process of female captives
发表(publish):2016-10-12分类:奇趣百科浏览(read)(5363)评价(0)

这是一份南美某著名(well-known)汉文(Chinese )刊物颁布(promulgate)、由日文译成西文再译成中文的材料。刑讯女俘虏,一个侵华日军军官审判([律] interrogate)中国女兵的回忆录,原题为《女间谍》,全文约十万字。下面摘录其中两节。故事以第一人称的口吻(tone),论述(narrate)日本恶魔用二十多种惨无人道的严刑,审判([律] interrogate)中国女间谍的场景。

女间谍(节选)

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让她的双脚只有脚指着地。弄得她嘴巴里、脖子上杂乱无章(be out of order)的到处是血。她悲凉(sad)地往后仰着头,下巴尖奇异(strange)地成了整个人的最高点。

被抓

就在这时候,他们的目的(target)走出了江岸旅社的大门。她手里提着一口看起来很重的皮箱,沿着镇中唯一的亨衢(highroad)往前走了两百多米。劈面开来一辆23联队的卡车,女人挥手,车停了下来。爬出一个白皙((of skin) fair and clear )的学生似的小子,笑得象一朵花。

女人给司机看一张纸条,这使得后者放声大笑起来。“上车的,上车的,”他连续(in a row)串地说。远远跟在后面的两个便衣宪兵木鸡之呆(eyes and mouth are fixed -- terrified)地看着他们。

十秒钟的寂静(secluded)(quiet)。更远一些的小饭铺( hotel)里冲出一个穿中式褂子的家伙,手里挥动(wave)着一枝****。他用日语高声(loud)喊叫道:“禁绝(not allow)开车,捉住她!”当三个人:两个宪兵和一个中国间谍把女人按在汽车边上搜寻她的身材(body)时野山从地上拣起了那张纸条,上面歪七扭八地写着:“请带日军大佐去城外找茅厕(lavatory)。”日军大佐们first of all盘考(cross-examine)了白左的那个小子。白左构造以为那女人隶属于某个的部队(armed forces)谍报(intelligence)构造,是卖力输送(transport)物品和谍报(intelligence)的联络员。她的公然事情是省垣(provincial capital )XX高级(higher)公民学校的西席,名字叫女俘虏。

那个中国人只晓得这么多。刑讯女俘虏,

在犹豫了约莫十分钟后日军大佐命令(give orders)回省垣(provincial capital ),把女人带回日军大佐们的队部。

第一天省垣(provincial capital )的宪兵分队在一条寂静(secluded)的小街上占了一个不小的院子,听说本来(original)的仆人是一个隐居的中国军官。日军大佐们在前面制作了一排暂时(temporary)拘留罪人(prisoner)的砖房,正房供分队的人员应用(make use of)。后院靠墙本来(original)多是仆人住的几间房间作为询问(interrogate)(ask about)(interrogate)室。院子近邻(next door)住着一队合营(coordinate)日军大佐们行为(move about)的中国警员。

审判([律] interrogate)

日军大佐带了两个宪兵间接去后院,同时让中川少尉去提一个年青(young)(young )些的女犯到询问(interrogate)(ask about)室近邻(next door)的所谓“二号室”,“挂起来让她叫两声”。这是预备(动prepare)在审问女联络员时对她进行威吓(threaten)用的。

那个年青(young)(young )女人被带了进来。日军大佐让她坐下后盯着她看了约莫三分钟。野山他们在上岭逮捕(arrest)她时就给她戴上了手铐,她把上了手铐的双手平放在腿上,在椅子上坐得端端正正。

她算不上是丽人。虽然是蛋形的脸,淡淡的眉毛和细细的眼睛都象是画在脸上的几条细线。鼻梁窄,鼻子有点尖。不过她的皮肤白晰,脖子和手臂也很长。

日军大佐从最普通的问题开始。叫什么名字,几岁,哪里人,干什么的,家里有什么人等等。她平静地一一答复,而且(and)说的都是实在的情形(circumstances)。叫女俘虏,二十三岁,在XX公民高级(higher)学校教书,等等。

风趣的是她说这两天到邻省去转了这样一个圈子是因为在学校里跟上司打骂(quarrel),负气(feel wronged and act rashly)请了假随意(casual)找个地方待几天。这是设计(design)好的谜底(answer)。因为探亲访友须要(need)供给(provide)实在存在的人名和地点,会不能不说出更多的可以(can)被查证的东西。刑讯女俘虏,

最后日军大佐说:“好啦,好啦,你把发报机弄到那边(that place)去了。说出来,日军大佐们大伙(great master)就都不用浪费时间了。”宪兵们已经拆散了她带的那个皮箱,内里既没有发报机,也没有一点有价值的东西。

她伪装(pretend)吃了一惊。“什么发报机,日军大佐怎么会有发报机?”日军大佐停下来持续(continue)盯着她。宁静(quiet)中从近邻(next door)传来女人的惨叫。

日军大佐劝告(persuade)了她一阵。吞吞吐吐地说了些皇军是来帮助支那人的,她还很年青(young)(young ),不要为某国的碧眼儿(white)卖力之类的憎恶(disagreeable)话。日军大佐能说一些中国话,但是很不闇练(skilled)。女俘虏很无邪(innocent)地眯缝着她的细眼睛看着日军大佐。

威吓(threaten)

现在对于是不是要让中川持续(continue)干下去日军大佐就有些优柔寡断,有些女性被奸污后会完整give up抵御,象失去了支柱似的问一句答复一句,但也有可能变得完整一声不响。从女俘虏被凌辱(insult)到现在的反响(reaction)日军大佐断定不出她会是那一种情形(circumstances)。日军大佐站起来禁止(restrain)了中川。

“还是不愿(will not)诚实(honest)地说吗?那样的话他们会象公猪一样爬到你的肚子上来,你想碰命运(luck)(have [get)一个晚上能接待(receive (guests))若干(number)头猪吗?三十,四十?”她畏惧(fear)了,脆弱地说:“你们不能这样看待(treat)日军大佐,日军大佐是遵法的良民。”日军大佐向她切近(press on towards)过往( the past),这才第一次细心(careful)地审阅(gaze at)她的裸体(naked)。和大多数黄种女人一样,她的双腿和她的脖颈与手臂一样,纤细修长(tall and slender)(tall and thin),看起来很引人注意。

“说!刑讯女俘虏,东西在那边(that place)?要送到哪里去?”站在她身前一步远的地方,日军大佐忽然(sudden)高声(loud)地吼道。

“日军大佐是西席,没有要送什么东西。”

“忘八,自找麻烦的母猪。”日军大佐装做怒气冲发(be ablaze with anger)地冲出门去,一边对宪兵说:“带到近邻(next door)去。”

二号室里野山他们已经做好了预备(动prepare),日军大佐对赤条条地挂在房子(room )一头的那个年青(young)女人还有印象。他们中学的教员被人告密(nark)有反日谈吐(opinion on public affairs),还在学生中构造读书会,野山少尉便去把那个西席连同他读书会的学生全体(whole)抓进了宪兵队。西席被揍得半死后判了十年徒刑,送到哪座矿山或者其余什么地方去了。有些学生被人保了进来,剩下命运(luck)不好的既没有判刑也没有开释,就一直关在宪兵队里。偶然就象明天这样被用来看成([经] by way of)威吓(threaten)的材料。

为了制作(make)作用(effect),野山把她反绑上双手用一个大铁钩从颌下钩穿她的下巴挂在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上,让她的双脚只有脚指着地。弄得她嘴巴里、脖子上杂乱无章(be out of order)的到处是血。她悲凉(sad)地往后仰着头,下巴尖奇异(strange)地成了整个人的最高点。一个新兵坐在她身前守着一个中国北方住民家中经常使用的小煤炉,等上一阵便抽出一根烧红的铁条按到女学生身上。女学生满身(have one's body covered with)象鱼似的一扭,因为嘴中插着钩子不太喊叫得出来,她每次只是从嗓子深处收回一声惨重不胜(can't bear)的哭泣(sob)。

悬吊鞭打

日军大佐注意到被带进来的女俘虏转开脸回避(dodge)着严刑场景(scene ),不过她并没有所以(therefore)变得协作一些。日军大佐在靠墙的椅子上坐下,命令(give orders)说:“开始干吧。”宪兵把她推满身(have one's body covered with)( from head to foot)披发(send out)着焦臭味的女学生中间,用另一个垂下的钩子钩住她的手铐把她双脚分开(leave)空中悬吊来,然后挥动(wave)军用皮带狠抽她的身材(body)。打了约莫四十多下日军大佐叫停。把她从上面放下来,她用手臂支撑着上身坐在下,短促地喘气(pant)着。刑讯女俘虏,白晰的皮肤外面(surface)高高地兴起(call up)了一条一条的青紫色伤痕。本来(original)整整齐齐的短发被汗水杂乱无章(be out of order)地沾在额头和面颊(cheek)上。

开首(begin)的这场鞭打和前面剥去女犯的衣服一样是为了震摄询问(interrogate)(ask about)(interrogate)对象的决心,使她认识到这里有着完整不同的行事规矩(rule),进而疑惑(suspect)自己事前蓄积(put aside)的意志力是不是充足。

竹签夹指

宪兵把女人按跪到地上,把她的两手换到身前,往她的手指缝里挨个夹进粗大的方竹筷。两个细弱的家伙握着筷子的两端(both ends),脸色(expression)冷淡(cold and detached)地用劲压紧。一瞬间女人受刑的右手上四个手指笔挺(rectitude)地伸开大大地舒展在空中,而她跪在后的身材(body)却象是被抽掉了骨头那样瘫软到地板上扭摆着。她在狂乱中本能地往回用力抽自己的手,宪兵们捉住手铐把她的手拉到适合(suitable)的高度,从新(again)开始狠夹她的下两个手指。以后再换上她的左手。

“好女人,想起来没有?东西要送到哪里去?”她侧身躺在地下,一对细眼睛呆呆地盯着日军大佐看了半天,一声不吭。中川拿来一块厚木板压在她的踝骨上,把穿戴军靴的脚重重地踩上去。女人苦楚(pain)地“哎哟”了一声,中川抬起脚一下一下地跺着,终于使她连续(in a row)声地惨叫起来。这是用刑以后她第一次忍不住喊痛。

中川在她脚边蹲下探索(grope)着女人已经皮破血流的脚踝,大概是想看看骨头有无碎。但是接着他却握住女人的一只脚端详(measure with the eye)了起来。女孩的脚背高而窄,足趾因为修长(tall and slender)显得荏弱(weak)无力。中川带着“确实值得一试啊”那样的神色(expression)捡起扔在地上的筷子夹进她的足趾间,间接用手用力压着。

把她拖起来仰天捆上了那张铁床。在脚那一头垫进几块砖头使她的头部低一些,用湿毛巾堵住她的鼻子。这样她为了呼吸不能不伸开嘴。刑讯女俘虏,中川便把冷水不停地往她的嘴里倒下去。她又咳又呛地在水柱下面挣扎着,中川是熟手在行(old hand),一会儿工夫(workmanship)就把她的肚子灌得大大地挺了起来。解下来放到地上猛踩她的肚子。她脆弱无力地试着把中川的皮鞋从自己的肚子上推开,那当然是毫无用处的。水从她的嘴里、鼻孔里和肛门中一股一股地涌出来。

弄得她满脸满身(have one's body covered with)都是水淋淋的,空中上也变得又湿又滑。日军大佐去接了一个手机(telephone)返来,两个宪兵已经让到一边,留下她一个人躺在那边(that place)满身(have one's body covered with)抽搐着没完没了地吐逆(vomit)。这时候她吐出来的已经是小口小口淡红色的血水了。就在地上按住她又给她灌了差不多一铅桶水。看着纤细的女人把铐在一起的双手捂在圆滚滚的大肚子上不幸地扭动身材(body)尽力(动make great efforts)避开皮靴的踩踏,那种地狱般的情形是每个人都要怜悯的吧。不过日军大佐适才(just now)接的手机(telephone)是队里打来的,中佐的咆哮(roar)声现在还在日军大佐耳边响着。日军大佐不会还有若干(number)耐烦(patience)。

日军大佐们会放了她,会给她钱,给她在其余什么地方找个事情做。这当然是假话(lie)。被确认了抗日份子身份的人,不管他招认与否,少少(precious few)有可以(can)被开释的。象女俘虏这样具有谍报(intelligence)background的对象在她全体(whole)坦率(honest)后几近可以肯定会被处决,或者会长期关押起来,预备(动prepare)以后还可能有什么用。不过这并不是眼前的问题。眼下的问题是日军大佐注意到在野山的三言两语之下那女人闭着眼睛基本(root)没有什么反响(reaction),日军大佐意想到她只是狡猾地应用这个机会歇息(have a rest)。

酒精烧脚

“上面已经烤过了,再不弄弄下面会不均匀。”女人足弓很深的脚掌与她平躺的身材(body)垂直着直立在那边(that place),宪兵们把棉花团倒上酒精,用细铁丝绑缚(truss up)到她的脚底上。火点了起来,一开始酒精冒出几近看不见的蓝色的火。刑讯女俘虏,她猛抽她的腿,动员着铁床都摇摆(rock)起来,同时偏过火(go beyond the limit)从中间看着自己正在散收回青色烟雾的两只脚。她紧咬着嘴唇一下一下加倍(to a higher degree)用力地往回收腿,就那样缄默(reticent)地和系紧脚腕的绳索(cord)格斗(wrestle)了一两分钟。

然后她刚毅的神色(expression)被苦楚(pain)一点一点地撕扯开去,一长串使人胆战的哀鸣冲开她紧闭的嘴唇。她的两条腿变成了狼藉(debunching)的抽搐,在尽量的范围内扭曲成各类(sundry )奇异(strange)的形状。她转开脸朝天,完整失控地哭叫起来:“妈妈呀,日军大佐痛啊——”火燃烧了,问女俘虏。她抽咽(sob)了半天,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钢针

把日常平凡(in normal times)用来缝棉袄的约莫五公分长的钢针举起来给她看,威吓(threaten)她。然后就在女人的鼻子尖底下用针尖往她烫烂了表皮的嫩肉上乱划,每整齐(standardized)下都使她象是怕冷似的直打寒噤(shiver (with cold or fear))。最后,不幸的女人眼睁睁地盯着那根钢针一公分一公分从自己的额头正中扎了出来。生怕(I'm afraid)她的感觉(sense perception)会象是扎在心尖上一样吧。

女人满身(have one's body covered with)的肌肉象汉子( man)那样一块一块地矗立(tower aloft)起来,在皮肤下凸现出清晰的表面。她金饰(jewelry, expensive clothing and other valuables)的身材(body)现在绷得象拉直的弓弦一样紧。忽然(sudden)地,那只正被扎进钢针的右乳房象是获得了自力(stand alone)的性命(life)似的,在中川手中一抖一抖地跳动起来,每跳一下便从顶端的伤口里忽地冒出一粒血珠。

与它应和着,女人正呆呆地瞪着它的细眼睛中也同时涌出一大滴眼泪。

中川又拿起第二根针再给她看——在第一根针尾稍稍下面一点的地方再扎出来。

基本(root)就没有27中队,也没有什么作战练习。但是如果你并不在你说的那个时间里真的去过某处,你就无从确定有还是没有。受审对象的问题在于:事前预备(动prepare)好的口供(a statement made under examination)是不能转变(change)的。你说你是一个普通西席,什么都不晓得就是什么都不晓得。临场从新(again)编造的假话(lie)绝不(absolutely not)可能没有破绽(leak)。日军大佐想女俘虏内心当然是晓得这一点的,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刑讯女俘虏,

日军大佐以为她现在再要启齿(open one's mouth),说的多半会是事实了。

她没有试图辩护(provide an explanation),她晓得那没有用,只能越说越糟。但是她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爽性(clear-cut)什么也不说了。

日军大佐克制(restrain)着恼怒(indignation)和绝望(be disappointed)回身(turn-back)走回桌子,死后(after one's death )传来杂乱无章(be out of order)的响动和女人委曲压抑着的“哦哦”的声音。

上一篇
邹市明妻子(wife )多大罩杯 第二个柳岩已出生(be born)
下一篇
秋瑾是怎么死的 秋瑾受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本文原标题刑讯女俘虏 女俘虏的悲惨命运 刑讯逼供女俘虏全,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jishixinwen/2017/0525/86990.html,以便下次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