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sir 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狙击

sir 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狙击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sir 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狙击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sir 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狙击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其实这个片子看完好多天了,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作图写文章,但是想一想,终究(after all)也因为内里的几个镜头激动(move)过,正好(just right)贴吧找到清楚(limpid)截图,虽然只有很少一部分,而且没有我想要的Laughing和程若芯死的那两段,但是还是做了一堆残签。laughing sir,留点印记。虽然网上的评价很不错,但是没觉得有太凸起(protruding)的看点,不过就是警匪的较劲(measure one's strength with),而最终的终局(final result)也不过就是警员胜,否则怎么印证邪不压正,怎么面临(face)江东父老乡亲,怎么正告众人。但是虽然这样,仍有不能不说的几个人。first of all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只找到这样一个镜头,大感不敷,然迫不得已。Laughing是全部(whole)片子中独一(only)让我牵动心地(heart),在他身后(after death)很久(for a long time)仍不能停息。进兴社的话事人。进进行九年,从不起眼的小混混、为老迈(old)挡刀、一步步坐上话事人的位子。laughing sir,无父无母的孤儿,警方安插在进兴的卧底。Laughing在进兴,敌手(opponent)下可以颐指气使,可是更多时候,活的像条狗,在杜亦天跟前如是、在江世孝跟前亦是。逐日计算(calculate)策划(plan),如何(how)可以更进一步,连在进兴的一点一点、任何发觉(find),要记载(take notes)的本本都要藏在寝室的地板下面。要上位,可以给老迈(old)做狗、挨刀、甚至要去引诱(tempt)老迈(old)的女人,这样一个人从那里能看出是一个卧底。可是、他的身份终被揭露(expose),却为了掩盖(cover up)同是卧底的钟立文,不吝舍弃自己,协助(help)钟立文上位。Laughing身后(after death),钟立文在他的寝室找到日志(diary),念读的那一段,让我几度忍不住落泪。看到那边(that place)再回想前些集Laughing的模样、不由便有些欣然。我当卧底的这几年里,我忘记了什么叫亲情友谊(friendly sentiments)恋爱(love (between man and woman))。Laughing临死的时候,说, 岂论(no matter )Laughing是生还是死,Laughing都在这里,一天是警员,一辈子都是警员,穿上这套礼服,这么多店员(partner)撑,怕什么啊?记住我的名字,Laughing SIR啊!laughing sir,

Laughing SIR,安能忘!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前面说过,最想要的两个镜头没有找到,一个是Laughing死,另外一个就是程若芯了。

我从来不去看周海媚和王祖贤的片子,自然是某些缘由在,甚至是因了某些阴暗的私心难以启口。可是事情已经过往( the past),世事足以淡忘,即使如此,最最初因为看到是周海媚的片子,还是有些迟疑的。但是程若芯这个脚色(role),即使(even if)其为之安然赴死的那个汉子( man)总觉得不值得,可是却足以堪当活的开阔,也许就是因了如此,才觉得爱上江世孝,是真真的不值得。那样一个人,没有安全感,疑惑(suspect)(doubt)太重,对每一个人都会疑惑(suspect),所以才落得一个当连亲生女儿的救济都不信任(believe)的时候只能落入法网。这样一个人,又怎么担得起程若芯这样一个只会讲实话(truth )的女人的爱。

岂论(no matter )杜亦天对程若芯到底处于什么心态,即使连送花都是Laughing的主张(idea),可是那又如何(how),程若芯情愿(willingly)为其日日亲身下厨做甜点,情愿(willingly)在其被捕时冒着死的伤害都要救,所以才会在听到杜亦天死讯时,瘫坐在广场中间(centrality)。laughing sir,因为杜亦天是在她无助徘徊(hesitate)时将手伸与她、不嫌弃身份堪堪关照(nurse)的那个人,所以她会死心踏地爱着杜亦天。也因为这样,后来也会那么深邃深挚(dark)的爱着江世孝,因为他同样是在她痛失杜亦天的时候陪伴在她身旁东南西北的那个人。这爱能重到被他背弃,由他口里亲口得知是他杀死杜亦天时尤不能动他一分一毫,重到在得知他应用自己犯法(commit a crime [an offense])却未其坦白而又被其疑惑(suspect)误杀。

程若芯,你从来不说谎话!却碰到(run into)一个从不肯信任(believe)人的汉子( man)!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一直没有搞明白(clear)为什么那么多人爱好陈键锋。帅吗?不帅吧,没瞧出来。laughing sir,对他印象最深的不过就是学警偷袭和美民气计。当然,美民气计里因为我们的罗晋大人,刘恒帝帝再帅再专情,我也没方法(method)太注视。学警偷袭里陈键锋扮演(act )的警员李柏翘是所有警匪片子公理(justice)警员的榜样(an exemplary person or thing)代表。不受引诱保持(keep)公理(justice),会因为误杀了卧底Laughing而精神萎顿(cachexia ),亦会因为罪案而抖擞。无可抉剔(nitpick)的一个人,却独独看到有点儿伤感的地位(position)是因为以为自己天煞孤星而不敢跟程若葆在一起。父母双亡、前女友死在自己眼前,他说你信不信命?我觉得我愈来愈像天煞孤星,所有和我关系密切的人,接踵(in succession)不在我身旁。看到这里自然是有些动容的,即就是面临(face)强盗毫无惧色的这般英勇的人,心坎(inward)也依然有自己没法碰触的范畴(territory)。但是李柏翘终归是荣幸(good fortune)的。娶得娇妻,兄弟安然返来,自然一切都是没什么好遗憾。laughing sir,

PC66336钟立文,我现在敕令(order)你连忙(immediately)起身,消毒,清算(put in order)。
我们香港警员绝对不会针对任何人,除非你犯了事,或者你是黑社会。

本人李柏翘谨以挚诚宣誓,参加香港警员队,竭尽所能,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办事(serve)。不畏惧、不秉公、正派老实(honest)、廉洁奉公、履行(carry out)职务。
我代表香港三万名警员在这里向你们起誓(vow),就算香港剩下了一个罪犯,我们也绝不会手软。
今天是兄弟,我们一辈子都是好兄弟。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好啦最后一个,悠悠。其实我想记念的只有Laughing和程若芯两个人罢了(that is all),但是既然做了图就不要这么糟蹋(waste)嘛。laughing sir,事实上我一直没有觉得悠悠那里长得美,可恰恰作图的时候才觉得,嗯,做出来的图都是极扎眼极漂亮的。

悠悠,江世孝的女儿。十岁那年因被父亲应用带毒,事发时呼唤,却没有获得(get)父亲援手,眼睁睁看着父亲躲在草丛里而自己被警员带走。所以仇恨(hate bitterly)江世孝,单独生活,卖翻版,卖衣服,为了生活可以什么都做。刚演到悠悠假装(pretend to be)贵族后嗣在网上写林林总总传奇的博文吸引他人留意的时候,我突然就想起来曾经和烟她们讨论好几天的那个皇后文雅了,是叫皇后文雅吧,都有些记不清了。说实话,没有好感的,因为既然是爱好程若芯这种直白,自然是不爱好任何的欺瞒,任何理由都好。

民气总是易生暗鬼,林林总总的愿望(desire)催生出林林总总的事端。但是幸亏悠悠在碰到(run into)钟立文后,在与江世孝规复父女之情后,依然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子,会担忧(worry)他人因为自己是黑社会老迈(old)的女儿而排挤(repel),会因为荣幸(good fortune)王子而暖和(warm),会因为仅仅的父女之情便对即就是在犯法(commit a crime [an offense])的父亲依然保护([计]maintenance),这样一个小女子,大约是不会有谁再去苛责她之前的诱骗(cheat)吧。

人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固然是有很大的环境(environment)因素在,但是依然觉得更多的是在本身掌握(control)成长(develop)。

也许是我过于刻薄(harsh),总是以为人的得失因果满是(All)因了本身,所以不得自怨自艾(grumble against [to repine at] Heaven and lay the blame upon other people),也见不得他人自怨自艾(grumble against [to repine at] Heaven and lay the blame upon other people)。laughing sir,

人即使(even if)是分好多种,一定身旁每个人都能如自己所愿,成为自己可以(can)爱好的那种人,但是人活不过几十载,也许大多时候,没有那么很多(many)好去计算。

于是,是因为已经天亮,所以思维混乱,开始胡说八道。

那么,Laughing,即使(even if)身后(after death)连全尸都不得,但是海里倒是最宁静(quiet)的地点(place),洗涤一身世间(the secular world )包袱(burdensome),愿君安好!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Laughing SIR。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偷袭

1.喇叭:我随着水哥;水哥随着Billy哥 Billy哥随着laughing哥 laughing哥是决策人 laughing哥之上是孝哥

2.喇叭:我们进兴社团架构有四个层面: 低层 中层 高层 董事局 董事局就是叔父辈

立文:你打滚多年是什么阶级((social) stratum)呢?

喇叭:问得好,我十六岁在进兴打滚 打滚七年,现在总算有点成绩

立文:什么成绩?

喇叭:底层

3.laughing:不过话说会来,漫步(take a walk)是否是真的有效啊? 我看费爷走了这么多年愈来愈胖 现在更离谱,似乎(seem)跑了几天的浮尸一样。laughing sir,。。。



本文原标题sir laughing Laughing SIR。小记学警狙击,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jishixinwen/2017/0525/86908.html,以便下次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