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关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有不解?

关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有不解?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关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有不解?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关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有不解?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About the Chahar people's Anti Japanese allies?抗日同盟军,

前两天看CCAV国防军事频道中,讲到的察哈尔大众(the masses of the people)抗日同盟军兴亡,和吉鸿昌、方振武的死,大多数军内专家和史学专家。其中有一个点长短(无论如何)常有意思的,也是不解的,就是从本来(original)的抗日到划规民国,又到后来的,打击北京,终究被祛除(perish)。说了一些细解。我在网上找百度的一些资过来,大伙(great master)看一下,但是没找到军事频道中关于他们的视频,请大伙(great master)留意以下几点,是CCAV中提到的,冯玉祥划归中心(centre),闭幕军队(army)(armed forces)。吉、方不同意另拉军队(army)(troops),到一个什么云州吧还是什么地方开了个集会,解后分路打击华北重地北平,并攻陷距北平30里的一个什么地方,何应钦命令(give orders)关城门,调兵围攻,最后在日伪和国军的围攻陷被祛除(perish),部分屈服(surrender),最后吉、方二人在之后被杀。

这是百度材料(datum):

察哈尔大众(the masses of the people)抗日同盟军到1933年6月15日,共有人12万,枪枝约10万,军力(military strength)非常雄厚。但是因为(owing to)得不到国民政府承认,弹药,粮草都靠自筹,也无后盾(reinforcements)。抗日同盟军,仅靠察哈尔一省之地赡养(provide for (one's parents or elders)),非常困难。 察哈尔抗日同盟军

6月上旬,关东军就以一部分军力(military strength)伙同伪军,不断从热河省蚕食察北,察东。重镇宝昌,康保沦陷,张北危机(critical)。6月21日,同盟军兵分两路,向蚕食察哈尔的日伪军提议(initiate)回击(strike back)。其中一起有第5路军,察哈尔自卫军等军队(army),先北上张北,另外一起马队(cavalryman)第3师周义宣部往东前去(go to)赤城,再北上。

6月22日,北路同盟军第一梯队第5路军邓文部,从张北直取康保。戍守(defend)康保的是从东北调来的伪军崔兴五部,仅仅几个小时的战役(fight),就被击溃。抗日同盟军,同盟军占据(capture)康保。23日,第5路军和察哈尔自卫军从康保动身(set out)打击宝昌,李忠义部从张北直插沽源,和占据(capture)赤城的周义宣部配合(common)攻打沽源,结果沽源的伪军刘桂堂部摄于同盟军的阵容,和吉鸿昌联系(take up a matter with)横竖(anyway)。冯玉祥遂委任刘桂堂部为同盟军游击第6路,沽源光复(recover)。

7月1日,同盟军猛攻宝昌,城中守军为伪军张海鹏部和崩溃的崔兴五部。邓文部原属东北义勇军,赶上(Meeting)东北伪军,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同盟军的猛攻陷,伪军弃城逃往重镇多伦。 多伦为察东重镇,是察哈尔,绥远,热河三省之间的交通枢纽。抗日同盟军,日军攻占热河后,派出日伪军将其占据(capture)。此战也是同盟军初次(for the first time)碰到(run into)日本关东军。 关东军马队(cavalryman)第4旅团(又称茂木旅团)3000多人,加上建制完整(complete)的伪军李取信部,崩溃而来的伪军崔兴五,张海鹏部,又有炮兵军队(army)。日军在城外构筑(build)32座堡垒,用交通壕衔接(connect),作为外围阵地,用伪军驻守。同时,在丰宁一带,还有关东军第8师团为外助。 察哈尔抗日同盟军

7月4日,同盟军开始打击多伦,战役(fight)三天,日伪军逐步松弛(relax)。7日,吉鸿昌命令(give orders)总攻,同盟军邓文部,李忠义部,张凌云部同时提议(initiate)猛攻,吉鸿昌也亲临前哨(front)督战,一举攻破多伦外围阵地。抗日同盟军,日伪军被迫退回城内。同盟军临时(temporary)休整,到12日,在一批装成回民商贩进入城内的同盟军兵士的配合下,忽然(sudden)动员(start)全线打击。同盟军爬城三次,终于攻入城内,与日伪军白刃搏斗(grapple)长达4个小时,日伪军终于不支,从东门突围,向关东军第8师团挨近(draw close)。至此,察东4县全被光复(recover)。中国人民兴高采烈(dance for [with] joy),各抗日集团(organization)陆续(one after another)发来贺电。

但是,察哈尔大众(the masses of the people)抗日同盟军在经由(pass)攻打4县的战役(fight)后,粮弹缺乏(lack),无钱无衣,已经无持续(continue)打击的能力(ability)了。加上国民政府封闭察哈尔省,制止任何集团(organization),个人救济(give material assistance to)“叛军”。抗日同盟军,同盟军的处境非常艰苦(difficult)。蒋介石派出大量(large quantities [numbers)政客,间谍前去(go to)同盟军各部分化,拉拢(purchase)。不久,冯占海,李忠义,鲍刚,檀改过(turn over a new leaf)等人或明或暗“归顺中心(centre)”,抗日英雄邓文被间谍暗害(assassinate)。同盟军因为(owing to)其自己(itself)是各类(sundry )武装的集合体,并没有一个真正,顽强(strong)的焦点(core)。马上(immediately)支离破碎(fall [come] apart [to pieces])。 8月8日,关东军分两路入侵察东,北路攻多伦,南路打沽源,吉鸿昌部奋力抵御,临时(temporary)迟滞了日军的守势,

但是缺枪少弹的同盟军处境愈来愈艰苦(difficult)。冯玉祥鉴于同盟军经费已经破产broke,又无外助,子弹食粮(commissariat)均无法弥补(replenish),内部不稳,不能不和国民政府联系(take up a matter with),宣告(declare)同盟军归顺中心(centre),他个人辞去同盟军司令,闭幕同盟军司令部。抗日同盟军,各部任由去留。不久,冯玉祥回到泰山隐居。 8月中旬,多伦沦陷。此时,宋哲元奉何应钦之命,抛出了一个收编计划(名scheme),该计划(名scheme)将同盟军大部闭幕,少部收编,对保持(persist in)不愿(will not)收编或闭幕的,则分化,拉拢(purchase)甚至不惜武力处理。

同盟军大部宣告(declare)接收(accept)收编,如张凌云,佟麟阁,檀改过(turn over a new leaf),乜玉岭,唐聚五等部。而一部分被闭幕。更严重的是,一些军队(army)变节(betray one's country, party, etc.)投敌,如由匪贼(bandit)改编成同盟军的王英部,从新(again)成为匪贼(bandit),后被关东军收罗为“大汉义师(Yi Jun)”。抗日同盟军,蒙古族武装德穆楚克栋鲁普部和卓特巴扎普部,也屈服(surrender)了日军,搞起民族分裂活动 察哈尔抗日同盟军阵亡将士纪念塔。方振武部决定与国民政府抵抗(antagonism),向东往独石口转移,而吉鸿昌部则往绥远西进,想去宁夏。结果在二台子一带遭到晋绥军傅作义部和原同盟军的张凌云部的围攻,只得折回独石口,与方振武汇合。 9月10日,吉鸿昌,刘桂堂,方振武会同原热河沦陷后失势的汤玉麟,在云州整编军队(army)(troops),决定公然抵抗(antagonism)国民政府,自主山头。更名为“抗日讨贼军”,宣告(declare)一边抗日,一边讨蒋介石这个“贼”。整编后,讨贼军6千多人南下打击北平,妄图(attempt)牟取(capture)北平为根据地。9月21日,怀柔,密云被讨贼军攻占,进入了《塘沽协议(agreement)》划定(stipulate)的非武装区,切近(press on towards)北平。抗日同盟军,

日本关东军立刻(immediately)威逼(threaten)讨贼军,要其限日(within a definite time)分开(leave),不然(otherwise)将予以“祛除(perish)”。为防止驻北平邻近(nearby)的原西北军石友三部受其影响,还专门派人恐吓(threaten)石友三,如果石友三与讨贼军“勾搭(collude with)”,“皇军将绝不(absolutely not)允许(tolerate)其存在”。并派飞机轰炸讨贼军驻地。10月初,何应钦召集(assemble)中心(centre)军商震部,原西北军关麟征,庞炳勋部将讨贼军包抄(surround)在昌平,大小汤山一带,鏖战(fierce fighting)十余日。讨贼军无后盾(reinforcements),无弥补(replenish),终究仅剩四五百人。不能不宣告(declare)接收(accept)国民政府“改编”。方振武,吉鸿昌化装(put on makeup)逃离。抗日同盟军,

至此,“察哈尔大众(the masses of the people)抗日同盟军”完整失败。冯玉祥隐居泰山,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在天津进行抗日活动时被国民党间谍拘捕,24日正法,临刑前留绝命诗:恨不抗日死,留作今天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至于方振武,同盟军失败后历久(over a long period of time)隐居于香港,1941年珍珠港事件之后,被国民党间谍暗害(assassinate)。



别的地方希望大伙(great master)一下别的的史料,我看一下,感谢(thanks),。



本文原标题关于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有不解?,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jishixinwen/2017/0525/86880.html,以便下次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