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富天下 > 即时新闻 > >家庭风暴

家庭风暴

来源:河北新闻网 编辑:小编[2013-11-13 11:10:23]
亲,您如果觉得家庭风暴这篇文章还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与您一起欣赏,点击这里复制分享地址,再次感谢您阅读本文章,本页下方有更多精彩内容,请您鉴赏!如果您喜欢家庭风暴这篇文章,请记住本站网址,以便下次阅读!

 Family Plan
家庭风暴(一)

父亲本来只是南部的一个小自耕农,没甚麽产业,可是就在一次的都会开辟案
立法三读通过之後,他那块长不出甚麽作物的废田,居然在一夜之间暴涨,价值数
万万。家庭风暴,於是父亲将这块祖地变卖,在本来的老屋旁另起了一幢三层楼的别墅。在乡
下地方自地自建只不过花了几十万罢了,而剩下的钱,父亲还来不及做任何分派,
就据说被一个同亲的friend骗去投资而一去不回了,父亲也因刺激太大而得了精神分
裂。这一切都在我退伍前半年所happen的事,而故事真实的开始,就在我退伍返来以
後┅┅

我从马祖返来的第一天,我头一件事就是到疗养院去看父亲。我其实不信任一
向安分守己的父亲会这麽想不开,为了钱而搞到得神经病。可是当我看到本来硬朗
又精神奕奕,才四十出头的的父亲,变得像六、七十岁般衰老又两眼凝滞的模样,
我才不能不面临事实。

************************************************************************

本以为半年不见的母亲看到我返来,会是一阵冲动的嘘寒问暖,可是我一踏进
家门,她却很迫切的说∶「阿明啊!你去看你爸爸,他┅他有无跟你说甚麽?」
这是母亲在我进门时所问的第一句话。

「妈,你很少去看他吗?还要问?他连我都认不得了,还能跟我说甚麽呢?」
我疲累的丢下背包就往浴室走去。

「阿明啊!你明日再去看看,看能不能让他说说话┅┅你听到了没有?」我没
有答复,关上了浴室的门。

母亲那种迫切的模样,让我不由疑惑,她到底在想甚麽?想要听父亲说甚麽?
而谜底,从我洗完澡後,渐渐的暴露眉目了。

晚饭时,一阵短促的按门铃声响起。「谁啊?」妈妈问道。

「妈,开门啊!是我啦!」是大姐的声音。早已远嫁台北多年的大姐。

「阿明,你返来啦!,来,大姐有礼物送给你。」大姐一进门就向我递来一个
银楼的白色手饰盒。我打开後,是一只几钱重的戒指。

「大姐,干吗这麽费钱呢?又不是外人。」

「哎呀!就是因为不是外人才要送啊!阿明,你晓得我和你不是外人,这就够
了。」

我对大姐的行为有点不太习惯,从小到大,她一贯没给过我好脸色,专横又泼
辣,明日却忽然转性了。我心想,也许终究血浓於水,都是一家人吧!

「小青,你在台北好好的,忽然返来干甚麽?」母亲却没给大姐好脸色看。

「妈,小弟当了两年兵,每次返来我都没机会碰着,晓得他明日退伍了,再不
返来看看他,我这做姐姐的,自己都交代不过往了。家庭风暴,」

「阿明啊!返来有无先去看看爸爸?」大姐问道。

「下了车就去了。」我说。

「那┅┅爸爸有无跟你说甚麽?」

又是一样的问题,这时候我的疑惑更深了,究竟是甚麽事情让母亲和大姐都这麽
迫切的想晓得爸爸有无跟我说甚麽?

「别问了,还不是一样,跟死了一样,谁都不认得啦!」母亲在一旁替我答复
了,但是丝毫不带关怀的语气让我内心忽然觉得一阵寒意。

************************************************************************

当天早晨我被一阵模糊的烦吵声吵醒。

我下了床循着声音来到大姐的房门口,门是关着的,但是听得出来是母亲跟大
姐在内里,不晓得在争辩甚麽。於是我就站在门外静静的仔细听。

「你都嫁出去了,还想要分甚麽?」

「妈,话可不能这麽说,再怎麽说,我也是这个家的长女,我是有权利分一份
的。」大姐的音调一会儿高了八度。

「你就不能小声一点吗?要把阿明吵醒是否是?」

「妈,我很奇异,你还争甚麽?你还怕阿明拿到了钱不给你吗?哦┅┅我晓得
了,是否是为了菜市场那个小白脸?」

「闭嘴!你┅┅你乱说甚麽?」

「妈,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啦!你跟那个卖菜小白脸的事,大家都在传,
大家都晓得了,就你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这┅┅传┅┅传甚麽?」

「妈,我们就不要吵了,传甚麽不重要,我们现在只能期望从阿明那边获得那
些钱的着落,不管爸爸是真疯还是假疯,那麽多钱,一会儿就说受愚光了,其实不
可能,爸爸一定是偷偷把它藏在那里了,最可能晓得本相的只有阿明,我们现在只
有协作才行了,对不对?」

************************************************************************

我终於搞清晰她们在搞甚麽鬼了。真不敢信任我的耳朵所听到的事,这两个女
人,一个是我的母亲,一个是我的亲大姐,竟如此冷血。而母亲居然在外面有男朋
友。我其实已听不下去,就偷偷的回房,不由得怒目切齿,很想冲进去经验她们一
顿,但是我随即沉着了下来,我想看看她们能玩出甚麽花招来。

第二天一早,我再度到疗养院去探视父亲。望着两眼无神的父亲,我内心一阵
惆怅。

「唉,阿爸,也难怪你会精神失常了,天天面临那种女人,不疯才奇异。」我
无奈的对着父亲说。父亲听了我说的话,仿佛有了点反响的看了我一下,但依然是
两眼空泛无神。

************************************************************************

回到家以後,如我所预感的,那两个女人又连番的诘问父亲有无说甚麽。我
内心有了计算。

「说也奇异,明日阿爸仿佛认得我了,仿佛想说话,可是却说不出话来,我想
明日再去看看,也许阿爸会渐渐好起来也不一定。」

一听我这样说,那两个女人眼睛随即一亮,几近众口一词的说∶「对对对,应
该的,太好了,太好了,阿明啊,爸爸的病能不能好就全看你了。家庭风暴,」我内心一阵冷
笑。

这一天,母亲和大姐对我特别周到,而我已经晓得她们的目标,外面一直不动
声色,送茶倒水等一概照单全收。甚至吃定她们的对她使来唤去。而她们也真能委
曲责备,不由令我敬佩,敬佩得怒目切齿。

当晚,我在床上躺了好久仍未能入眠。

忽然,有人进了我的房间。我背对着房门,没转过身来。

「阿明┅┅阿明┅┅」几声细如蚊蝇的叫嚷,是大姐,我干脆装睡,看她想干
甚麽。等了一会儿,忽然大姐将我的被子翻开,钻进我的被里,我无法再装睡,反
身一转,发觉大姐两眼发浪的直向我注视。

「阿明,大姐一个人睡不着,陪大姐睡好不好?小时候我们都是一起睡的,你
记不记得?」我没理睬她,正想把被子翻开赶她下床,却发觉大姐居然只穿戴胸罩
和三角裤,地上摊着她脱下来的衣裙。

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为了钱,居然想用美色来引诱自己的亲弟弟。我当上马
上有了决定,闭上眼睛,来个不理不睬,看她下一步如何走。

大姐看我没理她,一会儿有意用身材在我身上磨擦,一会儿用乳房在我背上搔
弄,我可以感觉到乳头沿着我的背脊,高低爬动,很显然她已经把胸罩脱了。我仍
不动,任她持续卖骚。一会儿她居然勇敢的将袒露的大腿攀上我的大腿,间接用她
的阴部隔着三角裤在我的臀部磨擦,又用嘴在我的颈部亲吻。使我本来的不协作政
策有了转变。

「大姐,你到底想干甚麽?」

「阿明┅┅鸣┅┅鸣┅┅你知不晓得,为甚麽大姐成亲那麽多年,一直都没有
小孩?你那姐夫┅┅他┅┅他根本就是本性无能,大姐结这个婚跟守活寡一样,鸣
┅┅」大姐的演技其实低劣,毫无情感的假哭,一点都不像。

「那又如何呢?」我说。

「阿明┅┅虽然┅┅我们是姐弟,可是┅┅大姐┅┅不晓得为甚麽┅┅看到你
┅┅当过兵真的长大了,又高又壮,又成熟┅┅大姐┅┅大姐忍不住┅┅忍不住的
想┅┅想┅┅」

「想如何呢?」我仍用不带任何情感的音调问。

「哎呀┅┅你坏死了啦┅┅欺侮大姐┅┅人家┅┅」大姐这不要脸的骚货,竟
然自导自演的持续卖骚。说着并一手往我的裤档探去。

「哇┅┅阿明┅┅你的东西好大喔┅┅给大姐看看┅┅」她伸手抚弄了一阵以
後,就要脱我的裤子,我就任由她。她脱下我的内裤,我并没有因此而勃起。

「阿明┅┅你的东西┅┅还没站起来,就这麽大┅┅如果站起来那还得了┅┅
嗯┅┅」她说完竟垂头将我的阳具含进嘴里吸吮起来。

我再怎麽说也是个正常健康的汉子,经由一个几近光秃秃且姿色不差的女人如
此撩拨,想不勃起也难,一会儿就涨得大姐的嘴巴几近含不住了。

「嗯┅┅嗯┅┅好大┅┅好粗┅┅阿明┅┅等一下大姐一定会受不了的┅┅嗯
┅┅嗯┅┅」

含了一会儿,我仍不表示任何立场。大姐一边含着我的阳具,一边拉着我的手
去抚弄她穿戴三角裤的阴户。

「阿明┅┅你坏死了┅┅摸得大姐┅┅好舒服┅┅再┅┅再进去一点┅┅」她
自说自话的乾脆将自己的三角裤脱了下来,让我的手指沿着她那条裂痕往返抚弄,
顺着她流出的淫水,收回「滋滋」的声响。

「啊┅┅阿明┅┅你好坏┅┅你坏死了┅┅你想要大姐┅┅对不对┅┅」

「想要你甚麽?」我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淫荡到甚麽水平。

「坏死了┅┅你想要┅┅想要干你的亲姐姐┅┅对不对┅┅不要紧┅┅大姐都
被你逗成这样了┅┅你想干┅┅就给你干吧┅┅」

「是吗?是你想干,不是我想,这点要搞清晰,有甚麽後果,你自己卖力。」
我对这个无耻的女人有点忍无可忍。家庭风暴,

「好嘛┅┅好嘛┅┅坏弟弟┅┅是大姐想干┅┅大姐想干你┅┅想用我的小
┅┅强奸你的肉棒┅┅你满足了吗?」

「是你自己说的,我没逼你。」

这个女人为了想从我身上获得父亲的那笔钱,已经无耻到了极点,立时跨身拨
开自己的阴户,握着我的阳具,顶住穴口用力一坐。「滋」一声,我的阳具全体吞
进大姐的小 内里。

「啊┅┅好┅┅好粗的肉棒┅┅啊┅┅好棒┅┅好爽┅┅啊┅┅啊┅┅大姐要
干你┅┅干死弟弟┅┅强奸弟弟┅┅啊┅┅好美┅┅啊┅┅」

大姐猖狂的上高低下的套弄,不一会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阿明┅┅你被大姐干得┅┅爽不爽┅┅我不行了┅┅你来好不好┅┅好不好
嘛┅┅」

「可以,是你要的,我没请求你。」

「是┅┅是┅┅是大姐自己要的┅┅要弟弟插姐姐的小 ┅┅」

「好。」我翻身将她的双腿抬起,将阳具狠狠的插进她的浪 。「啊┅┅啊┅
┅嗯┅┅嗯┅┅好┅┅爽死了┅┅阿明┅┅你好会插 ┅┅大姐┅┅给你插死了┅
┅啊┅┅啊┅┅小 不行了┅┅啊┅┅好棒┅┅好哥哥┅┅你是我的好哥哥┅┅我
是┅┅我是哥哥的小妹┅┅小 ┅┅啊┅┅小 被哥哥干得好爽┅┅啊┅┅我快出
来了┅┅啊┅┅停┅┅停一下┅┅姐姐泄了┅┅不要插了┅┅啊┅┅」

在我一阵狂插猛送之後,大姐泄了身,但是我没理睬她的淫声浪语,仍死命的
抽送,一会儿她已经叫不出声音了,仿佛晕厥过往的模样,我最後将精液射进她的
浪 内里,没理睬她,翻身就睡了。

************************************************************************

第二天醒来时,大姐已经不在床了,我梳洗了一下就预备出门。经由客堂的时
候,大姐已经等在那边。

「阿明┅┅来┅┅趁妈还在睡觉,大姐有话跟你说。」

「甚麽事?」

「阿明┅┅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後你打算怎麽办?你可不能孤负大姐哦!」

「哼!是你自己要的,自己发浪,说那麽多干甚麽?」

「不┅┅阿明┅┅今天┅┅今天你射进我内里,大姐可能会有身,你不能不负
义务。」

「你可以随处去说不要紧,我不介怀。」

「你┅┅」大姐气得就要发生发火。

「以後如何,就要看你的展现了。」我立时接着说。她听了就转怒为喜,说:
「好,大姐不会让你绝望的,你┅┅随时想要┅┅大姐都可以给你┅┅好不好?」

「给我甚麽?」

「你好坏,给你┅┅给你插 罗!」

大姐的无耻我已经领教过,这种话我只看成没听到。一会儿听到妈妈起床的声
音,我就出门去了。

************************************************************************

这一天父亲的情形依然没有甚麽变更,近正午时我才回家。而一样的问题仍不
断的骚扰我的耳朵。

「如何?你爸说话了没有?他说甚麽?」两个女人依然连珠箭似的问个一直。

「有啊!阿爸只说甚麽┅┅钱┅┅然後就没再说甚麽了,我明日再去看看,也
许渐渐的他会说多一点。」我的话正对了她们的胃口,两个人都暴露垂涎贪心的神
情,陆续点头称是。

後来大姐偷偷的告诉我说,她要连夜赶回台北,跟她老公办离婚,叫我等她
「好消息」,而我只是五体投地的模棱两可。她离不离婚关我甚麽事?

薄暮时我去找老同窗话旧,本来预定会晚点返来,但是同窗有事外出了,所以
八点多就返来了。家庭风暴,进门後听到屋後几声稍微,像是在嗟叹的声音。我循声探头到厨
房,发觉母亲正被一个背对着我的汉子撩起裙子,抚摩着她的私处。

「啊┅┅不可以┅┅会被瞥见的┅┅你快走啦┅┅阿明返来就完了!」很显然
这个汉子就是母亲的奸夫了,我随即退出,并躲到屋外,我想看看这个汉子是谁。

一会儿大门被打开,这个汉子出来了,我从远处藉着门口的灯光看到这个人的
脸,马上怒火冲天。本来母亲的奸夫,那个市场卖菜的,居然就是我今晚去看望未
遇的小学同窗。

我抄了一根棍子,随後跟他到一个荒僻罕见的地方时,我叫住他。

「啊┅┅阿明啊┅┅哈┅┅好┅┅好久不见了┅┅据说你退伍了┅┅」他一时
做贼心虚的不知所云。

「是啊!哼,好久不见了,你°°°好°°°啊!」我随即一棒挥过往,只听
到「卡嚓」一声,他的右手骨被我一棒打断。

「啊°°°°!」他一声杀猪似的惨叫。

「也许你不晓得我为甚麽打你,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刚刚去你家找你,可是
你不在,我就回家了,接下来的事,要我说吗?」

「阿┅┅阿明┅┅你不要误解┅┅我跟你妈┅┅没甚麽┅┅」我又是一棒往他
的小腿敲过往,又是「卡嚓」一声。

「啊°°°°°°°°°°°°°°!」又是一声惨叫。

「你最好说点我想听的,如何?」

「啊┅┅我┅┅我┅┅阿明┅┅你放过我吧!我力保以後不会了。」

「真的吗?你拿甚麽力保?」我高举起木棒做势又再挥过往。

「不要┅┅不要┅┅好┅┅阿明,我明日┅┅明日就分开这里┅┅到我山上亲
戚家去,力保不会再看到我了,好不好?」

「如果不小心再让我看到呢?」

「不┅┅不会┅┅力保不会┅┅我现在就消逝。」他为了保命,不管痛苦悲伤,拖
着骨折的四肢举动就要分开,但是力有未逮。

我把他扶到村外一家国术馆门口,把他丢下。

「你是怎麽受伤的啊?」我语带威逼的问。

「我┅┅我是被一群小地痞打伤的。」他却实反响很快。

「很好。」我拂袖而去。

************************************************************************

回到家以後,母亲瞥见我这麽早返来,仿佛有点惊惶,似乎奸夫还在在屋里似
的。

「妈,你别紧张,我去找我的好同窗,可是他不在,就返来了。不°°过,巧
的是适才居然在门口遇见他了,他说恰好来拜°°访你,我为了感激他这麽故意,
就打断了他的四肢举动感谢他的通知。」我语气平庸的说着,母亲脸上已经是一阵苍白,
无言以对,楞在就地。

「我想我这个做儿子确当兵时,没能好好孝敬妈妈,由好同窗来代替,那也是
应该的,所以好好的感谢他是必须的,妈,你说是否是啊?家庭风暴,」

「是┅┅是┅┅」母亲已经被我吓得一阵发抖。


本文原标题家庭风暴,来源自网友的自发分享,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出现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请记住本站网址http://www.tumzx.com/jishixinwen/2015/1217/71034.html,以便下次阅读!

你可能感兴趣的



精彩推荐



精彩推荐